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梨牧延深小说结局》 小说介绍

一边装睡,一边听着卫生间那边传来的动静,一边紧张得手心全是汗。过了一会儿,卫生间的水流声停止了,颜梨赶紧闭上了眼睛。很快的,门被打开了,一股清洌的雪松味夹杂着水气侵袭了过来,弄得颜梨身子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颜梨牧延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牧延深颜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颜梨牧延深小说结局》 第18章 免费试读

颜梨急道:“小叔,我不是陆家人。”
牧延深语气很淡,“嗯,挺好的。”
颜梨再一次傻眼,搞不明白牧延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难道不应该去陪着他的未婚妻洛樱吗?那里至少床比较大,不用两个人挤一张床。
“可是……”
牧延深没再听她说话,拿了洗漱用品就往卫生间走。
颜梨急忙跟了上去,“小叔!”
牧延深转身,颜梨差点撞到他身上,连忙停住脚步。
两个人身高差距挺大,这样子近距离的站在一起,颜梨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她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紧张的抓住了衣服。
牧延深盯着她光洁的额头和长长的睫毛,眼神有些黯,“怎么,想一起洗?”
什么?
颜梨猛的抬头,不敢置信的望着牧延深,那双黑漆漆的瞳仁因为震惊显得亮晶晶的。
颜梨的瞳仁比一般人要黑和亮,认真看人的时候,会显得特别深情,此时虽然是处于震惊之中,但也不例外。
牧延深眯了眯眼,捏住了她的下巴,声音低哑,“以后,不准这样盯着别人看,记住了!”
颜梨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下意识的就后退了几步,躲开了牧延深的触碰,大脑乱成了一片。
很快的,卫生间就传来了水流声。
医院的门隔音不好,还用的是毛边玻璃,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高大,修长,颜梨不自控制的就想起了那个荒唐的午后,不由得又紧张又害怕,感觉到手心不停的出汗,一阵阵的口干舌燥。
她赶紧喝了大半瓶矿泉水,然后钻到床上,拿毯子把自己裹住,假装睡着了。
一边装睡,一边听着卫生间那边传来的动静,一边紧张得手心全是汗。
过了一会儿,卫生间的水流声停止了,颜梨赶紧闭上了眼睛。
很快的,门被打开了,一股清洌的雪松味夹杂着水气侵袭了过来,弄得颜梨身子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整个屋子似乎都充斥着那股气息,而且随着牧延深的靠近,颜梨感觉到那股味道越来越浓,很快的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住了。
身边的位置又陷进去一大块,牧延深躺在了她旁边。
结实精悍的身子贴在颜梨的后背,她感觉那里烫得都快燃起来了,而且她感觉到牧延深的手搭在她的头顶,将她整个人都圈住了。
颜梨难受得想哭,身子忍不住轻颤,她恨不得床马上裂开一个大洞,直接把她吞掉进,也好过现在在牧延深身边受折磨。
牧延深感觉她在颤抖,眼里的暗色越发的冷冽,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侧脸。
过了半晌,他冷淡的开口道:“颜梨,你要学会适应。”
颜梨蜷成一团不敢开口,适应,适合什么?
牧延深看着她把被子越裹越紧,脑子里都包在了里面,不由得眉头轻蹙,“被子打开。”
颜梨假装没听到,继续装睡。
牧延深危险的眯起眼睛,“想要我亲自动手?”
说话间,手已经搭了上去。
夏被极薄,入手就是一团绵软,牧延深愣了一下,松开了手。
被子里的颜梨倏地了眼睛,脑子里轰的一下,脸就像火烧了一样瞬间变得滚烫。
她一下子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下意识的就看向牧延深。
牧延深冷沉的眸子幽暗一片,如暗夜中的勾子一样引得她直直的往里坠。
几秒钟后,颜梨狼狈的掉过头,深深的吸了几口的气努力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却不料一眼看以牧延深的手臂是展开的。
床小,她不仅挨得他很近,更像是被他圈在怀里一样亲密。
还没压下去的血再一次涌到脸上,颜梨感觉到耳根都开始发烫了。
慌乱中,她抓起床头的睡衣就跳了下去。
“我,我去洗澡!”
进去后,颜梨发现情况更糟糕。
整个卫生间都是牧延深身上那股清洌的雪松味,他用过的牙刷,毛巾,浴巾,都整整齐齐的放在收纳架上,
小小的玻璃浴室里还有水渍,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他刚才洗澡时模糊的影子,心跳得更厉害了。
一想到牧延深刚用过这个浴室,她就感觉到有些不能呼吸,哪里还敢踏进去半步。
现在,她不敢出去,也不敢洗澡,只能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
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手机的响声,牧延深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了房门打开和落锁的声音。
房间隔间不太好,颜梨清楚的听到牧延深说马上过去。
出去的时候牧延深已经走了,颜梨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看向牧延深放衣服的地方。
衣服不见了,只有外套还在。
颜梨吐出一口气,倒在了床上,翻来覆去的盘算了好一阵,又刷了一会儿新闻,慢慢的又感觉到脑袋昏昏沉沉的,终是睡了过去。
牧延深再次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歪在床上睡得很沉的颜梨。
她睡着的样子很乖,唇上那颗小痣也看起来软软的,没有白天那样勾人。
他看了她一会儿,重新换上了睡衣。
放衣服的时候,看到了椅上搭着的西装外装,想起了什么,拿起来嗅了一下,眸色就染上了一层冷意,转身将衣服扔进了垃圾桶。
这时,颜梨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翻了个身,轻轻的嘟囔了句“言言别闹”就又睡了过去。
陆晕辞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又梦到那只猫了?这么喜欢吗?
手机又震了一下,这一次,颜梨没醒。
牧延深抽走了她枕在脸上的手机。
手机屏幕有些花了,没有上锁,也没有密码,轻松的就点了进去。
画面还停留在娱乐新闻界面上,竟然是他和那个女明星的花边新闻。
他什么时候和那个女人合影了?
牧延深眸色变得更冷了,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拿他炒花边新闻,这些做媒体的,真是好日子过够了。
不过,当他看到颜梨的浏览记录时,心里的主意突然就改了。
长长的一排浏览记录,全是拿他和那个女明星炒CP的新闻。
他盯着那些记录看了几秒,然后退了出来,把手机放到了柜台上。
弯腰把颜梨抱起来,往里挪了挪,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还没躺好,颜梨就寻着热源摸索了过来,无意中,手就放错了位置。
而且,还无意的乱动了几下。
牧延深倏地紧绷,喉头重重的滚动了两下,伸手就把人捞进了怀里。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