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梨牧延深小说结局》 小说介绍

管家的脸和昨天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板正得像一块没有感情的冰块,看到颜梨醒了,她拿来了早就准备好的早餐。颜梨看了一眼,光是粥就有好几样,还有蛋羹,牛奶,豆浆油条,各式精致的小菜,摆了满满的一小桌子。颜梨皱了皱眉:“我吃不了这么多。”...

(颜梨牧延深)最新免费小说大结局-小说颜梨牧延深牧延深颜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颜梨牧延深小说结局》 第19章 免费试读

这小东西,刚才简直乱来!
要不是知道她睡了,他一定会以为她在勾引自己!
不过,这样把人圈在怀里的感觉,似乎挺不错的!
这小东西手软软,身体也软软的,软软的蜷在他怀里的样子,真是乖的要命!
牧延深沉沉的看着她,过了好久,才在她额头印上唇印。
睡吧!
颜梨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管家已经过来了。
病房里收拾得似乎和昨天不一样了,窗帘完全拉开,阳光撒在柜台上很是清新。
柜台上多了一个水晶花瓶,里面插着大把的白色玫瑰,清新又不失雍容。
房间中央,放着一台小型的空气净化器,把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道几乎全部排了出去。
颜梨有起床气,迷糊的看着管家发呆。
管家的脸和昨天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板正得像一块没有感情的冰块,看到颜梨醒了,她拿来了早就准备好的早餐。
颜梨看了一眼,光是粥就有好几样,还有蛋羹,牛奶,豆浆油条,各式精致的小菜,摆了满满的一小桌子。
颜梨皱了皱眉:“我吃不了这么多。”
管家面无表情的道:“这不是给你一个人吃的。”
说着,她看颜梨一眼,把放在门口的纸袋递给了颜梨,“这是今天要穿的衣服,先换了吧。”
颜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裙子,睡了一晚上已经皱巴巴的了,显然不能再穿了。
颜梨有些心疼,穿成这样,干洗了还能退吗?
看到她奇怪的脸色,管家再次把纸袋推到她面前,“温小姐,麻烦先换衣服。”
颜梨只得拿上袋子去了卫生间,稍微冲洗了一下自己。
今天准备的是一套淡蓝色的套装,比昨天的两套更加少女风,领子大大的,领口下还有蕾丝的蝴蝶结,颜梨看了一眼价格,手直接抖了一下:28.8W。
有钱人,都是这样任性吗?随便买件衣服,就抵普通家庭一年甚至两年的工资。
这又是牧延深挑的吗?
她有一种冲动,现在就想冲去把衣服退了,这样周语这两年的治疗费用都有了,可是管家就杵在门口,这衣服肯定也是牧延深的授意,颜梨只得穿上。
穿好衣服,把脏衣服装回去的时候,她发现里面还有一个包装非常精美的盒子。
她犹豫了一下,打开了盒子。
里面装着一个淡蓝色的水晶发箍,比昨天的更加精美,晶莹剔透的宝石在灯光下发出高贵又闪耀的光。
发箍旁边,还躺着一串淡蓝色的宝石手链,配着淡绿的花朵状的坠子,贵气又不失淡雅和清丽。
颜梨很喜欢,但是她不知道牧延深为什么突然要送她这些,而且她也不敢收这么贵的东西,只好把饰品都放回了原处。
出去的时候,管家看到她,点了点头,语气依旧非常公式化,“这个牌子的衣服非常适合你,温小姐。”
颜梨小心翼翼的道:“这衣服这么贵,会不会太浪费了?能退吗?”
管家面无表情的道:“不可以,小少爷的衣服,无论是买的还是定制的,都会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缝上他个人的标志,而且少爷一般不穿外面买的衣服,这几次买这个牌子的衣服,是因为事发突然。”
颜梨很想说,这是女款衣服,不是牧延深的衣服。
仿佛知道颜梨在想什么,管家继续道:“凡是少爷吩咐买的,无论是衣服还是首饰,上面都会有隐藏标志,店家即使收了,也会通知我们。”
颜梨想问,如果别人收了牧延深的礼物,想卖来救急,是不是也不能卖?只能当成观赏品了?
但她终是没有问出来,把袋子递给管家,“这里面的东西是给我的吧,我不能要,衣服就算了,首饰珠宝什么的太贵重了。”
管家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一会儿你可以亲自退给少爷。"
一会儿?
牧延深要来?
颜梨吓了一跳,原本好好的心情,突然就从云端掉到了地上。
看着一桌子的早餐,颜梨突然明白了,这根本就是帮牧延深准备的,她只不过是沾了个顺便。
她紧紧抓着裙摆,心一点点的跌进冰水里,她不明白,牧延深这是疯了吗?
这可是医院,医院!
他打算吃住行都在这里?干脆把家也搬过来得了。
这其中的原因,绝不可能因为牧延深可怜她或者是同情她,更不可能因为牧延深把她当成了陆家人。
她清楚的记得,牧延深不止一次说过她不是陆家人,她和陆家没有任何关系。
她也因为这句话,被霸凌了多年,直到上大学才稍微好转。
难道,他真的想对三年前的那件事负责?
想到这里,颜梨又开始手心冒汗。
她也不明白,她对牧延深的害怕和恐惧感为什么会这么强,而且她还不敢恨他不敢讨厌他,只敢偷偷的反抗。
正想着,牧延深就进来了。
他穿了一件白色丝质的衬衣,虽然看不到任何牌子,但衬衣的剪裁和质地都非常优良,整个人看起来又矜贵又冷沉。
虽然怕他,但颜梨不得不承认,牧延深是天生的衣架子,尤其是穿衬衣和西服的时候,简直秒杀任何海报模特儿。
牧延深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淡淡的道:“醒了就过来吃早餐。”
颜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吃早餐,不管是在陆家,还是在外面的餐厅,去哪里吃不好,非要在医院里吃,他是不是脑子有病?
这时,牧延深突然看向她,语气极冷,“在心里骂我?”
颜梨吓了一跳,手下意识的藏到身后,紧张的道:“没有,小叔,我不敢。”
牧延深还是沉沉的盯着她,那目光凉浸浸的,一寸一寸的在颜梨身上游走,弄得颜梨头发一阵阵的发麻,过了半天才道:“小叔,我真的不敢。”
牧延深收回目光,“今天是第三天了,中午可以不吃流食,想吃什么可以和张华说。”
张华,就是那个管家。
颜梨垂着脑袋小声道:“小叔,我已经好多了,你可以不用来看我了,张……管家也不用再来了,我自己可以的照顾自己,这里,这里离你的公司也太远,不方便……”
话未落音,牧延深便变了脸色,伸手卡住了颜梨的下颌!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