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陆淮一身是血倒在地上,殿中又是尸堆成山。
曾经那个君子谦谦,丰神如玉的少年郎,因为她的缘故变成了如今模样。
如果他们只是平民,是不是就不用管这天下,是不是就可以携手同行?
罢了,罪孽都由她来背负,而他还能做一个干净清明的国师。
安含然收回眼神,不敢再看,也不敢再想。
昏睡了一夜,陆淮再醒过来,侍从云年就守在他身边。
“国师,昨日宫中又抬出去了九十九具尸体。”
陆淮五指收紧,心中痛惜,又是九十九条人命。
他叹息一声:“陛下她,从前不是这样的。”
是那把皇帝的座椅让她变的。
让她变得面目全非,再也不是他的小姑娘。
陆淮神色凝重,沉吟良久,终于从怀中摸出虎符交给云年:“拿着虎符,去东郊大营调兵,传书信王,三日后兵谏皇城。”
天寒大雪,皇城之东。
祭坛已经全然从河底显露出来,祭礼也已经准备好。
安含然走进皇室宗祠,里面香烛成排,正中供奉着昭国历代女君的牌位。
昭昭帝德,烈烈先祖,说不定今日之后她就会成为这其中之一。
安含然跪在青石砖地上,语气沉痛:“诸位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孙安含然百拜。今日如此,百般错处都在孤。”
“若知女帝倾恋国师会让国师嗜杀入魔,孤当初万不该接这女帝之位,以致如今百姓受难,灾降大昭,皆是孤之罪,自该由孤亲手了结……”
是她辜负了母君嘱托,辜负了众臣所望,更辜负了百姓所期。
做君王,她罪孽昭彰,无颜面见先祖,可做安含然,她却百恋无悔。
“孤以大昭天子之名告罪于天,愿以帝王之血魂诏六神,望诸位列祖列宗护佑,收回神怒,以灭国师伽蓝诅咒!”
安含然重重磕下三个响头,宗祠烛火摇曳,她眼中映衬着火光。
若今祖宗有灵,望成她所愿。
成,是身死无憾。败,是得偿所愿。
踏出宗祠的那一刻,安含然眼中静若枯井:“摆驾回宫,封闭帝宫,传诏百官,孤,重病歇朝。”
裴瑜看着她,胸中悲切,在她跟前跪下:“陛下三思,现在后悔,一切还来得及!”

第九章 只输一人

安含然淡淡看了他一眼,眸色深沉:“裴瑜,记住你的位置。”
裴瑜忽然红了眼,压抑住吼间那一丝哽咽:“臣。遵命!”
歇朝两日,停了两日未下的雪,好像又要下下来了。
安含然坐在大殿,远远便能听见皇城外,杀喊声震天。
裴瑜近前来报:“陛下,信王起兵作乱,国师里应外合,如今已经杀到皇城,陛下,臣护着你从密道离开。”
她缓缓摇头,眼中并不意外,一切正如她所料。
两日了,自她传旨病重,朝中大臣无不跪在殿外求见于她,相问病情。
可唯有陆淮,不曾相问,不曾请见。
不说昔日情分深浅,为臣之责,他甚至连做做戏都不肯了。
安含然叹了一口气,想来,情意已尽,他真的不爱自己了。
一月之期未到,他便连这几日都等不了了。
不过如此也好,她死了,想来陆淮也不会为她而感到难过,倒是也能走得无牵无挂。
只是如此一想,心中总是一阵阵闷疼。
她看着一片空寂的大殿,沉声道:“裴瑜,铺陈纸笔,孤,要下圣谕。”
这道圣谕,也许便是她能护他的最后一程了……
拟好诏书,安含然将它递给裴瑜:“你拿着孤的圣谕,召集百官,面呈于天下。”
裴瑜意识到什么,双膝跪在她跟前,不肯接旨:“陛下!”
安含然眼眶一酸,她将诏书放到裴瑜手上:“他既然想要孤让位,孤便成全他。”
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成全了,再多,她也做不到了。
但愿,如君所愿吧。
安含然心中清楚,一旦明浅继位,天下谁都可活,唯独她必死无疑。
她坐回帝位之上,面色凝重:“裴瑜,这是孤,最后一道圣谕!”
裴瑜死死握住手里的圣谕,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刻,他竟控制不住眼泪掉了出来。
他神色肃穆,无比认真含泪跪拜:“臣,骠骑将军御前总领裴瑜,谨遵陛下谕旨!”
安含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静静俯视着大殿。
从她生下来,母君便将她当做女君培养,是注定要坐在这个位置上的。
只是,情之一字,叫她终究辜负母恩,明知死路一条,却还是亲手将杀她的利剑交了出去。
巍巍皇城已经一片狼藉,白雪被鲜血染红融化,到处都是杀喊声。
信王明浅一身铠甲推开殿门,在殿下仰望着安然坐于龙椅上的安含然,而后一步步走上那九十九级的帝阶。
她冷笑一声,沾着血的长剑指着安含然:“安含然,你输了。今日就让母君在天之灵看看,当初选你为帝是大错特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