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楼藏月明白他的好意,她拿他当朋友,没有遮遮掩掩,坦白道:“沈教授放心,我们没有进行什么不法交易。”

“我答应沈总,如果他能把我救下来,我可以到沈氏工作,跟他签一份五年的劳动合同,以我的工作能力,五年内能给他带来的回报,绝不低于老城区项目。”

沈氏也向她抛过橄榄枝。

楼藏月之前纳入考虑范围的两家外地公司,一家是程氏,另外一家,就是沈氏。

只是她之前纵横对比后,觉得程氏更合适自己,才没有去接触沈氏。

昨天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拿自己当筹码,跟沈徊钦谈判。

沈徊钦综合考虑后,同意了她的交易。

只是,加了一条,她在沈氏五年,只有基础年薪,没有提成和奖金。

商人就是商人,不可能让自己吃亏。

这场交易里,闻延舟是最大赢家,而她楼藏月,伤筋动骨。

这些她不会对沈素钦说,只道:“能进沈氏工作,也是我的荣幸。”

沈素钦颔首:“那我就放心了。”

楼藏月那个套餐里,还有一碟炸鱿鱼卷,沈素钦自然而然地将筷子伸到她那边,夹走。

顺便说:“我这份,应该是蔬菜卷。换过去给你?”

换来换去也麻烦了,就在一张桌,伸手就能夹到,楼藏月摇头:“不用,我这么吃就可以。”

而这一幕,落在闻延舟眼里,就是他们互相吃对方的菜,亲密无间。

看楼藏月笑成那个样子,是准备好迎接自己的新工作了吧?

沈氏,和碧云大差不差,她这次工作变动,算是平级调动。

也算一桩美事。

可惜,他不爱成人之美。

闻延舟拿了纸巾擦手,淡淡问苏苏:“苏小姐吃完了吗?吃完,我送苏小姐回去。”

“回哪去?”苏苏眨眼。

“自然是回沈总那里。”闻延舟哂笑,“怎么?一个晚上而已,苏小姐就想抛弃旧主了?”

苏苏意味不明地笑:“是呀,闻总昨晚的体验不好吗?不考虑收下我,长期‘出入’吗?”

没有人听到闻延舟的回答。

中午,闻延舟跟沈徊钦一起吃了顿饭。

午后,船靠岸。

楼藏月去了闻延舟的房间。

她有房卡,但没有刷,而是按了门铃。

闻延舟打开门,他脖子上挂着领带,漠漠地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走回全身镜前,继续系领带。

楼藏月将玉簪放在桌子上,平静道:“簪子,还给闻总。”

闻延舟没理她,拿起西装外套,穿上。

楼藏月也没多逗留,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箱,拉起来就要走。

“别后悔。”闻延舟没有情绪。

楼藏月停顿了一下,森*晚*整*理开门离开。

离开房间后,楼藏月才发现,自己刚才屏着呼吸。

她呼出口气,想着,自己应该去跟沈徊钦道声谢,再跟他要个联系方式,方便后面的入职交流。

出乎意料的是,沈素钦的态度,却隐约有些疏离。

“楼小姐能脱险,主要是靠自救,沈某其实没帮上什么忙,哪里好意思要楼小姐的五年合同做回报。”

楼藏月掂量了一下:“沈总的意思是……”

“沈氏当然很欢迎楼小姐这样的人才加入,但一切还是以楼小姐自身意愿为准。”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其实就是拒绝的意思。

楼藏月也不会不识趣地纠缠:“我明白了。”

沈徊钦道:“阿素没有参与我们之间的事。”

“我不会跟沈教授多说什么。”

沈徊钦点了下头,直接从她身边过去,下船。

第98章

楼藏月心头有过疑影。

一开始谈交易的时候,沈徊钦对她的入职明明很感兴趣,哪怕是昨晚,也提醒她不要忘了他们谈的条件。

为何今天就婉拒她了?

她更不知道的是,她的麻烦,这一刻才开始。

楼藏月拉着行李箱,打车回到公寓。

刚用钥匙打开门,就听到“砰”的一声,吓得她一个激灵。

下一秒,漫天的彩色纸片纷扬落下,乔西西欢呼道:“恭喜楼藏月大美女彻底脱离苦海!”

楼藏月失笑:“你也太夸张了,怎么还买了礼花啊?我还以为什么炸了。”

乔西西愉悦道:“我算好了呀,明天周六,你的合同就是今天到期,那我不得给你好好庆祝一下?”

她伸手接过楼藏月的行李箱,“怎么样?你跟闻延舟已经谈好了吧?接下来是分道扬镳了吧?”

“算是谈好了。”楼藏月没说船上发生的事,只道,“下船有送伴手礼,是船上酒店的浴袍毛巾拖鞋什么的,我觉得挺实用,而且挺好用,就跟他们多要了一套给你。”

乔西西笑眯眯:“果然是好姐妹!你先去歇着吧,今晚我做饭。”

她准备先熬个椰子鸡汤,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处理食材了,便直接去了厨房。

楼藏月先将行李箱里的东西收拾好,又倒了杯水吃药,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刚好沈素钦给她发微信,提醒她病还没好全,药要继续吃。

楼藏月微笑回:“知道的。”

点进朋友圈,两分钟前沈素钦发了一条动态,是在甲板上拍的月亮,配字也是一个月亮。

她顺手点了个赞。

往下滑,看到程氏资本的HR也发了动态。

这时,乔西西从厨房走出来,坐在她面前的一个南瓜沙发墩上:“月月,那你就是确定入职程氏了,对吧?”

“嗯,对。”

楼藏月之前跟程氏的HR已经谈得七七八八,明确说过,等她和碧云的合同到期,就跟他们签约。

“那你不就得搬去沪城了嘛。”乔西西嘟嘴,“唉,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分开过,突然间你要走了,我一想到就有点难受。”

“沪城和申城邻居,高铁一个小时就能碰到,跟我们平时通勤的时间也大差不差,别说是周末了,早下班的话,我们随时可以约着吃晚饭。”楼藏月笑着说。

乔西西一扫愁云:“你这么一说,我好受多了。”

程氏的HR的朋友圈写着——工作结束,还有两天假期,明天有没有朋友要约我呀?

底下定位是申城某酒店。

楼藏月想了一下,点进她的私聊:“我看到你朋友圈了,我知道一家专做申城菜的餐厅,味道很地道,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HR回了几个害羞的表情:“那多不好意思啊。”

楼藏月:“哪不好意思了,那家餐厅真挺不错的,我每次都会跟外地来的朋友推荐。”

HR:“哈哈好啊,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楼藏月:“明天见。”

楼藏月说的那家餐厅,叫“禄1215”,专做申城菜,开在古式公馆里,距今已经有三十五年的历史,被称为申城菜的天花板。

“这味道只能算凑合。”

叶赫然尝了他们的招牌菜,酸辣鱼翅花胶,没有动第二口的欲|望。

抬头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