黎曼的电话不停地响着,可黎曼充耳不闻。
  因为是住家阿姨打来的电话。
  她现在不想应付任何人,她的心很乱,很痛,很烦。
  她只想静一静。
  电话响了很多遍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可不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起来。
  黎曼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闪烁着“老公”两个字。
  黎曼犹豫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老婆,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焦急。
  “怎么了?”
  黎曼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厉害。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显然是被黎曼的声音给吓到了。
  “老婆,你的声音怎么了?”
  “哦,没事。”黎曼清了清嗓音,说道:“可能是喉咙发炎了,疼得厉害。”
  “怎么突然就发炎了?今天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唉,不说这个了,你现在在哪?妈发烧了,你赶紧回家看看。”
  “嗯。”
  黎曼嗯了一声,也不等黄德翰回话,就掐断了电话。
  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破口大骂。
  现在她还不想跟他撕破脸皮,她要收集他出轨的证据,然后再跟他摊牌。
  黎曼调整了一下情绪,从包包里拿出粉饼补了一下妆,这才从车里出来。
  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她竟然在车里坐了几个小时。
  回到家,住家阿姨焦急地迎了上来,“黎太太,你可回来了,老太太她发高烧了,真是吓死我了。”
  “烧了多少度?”黎曼一边问一边往婆婆的房间走去。
  “39度!”
  “有没有给她吃药?”
  “吃了,我给她喂了一些退烧药,又用湿毛巾给她敷了一下,可是没有什么效果。”
  说话间,二人来到老太太的房间。
  “妈!”黎曼上前,轻声喊道。
  老太太慢慢掀起眼皮,一双眼睛暗淡无光,“曼曼......”
  老太太的声音很虚弱。
  “妈,你发高烧了,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黎曼连忙掏出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
  “别打电话了,我想我快不行了......”
  老太太虚弱地说道。
  “妈,你乱说什么,别担心,去医院,你的病就好了。”黎曼打完电话后,安慰道。
  “唉,去什么医院啊,浪费钱,我这把老骨头了,有什么好救的?我活着一天,就受苦一天,我还巴不得快点死,这样我就解脱了......”老太太躺在床上叨叨着。
  救护车很快就把老太太送往医院。
  黎曼也跟着一起来到医院。
  老太太也算是医院的常客了,医生们都认识她。
  “老太太这次高烧,引起心肌炎,而且她的各项指标都不好。”医生说着叹了一口气,“你们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她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送走医生,黎曼来到病床旁,轻声喊道:“妈!”
  老太太睁开眼睛,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黎曼,“曼曼,帮我叫德翰回来吧,我想,我快不行了。”
  黎曼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好,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说着,黎曼拿出手机给黄德翰打电话。
  黄德翰的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电话接通的那一刻,黎曼似乎听到一个女人的抱怨声:“......烦死了。”
  声音很低,如果不仔细听,也听不出来,可是黎曼知道黄德翰出轨后,就很敏感,这一细微的声音,还是被黎曼捕捉到了。
  要是以前,她肯定是不会留意到的。
  “老婆,妈怎么样了?”电话那头传来黄德翰的声音,黎曼也没有听出什么异常。
  “妈可能不行了,你赶紧回来吧。”黎曼平着声音说道。
  “这么严重?”
  “嗯,妈的身体,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是啊,没有她精心地伺候着,婆婆也不会活得那么久。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刚发现黄德翰出轨,婆婆就不行了。
  黄德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知道了,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黄德翰是第二天中午才回来的。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昏迷不醒了。
  老太太的高烧一直不退,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你们考虑一下,要不要进行抢救。”医生说道,“不过,我觉得抢救的意义不大,你们考虑一下吧。”
  黎曼看向黄德翰,等着他拿主意。
  黄德翰看着病床上瘦得脱相的母亲,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别再折腾她了。”
  “那我给你们办出院手续吧。”医生说完就走了。
  这句话,大家心知肚明。
  办完出院手续,黄德翰将母亲拉回了家。
  回到家,老太太醒了过来,似乎是回光返照,她的精神不错,她看向黄德翰,“德翰,妈快不行了,妈要去找你爸了......你要对曼曼好......”
  老太太叨叨着说了很多,前言不搭后语,又拉着黎曼的手,“曼曼,妈对不起你......”
  黎曼的眼泪滚落出来,她哭并不是因为婆婆要走而伤心,而是为自己这些年的付出感到不值。
  这些年,她一直将婆婆当亲妈一样地伺候着,许是对父母愧疚,所以她把对父母的爱,都给了婆婆,对她无微不至地照顾。
  老太太走了,走得很安详,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
  办完老太太的丧礼,黄德翰就将住家阿姨给辞退了,原因是婆婆走了,没有必要再请阿姨。
  女儿黄多多住校,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家里就只有他们夫妻二人,确实没有必要请阿姨。
  黎曼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很心寒。
  虽然家里只有两个人,但是家里的卫生也是需要人来搞的。
  ……
  这天晚上,黄德翰刚吃完饭,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黄德翰连忙拿起手机跑进卫生间里,并且锁上门。
  黎曼站在门旁,听着卫生间里传出来的声音。
  “宝贝,我也想你。”
  “在等等吧,我妈刚走,现在还不能跟她说……”
  “放心吧……乖啊,明天晚上我去找你……”
  “妈,你在干嘛?”
  黎曼正听得入神,被女儿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语无伦次地说道:“啊……我,我想上厕所!”
  “哗啦啦!”
  卫生间里传来冲马桶的声音,紧接着,门打开了,黄德翰从里面走出来,“去吧,我上完了。”
  黎曼只好郁闷地走进卫生间里。
  她并不想上厕所,可是既然已经进来了,那就只好洗澡了。
  洗完澡,黎曼回到房间,看到黄德翰躺在床上玩手机。
  黎曼在梳妆台前坐下,将护肤品依次倒出,涂抹在脸上。
  看着镜子中已经不再年轻的脸,还有蜡黄的皮肤,黎曼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中:是不是自己不再漂亮,所以丈夫才会出轨。
  但也就在闪念的一瞬间,她就把这个想法推翻了,因为男人出轨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的妻子不够好,不够美,而是因为他们骨子里本来就很花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