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墨清商司洲在线小说》 小说介绍

木以林愣了愣,跟着就坐了回去,“为什么?你身边的朋友?”她和木以林算是发小,虽然年龄不同,但是基本算是同龄人,小学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两家往来也不少,理所应当的就比和别人的感情好一些,有些话她也没打算瞒着,...

小说(齐墨清商司洲)_商司洲齐墨清全文阅读_小说齐墨清商司洲免费阅读(商司洲齐墨清)

《齐墨清商司洲在线小说》 第16章 免费试读

“好!”
男人立马开心了。
本以为齐墨清是不需要他的,但是现在看来,老婆是需要自己的,怎么可以不接呢,不接她怎么回家,
路上遇到坏人怎么办,打车遇到坏人怎么办!
一进局里,她就发现气氛不对,刑侦组的人都愁眉苦脸的,
个个都顶着浓重的黑眼圈,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长身玉立,站在一块齐板前,认真的看着,
“木以林?”
那人听到动静,也朝着她走了过来,五官也逐渐的清晰起来,
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殷红的唇,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让人下意识就能想到春日里的暖阳。
“小齐,你怎么才过来啊?”
显然,他这是知道自己会来了,警局竟然连木以林都请来了,他可是市里有名的心理学医生,海归,高材生啊!所以这必然不是一件小事,
“大案啊?”
木以林回头看了一下忙碌着的人群,朝着她用力点头,“大案要案!不然怎么连你都找来了啊!”
“嘿!”齐墨清笑了笑,“你说了我的台词啊!”
她无奈的拉开一旁工位上的椅子,刚要往上坐,穿着警服的男人朝着他们快步过来,打着招呼,
“齐老师!木医生,你们都到了,太好了,快过来吧,前天市里发生了一件案子,需要你们协助一下。”
“好的。”齐墨清跟着他的脚步一路往前走,“蒋队,你们这是都没有休息吗,我看大家眼神儿都直了。”
“可不是嘛,你都不知道,唉!这个人必须尽快抓到,不然可就麻烦了。”
蒋队的话就到这里,这两人都是特聘的顾问,协助调查是可以,但是更多的案件细节他无法透露。
一上午,见了好几波人,综合大家描述的特征,齐墨清把一幅素描交给了蒋队。
他拿着画几乎是跑着出去的,木以林摇了摇头,小声嘟囔了一句,也跟着往外走,
“你看他急的,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稳重点。”
“木以林,你等会儿。”齐墨清在身后叫住了他。
这会儿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她这才开口问他,
“是这样的,我想问你一下,关于边缘型人格障碍的症状,以及一些和这样的人相处的方式,最重要的能治疗吗?”
木以林愣了愣,跟着就坐了回去,
“为什么?你身边的朋友?”
她和木以林算是发小,虽然年龄不同,但是基本算是同龄人,
小学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两家往来也不少,理所应当的就比和别人的感情好一些,有些话她也没打算瞒着,
“不是朋友,这个人我现在没法说,毕竟我也没有和他谈过这件事,这是人家的隐私,你就跟我直说吧,这个人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木以林像是明齐了一些,简单的思索了一下,
“是这样啊,我不清楚你是怎么确定他就是这个病的,但是如果是真的,你就要小心一些了,
首先,边缘型人格障碍是一种严重影响一个人调节情绪能力的疾病,
患者会出现强烈的情绪波动,对自己的看法感到不确定,看待事物的方式总是最极端的,好的全是好的,坏的全是坏的。”
他说的很对,这些事情齐墨清都已经感受到了,她面色凝重的点头表示认可,
“还有吗,就只是这样?”
“如果就只是这样,我就不会让你小心了。”木以林继续解释,
“最重要的是,他们会出现冲动的行为,做出危险或者自我伤害的事情,而且一旦投入到一段感情里,就无法接受被遗弃。”
他专门用遗弃这两个字加重了这种情绪的极端性,因为他明显的感受到了,
齐墨清口中的这个人,或许对她来说非常重要,重要到即便是患了这种病,她也会义无反顾的陪在他身边。
齐墨清继续追问,
“和家庭有关吗,他小时候母亲对他很不好,甚至说过一些希望他死了的话,被打,或者被关禁闭都是常事,是这个原因吗?”
听到这些,正常人都会觉得十分震惊,不过木以林倒是没有太多的反应,面色依旧如往常般平静,他点点头,
“有关,但是不能确定,因为这个人我也没有见到,家族史、生活环境、很多情况都有可能造成这个的问题,但是也分程度,有些也不严重。”
可商司洲的症状……
齐墨清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按照她对心理学上了解的那些皮毛来看,
商司洲的症状算是很严重了,毕竟他有伤害自己的行为,
他的手臂和身上都有陈旧性的疤痕,这样的行为应该也不是近几年才有的,所以呢,
“能治吗?”
“能。”木以林认真的回答,
“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情绪陪伴,
治疗手段几乎没有什么差异,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患者治疗过程很艰难,
他们的家属更难,反反复复的复发,以及他们的自我伤害,和对亲人的伤害,
都会成为他们被放弃的理由,而一旦被放弃,他们或许就再也没有治好的希望了。”
他这话无疑就是在提醒齐墨清,在做好一切准备,要对这样的病人有清楚的认知,轻易进入到他们的人生中,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们的不负责。
齐墨清点点头,“行,我知道了,谢了!”
说完,她又蹙着眉看着木以林,“如果,他可以接受治疗,你能帮我吗,你现在是打算上班了,还是继续开你的诊疗室?”
木以林耸了耸肩,“我没法上班的,你知道的,如果有需要尽管找我,这样的病虽然挺严重的,但是对我来说,好像还行,毕竟我优秀啊!”
齐墨清嘲讽的话还没出来,门就被敲响了,蒋队提着两个餐盒走了进来,
“吃饭吃饭!下午还有一个呢,麻烦二位了啊。”
木以林打开面前精致的餐盒,食物应该是星级餐厅做的,营养搭配的也很全面,
尤其是汤是黑松茸的,他把餐盒推到齐墨清的面前,拧着眉头抬眼看着蒋队,
“这饭,不是队里提供的吧,按照你们的经费是不会给我们吃这么贵的饭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