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时渊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头也没抬地说了句,“吃饭了。”
沈圆圆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谢谢。”
陆时渊顿了一下,他从来没想到有天能听到沈圆圆这女人说“谢谢”两个字。
虽然他很讨厌沈圆圆这个女人,但是毕竟她不远千里来西北是为了自己,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在尽力照顾她,可从未听她说过谢谢。
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陆时渊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这女人又想做什么妖?
他有些心累,不敢在房间停留,放下饭盒后就快步离开了。
沈圆圆:……
等陆时渊离开后,她坐到桌子前打开了饭盒,瞬间,一股饭菜香就弥漫在了空气中。
豆角炒肉,凉拌黄瓜,肉末茄子,还有一个馒头。
在这个肉,面极其珍贵的年代,这些东西真的是大餐。
早上吃的那点东西早已经消化完了,此时看到这些菜色泽诱人的饭菜沈圆圆瞬间食欲大开,她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焦黄的五花肉肥而不腻,轻轻咬上两口,唇齿间都是浓郁的肉香味。
这个时代的土猪肉要比后世饲料养的猪肉好吃得多。
翠绿的豆角清脆爽口,吃得她太满足了。
肉沫茄子和凉拌黄瓜的味道也很不错。
沈圆圆吃得津津有味,同时心里不由地感叹,陆时渊这么是一个人品很不错的男人。
虽然很讨厌原主,两人的婚姻都名存实亡,但他还是尽自己所能在照顾原主。
自陆时渊回来以后,原主的一日三餐他都在按时按点地送着,还时不时给原主零花钱。
可惜了,原主是个永远不知道知足的人。
干完饭后,沈圆圆满足地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没有什么比美食更治愈心情了。
正想着,就见陆时渊手里拿着两张纸和一些药再次走了进来。
“出院手续办好了,收拾一下回去吧。”
沈圆圆心想,原来他刚才是去办出院手续去了,原本还想着缓一下自己去办,现在倒是给她省了一些事,她点了点头回了个“好”字。
原主是匆忙住院的,在医院待的时间也不长,根本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东西,起身下床,找到原主之前的衣服。
陆时渊一看她要换衣服,转身出了病房,很贴心地给她换上了门。
换好衣服走出病房,看着站在门口等待的陆时渊说:“好了。”
陆时渊点头,没有言语,转身率先往医院外面走去。
沈圆圆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
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那些人看到陆时渊后,都会停下来打招呼。
对于走在后面的她,很多人都会选择无视,还有些会鄙视地看她一眼,然后匆忙经过。
沈圆圆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的军人大多都是农村出生的,娶的妻子也基本都是农村人。而原主是城里人,又是高中生,自认为高人一等,瞧不起这些乡下来的没有文化的泥腿子,平时言语间更是对这些人的轻视和不屑,在队里和家属楼风评都很差。
走了没多久,沈圆圆就看到了一排排的平房,根据原主的记忆,她知道这就是部队家属院。
现在正值夏天,勤劳的军嫂们在院子外面的空地上,用篱笆围成的小菜园子里种的蔬菜长得很茂盛。
唯有一家院子前面的空地上什么也没有,沈圆圆知道那个院子便是陆时渊的房子,原主之前一直住在那里。
陆时渊在门口停了下来,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沈圆圆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边打量边随陆时渊进屋。
房子还是挺大的,有三个卧室,一间客厅,一个厨房,洗漱间和洗手间在一起是一间。
客厅很简单,一张桌子,几个小凳子,再无其他。
陆时渊把药放在桌子上:“按时吃药,用法用量陈医生都写在了纸上。”
又从口袋掏出一些钱和票放在桌子上:“这些你先拿着用吧。”
陆时渊说完最后一句话,便转身往屋外走去。
沈圆圆目送着他离开,才拿起了桌子上放的钱,数了一下,竟然有三十多块钱,至于票,她没数,想来也应该有不少。
又在客厅坐了一会,才起身寻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原主之前的卧室,一推开房门,她瞬间被惊呆在了原地。
屋子乱直接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衣服扔得各到处都是,真让人无从下脚,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酸臭味,熏得人都没办法呼吸。
原主一直被家人娇养着,一天只知道把自己收拾得光鲜亮丽,对于家务是一样都不会,来西北这么多天,从来没有收拾过房子。
沈圆圆在门口站了许久,才认命地收拾了起来。
