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甜甜盯着手机看了许久,也没有回拨。
也是,哪怕我妈曾经对他再好,也是我的家人。
如今在安甜甜心里,我已有丈夫,跟我妈再有交集,实属没有必要。
我跟着安甜甜出了门。
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我不由想起以前的事来。
我爸因为车祸早逝,留下我妈撑着公司,独自抚养我。
得知我跟安甜甜在一起时,她没有反对,反而对安甜甜好的出奇。
我表达不满的时候,我妈嗔怒的瞪我:“小宋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妈现在对他好点,婚后他就会对你更好。”
那时我笑着朝她竖起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
可是后来,我跟安甜甜没有以后,她真正的女婿也没有好好对我。
我这样想着,心里满是遗憾。
遗憾与安甜甜的曾经,也遗憾我妈的一片苦心扑了空。
我偏头看安甜甜,不知他在手机上按着什么。
我没有窥探的意思,偏偏手机传出我妈的声音。
【小宋,阿姨本来不想麻烦你,但眼下除了你,阿姨也找不到别的人帮忙了。】
我眼皮狂跳起来,我妈遇到了麻烦?
【小宋,如果你愿意来找阿姨,就来这个地址吧。】
【平安养老院】
我看见那个地址时,心脏不禁紧缩。
怎么会,明明我死前我妈还好好的,怎么会去养老院?
我焦急的看着安甜甜,想求他去看我妈一眼。
可我也知道,我没有这个资格。
车厢里安静了大概有五分钟,安甜甜才动了动唇。
“去这个地址。”
半小时后,车子缓缓停在养老院门口。
这里又破又旧,院子里杂草丛生,透过生锈的栏杆看去,一片暮气沉沉。
我在院子里看见我妈的身影时,几乎不敢相信。
她保养极好的皮肤上布满细纹,曾养尊处优的手也显出干瘦。
她一直往门口望着,手指捏在一起又分开,像是焦灼,又像是紧张。
安甜甜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边时,我妈的眼睛亮了起来。
她快步走过来,我忍不住想扑进她怀里。
可我忘了我是个灵魂,我妈穿过我的身体,想拉安甜甜的手又不敢,一时有些尴尬。
半晌,她像是下定了决心,朝安甜甜说:“小宋,你能帮我找找桑桑吗?”
“自从她结婚后,我已经两年多没有见过她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妈,我四年前就已经死了,她如何在两年多以前见我?
这一刻,我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被困了太久,而导致记忆出现了差错。
我妈祈求的看着安甜甜:“小宋……不,宋总,求您帮帮我,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我鼻尖骤然泛酸。
我是独生女,我妈拼搏一生,把她能给的最好的都给了我。
可到头来,我却死在了她的前面。
我不由看向安甜甜,却只看到他撩起眼皮,眼底尽是淡薄讽刺。
“林女士,你在说什么?”
我的心里猛地一刺。
我妈也愣了下,随后嗫嚅着唇:“宋总,我……”
安甜甜薄唇勾起,声音寒凉:“你们现在有什么资格让我帮忙?”
我看着他讥嘲的神情,整个人如坠冰窖。
曾几何时,安甜甜也变得如此凉薄寡情。
我不由猜想,是我将他逼成了这样吗?
安甜甜说完,径直转身上车。
我妈脸色一瞬灰败,只是下一刻,她便冲到了安甜甜的车旁。
她伸手扒住车窗,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宋总,我只想要知道桑桑到底是死是活,我给您跪下磕头,求求您帮帮我……”
我飘在她身后,听着她哽咽哀求的声音,眼眶涩的发痛。
她曾是北岛市商界赫赫有名的铁娘子,能跟酒桌上跟一群男人喝的有来有回,能在诡谲阴狠的各种手段中全身而退。
可如今,她抛弃尊严,脚步踉跄求着曾经需要仰仗她给资源的安甜甜。
我心疼的浑身都在颤抖。
“妈,您别这样,我已经死了,您别求了……”
我想拉住她,可却只是徒劳。
安甜甜瞥了我妈一眼,手指一动,车窗便缓缓上升。
咚的一声,我妈的手指被夹住。
她疼的脸都白了,却仍不肯放手。
“宋总,只要您能出气,怎样对我都可以,我只想找到我的桑桑……”
我简直目眦欲裂:“安甜甜!你松手!”
可缝隙里只传出安甜甜淡漠的嗓音:“不用管她,开。”
我被困在安甜甜身边,看着提速的车子将我妈狠狠甩在地上。
我从车里看着她扑在地上的身影,痛的声音都破碎。
“妈妈!”
我妈爬起来追着车,声嘶力竭:“我就桑桑这么一个女儿,宋总,求您救救我吧!”
我一遍遍冲回去,又一遍遍被拉回。
眼睁睁看着我妈的身影越来越小。
我抖着声音求安甜甜:“安甜甜……你帮帮她,哪怕让她知道我死了也可以,让她断了念想好不好……”
跟安甜甜分手后,很多人都骂我不识好歹。
可只有我妈,轻轻的抱住我:“宝贝,妈妈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到底怎么了?”
我在她怀里哭到喉间都有了血腥味,才忍下那句‘我快死了’。
可我现在却怨恨自己,为什么不告诉她。
安甜甜看着后视镜里我妈的身影,声音又低又讽刺。
“救?她配吗?”
他缓缓后靠,闭上了眼。
我怔怔的看着他,灵魂几欲破碎。
这是我当初辜负他的报应吗?
可我已经死了,上天还想要怎么惩罚我?
我恍然想起刚才的养老院,心里一颤。
我妈爱体面,以前就说过绝不会去住养老院,不想受人白眼。
可如今,她却在这既破又偏的地方,苦度晚年。
我死后的四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天,我无心去看安甜甜做了什么,我只想离开。
可无论我怎么做,还是以失败告终。
我望着外面发暗的天空,觉得命运真是可笑。
生前让我被病魔缠上,让我注定跟安甜甜阴阳两隔。
死后却又让我跟着他,看他对我厌憎交加不屑一顾。
我看向还在处理文件的安甜甜,恍惚回到从前。
那时,所有人都说安甜甜配不上我。
他表面上装的不在意,背后却发疯似的拼命。
他第一次签下单子时喝到胃出血,我去接他,心疼的直哭。
“安甜甜,你别那么辛苦,我又不是非要靠你养着。”
安甜甜紧紧抱着我,声音含糊又坚定:“桑桑,我舍不得你受一点苦。”
可后来,我靠在段君言怀里看着他。
“安甜甜,别说这辈子,下辈子你都配不上我。”
灵魂深处措不及防的疼让我不禁闷哼一声。
我下意识捂住嘴,生怕被他听见。
可我又忘了,安甜甜察觉不到我的存在。
直到夜霭沉沉,安甜甜才离开公司。
他坐进车里,拿出手机点进了微信界面。
他手指滑动,在‘添加朋友’那一栏里输入我的号码,点击了添加。
我扯开嘴角,安甜甜,我死了四年,微信号早就被注销了。
可下一秒,我看着屏幕上弹出一句——
【对方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