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邱辰明却没有管她,转头看向梁雪晴,眼神骤然柔了下去:“没事吧?”

梁雪晴摇摇头,对他眼中的深情视而不见。

似是感觉到她更加明显的疏远,邱辰明心收紧了几分。

这些日子他一直处理军区的事儿,又忙着代表会议,根本没时间来找梁雪晴。

而且他心里已经有些危机感,总想着两人这样下去,可能就成了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相交的时候。

好几次,他都想转业了……

梁雪晴看着面前的邱辰明,似乎是明白他还不知道那张大字报的事儿。

又看了眼脸色难看的于英楠,她故意说:“顾政委,您上次救了我,我很感激,虽说军民一家亲,但如果被人误会勾引您,我觉得咱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邱辰明眉目一拧:“什么意思?”

梁雪晴直言不讳:“这位女同志去我们学校贴大字报,说我勾引您,破坏了您跟她的感情,作风恶劣,建议学校开除我。”

听了这话,邱辰明面色骤沉。

于英楠慌了:“不是不是,平洲,你别听这个丫头胡说八道!”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们去学校问问就知道了。”

梁雪晴彻底没了耐心:“我还有事,先走了。”

撂下这句话,她直接绕过两人离开。

邱辰明心一空,也不管于英楠,连忙追了上去:“云念,等等!”

察觉到他又要抓自己的手,梁雪晴灵活地躲开了,压着性子说:“男女授受不亲,请您自重。”

邱辰明一噎,僵在半空的手慢慢收回去握成拳:“我们能好好聊聊吗?有些话……你可能不相信,但是……”

话到嘴边,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所有的经历都太匪夷所思,如果就这样跟梁雪晴说他们本来是夫妻,但她因为救人牺牲,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找她,想好好补偿她,她真的会信吗?

梁雪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顾政委,虽然不知道您对我的那些感情从何而来,但我还是想跟您说清楚,我对您只有感激,里面没有掺杂一丝爱情。”

顿了顿,还是想彻底断了他的念头:“而且,我跟宋队长已经在一起了。”

这句话,对邱辰明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他紧缩的瞳孔颤抖着,只觉呼吸都被狠狠扼住:“你跟宋沐泽?”

梁雪晴点点头:“是的,我们在一起很好,所以我希望咱们保持距离,不只是出于礼貌,也为了您政委的颜面。”

一字一句,都像烈火灼烧着邱辰明的心,剧痛炸开。

无措开始翻腾,催化着他的不甘:“你为什么会选他?”

在他的认知里,梁雪晴应该爱着他才对,即便现在一切跟以前的认知不一样,但梁雪晴是梁雪晴,他是邱辰明,两个人本该走到一起。

而且老天爷既然让他出现在这个没有跟梁雪晴结婚的世界,不就是要让他弥补遗憾吗?

梁雪晴看着邱辰明,声音清晰:“因为他太好了。”

第38章

邱辰明捏着拳,用力到骨节都开始泛白:“你说的好,是说他能对你有求必应?”

梁雪晴皱起眉,似是很不满意他的话。

“他不能,他是刑警,他的时间不属于我一个人。”

谈起宋沐泽,她的眼神闪烁起温柔的光:“他真的很忙,有时候会在办公室熬夜查案,他也很勇敢,会不顾危险的充在前线,他没有时间陪我,我理解他,所以不会怪他。”

“但只要他下了班,或者没事了,就会来找我说说话,如果我在忙,他会静静等着,他会记得我说的每句话,有时候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他却能一字不落的把我说过的话重复一遍。”

“他家庭条件比我好,身边不乏有其他女同志喜欢他,我也担心自己是不是配不上他,但他会认真礼貌拒绝每个向他示好的人,会大大方方把我介绍给同事和朋友。”

“他表面看起来很冷漠,但是个热心肠的老好人,在我没信心抱怨时,会一遍遍激励我,给我充分的信任和关注,让我有底气也不去害怕别人的质疑。”

梁雪晴说了很多,邱辰明的脑子里却不断闪过曾经自己跟梁雪晴的往事。

一次次为了于英楠抛下她,又不相信她,从没关注过她说的话……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对梁雪晴的爱竟然是那么表面。

梁雪晴没有察觉到邱辰明眼底巨山倾倒般的挫败,继续说着:“跟他在一起,哪怕相隔再远,我都会觉得心还在一起。”

顿了顿,她抬眸看着面前僵住的男人:“顾政委,您也很优秀,我相信您会找一个真正爱您,您也爱的女人。”

说完,梁雪晴迈步远去。

邱辰明僵在原地,看着那慢慢消失的背影,酸涩的双眼渐渐模糊。

他曾经有用过一个爱自己的人,可他弄丢了。

又在以为可以找回来时,却发现已经物是人非,她不爱他了……

已经是深夜,空阔的客厅弥漫着浓烈的酒气。

邱辰明坐在地板上,身边倒伏着六七个白酒瓶。

他手里抓着喝了一半的酒,仰头又是一个猛灌,直到胃和喉咙像是被火灼烧了一下,他一下吐了出来。

撑着地板的双手开始颤抖,他双眼猩红,无光的眸子就像熄灭的烛火。

‘砰’的一声闷响,邱辰明任由自己重重倒在地板上,流淌的酒湿透了他的上衣。

望着刺眼的灯光,他喉间溢出沙哑的呜咽。

他自私的希望自己再醒来时,又回到了那个失去梁雪晴的世界。

至少在那个世界,他拥有过梁雪晴,梁雪晴爱过他,哪怕只是爱过。

“云念……你能不能,回来……”

邱辰明手覆上双眼,嘶声呢喃。

几天后,大字报的事儿在邱辰明的介入下悄无声息地解决,原来是于英楠给了赖红妹钱,让她悄悄把大字报贴上去的。

因为这件影响比较恶劣,赖红妹被开除,而于英楠也因为造谣被拘留。

听到这样的结果,刘建红在宿舍里恨恨地挥着拳:“早知道多揍赖红妹几拳,检讨书也白写了。”

正在看书的梁雪晴心不在焉的,解决了这件事是挺好的,可是她挺想宋沐泽的,也很担心他。

“只是有些人还以为你跟顾政委不清不楚,说话还挺难听,真是……”

刘建红撇撇嘴,不经意看了眼窗外,眼神一亮:“云念云念!快过来看,宋队长在楼下!”

第39章

听到这话,梁雪晴立刻丢下书跑到窗边。

只见一身挺拔警服的宋沐泽站在楼下,在任何时候都能成为焦点的俊朗模样让不少女同学眼睛都看直了。

而他的眼神只看向一处,当看见女孩惊讶的脸时,他轻轻弯了弯嘴叫,朝她挥了挥手。

梁雪晴心一动,不知怎么的,眼眶居然酸了。

刘建红还沉浸在宋沐泽的‘美色’里,却见梁雪晴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你干啥去啊?”

不一会儿,又看见匆匆跑出去的人站到了宋沐泽面前,这才恍然大悟,又气又喜:“这家伙,跟宋队长处对象了居然都不告诉我,真不够意思!”

看着心心念念了快半个月的男人,梁雪晴红了眼,因为这里人太多,她只能克制自己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