她先踮起脚尖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让屋子里透透气,从洗手间翻出来两个大盆,把散落在地上,桌子上,床边的衣服一个个捡起来,泡在盆里,放着一会再洗。
接着收拾房里,好在卧室的家具并不多,一张桌子,一个双开门衣柜,一把椅子,没多久就擦完了。
地板收拾起来就费力了,军队家属院的地板都是水泥的,平时家属们都是用扫把扫扫就行了,很少有人拿拖把拖。
沈圆圆换了好几次水,才把地板拖好了,随便把其他几个房间也都拖了一遍,当然有个房间例外,那就是陆时渊的卧室。
陆时渊原本是住在原主的那个屋子,自从原主霸占了陆时渊的卧室以后,陆时渊便搬去了另一个房子,后来由于原主做作,他更是连家都懒得回了。
沈圆圆不由的感叹道,看陆时渊这样子,就知道他对原主有多不喜欢了,不然也不会成亲几个月了连原主碰都不碰。
收拾完房子,她已经累得不行了,原主本来身子就娇弱,再加上受了伤,这就更弱了。
换好床单被罩后,就倒在床上当躺尸了。
身下硌人的硬床板让她不由得想念自己舒适柔软的大床了,如果能躺在上面就好了。
念头刚闪过,眼前的场景就突然变了。
熟悉的小公寓里,沈圆圆如愿躺在了刚念叨过的大床上。
这……
短暂的惊讶过后,沈圆圆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她再次集中意念,心想“我要出去”。
场景瞬间转换,她又躺在了那张硌人的硬板床上。
反复尝试了几次,终于证实了她的猜测,公寓变成了她的随身空间。
沈圆圆此时真想仰头狂笑几声。
穿越就送空间,真是太喜欢了。
她又在公寓里撒丫子跑上跑下检查了一遍,两个超级大的冰箱里食物还是塞得满满的,水,电也一应俱全……公寓完完整整的和她一起穿越过来了。
运动了这么久,她有些口渴了,从冰箱拿出一盒酸奶,又洗了一些草莓,车厘子,窝在懒人沙发上悠闲地吃了起来。
边吃边想着还泡在洗手间的两大盆衣服,原本还在为其发愁,现在倒是不用了,扔进洗衣机洗就行了。
从原主的衣服就能看出原主的家人对这个女儿有多宠爱。
在这个贫困物资匮乏的年代,好多人一年到头也穿不了一件新衣服,而原主,季季有新衣,一次买衣服也都是好几件。
今天下午收拾房里的时候,打开衣柜,里面全是看起来崭新的布拉吉,这还不算她泡在洗手间的那三四十件衣服,而这么多衣服只是原主来西北时带的一部分,更多的还是衣服还在京市呢。
作为孤儿的沈圆圆,很是羡慕原主的。
吃饱喝足后,沈圆圆又动力十足了。
好吧,主要是太兴奋了睡不着,所以她决定继续干活。
出了空间直接用意念把两大盆衣服搬进了空间,分类扔进洗衣机,让慢慢洗着。
趁着洗衣服的功夫,她拿起药坐在镜子前,小心翼翼地换了起来。
虽然伤口不大,但还是得好好护理。
等所有衣服都洗完,已经是两个多小时后来。
为了小心起见,沈圆圆还是把衣服都从空间拿了出来,晾晒在了阳台。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一直都懂。
像空间这么个神奇的东西,目前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做完这些,她抬手看了一下时间。
天啦,怎么还是九点十分?
沈圆圆很清楚地记得,进空间之前看手表时,时间已经八点四十多了,洗了五桶衣服,而每桶衣服都需要四十五分钟,再加上晾衣服的时间,怎么说也得五十分钟。
而现在时间才仅仅过去了二十多分钟。
难道……空间的时间是静止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她又特意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十三分。
接着闪身进了空间,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又做了脸部和身体的护理。
出了空间再次看向时间,依旧是九点十三分。
果然和她想的一样,沈圆圆突发奇想,她要是在空间待个几十年出来,她还会不会是现在这副面貌?
咿,怎么感觉跟老妖怪是的。
她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胡思乱想,躺在床上休息了。
陆时渊这边,他正待在办公室里认真的看着书,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接着好友杨向东端着一杯茶从外面走了进来。
杨向东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边喝茶边说:“还在看书呢?”
陆时渊点头回了个“嗯”字。
“今天太忙了还没来及问,你家那位怎么样了?”
听了好友的话,陆时渊顿了一下,随后回复道:“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那就好。”杨向东听闻松了一口气。
沈圆圆的家庭背景,他们这些军区高层都知道,那只能用“强”字来形容,要是她在西北这边出了什么事,以沈家人宠女儿的程度,好友也是在劫难逃呀。
他接着朝好友嘀咕道:“你也真是的,娶谁不好,非要娶这么一个祖宗回来。”
陆时渊没有回复,娶她又非自己本意。
杨向东刚说完才想起好友是被迫娶妻的,便转移话题说道:“现在你要怎么弄?那女人要是在这样继续闹下去,你这位置可能不保呀。”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