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峋沈小清》 小说介绍

杨志死不悔改,好像刚才怂的一批的人不是他一样。“是嘛,没打够?”沈小清漫不经心的掀起眼皮好像完全不在意,甚至抬手轻轻掸了掸身上看不见的灰尘。明明声音也不大,杨志却突然觉得后脖颈子一凉,好像看过来的不是目光而是刀子。...

沈小清杨峋(沈小清杨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杨峋沈小清小说在线阅读

《杨峋沈小清》 第15章 免费试读

终于,在万众瞩目下,门开了。
众人有些可惜的“吁”了一声,现在谁不知道她杨凤芹黑心烂肝的将儿媳妇儿差点打死。
虽说这沈小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总归是一条人命,也不知道咋能下了这个手!
本来还期待着两人见面能有什么热闹看呢,一看出来的人是杨梅不免都有些失望。
沈小清倒是意料中的挑了挑眉。
杨梅见到沈小清也有些尴尬,那天沈小清没有为难她,她本来是想在家照顾两个孩子赎罪的,谁想到变成现在这样。
“嫂子……”杨梅期期艾艾的搓着衣角。
倒叫沈小清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了,只是不咸不淡地开口:“怎么,你是要拦着我进去?”
杨梅眼圈立马红了,低着头微微摇了一下。
沈小清伸手推开另外一边门毫不客气地跨进去。
杨峋倒是有些感概,没想到有一天回自己家竟然是这样的方式。
兄妹俩站在门口伤春悲秋,沈小清已经大刀阔步的进了堂屋。
杨凤芹张望了半晌见她身后没有半个公安,佝偻着的背一下子挺了起来。
“还以为你这小蹄子多有本事呢,给那些公安也灌了迷魂汤。”
从鼻子钻出来冷哼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尖酸刻薄。
杨志看了看门口只有那赔钱货和那吃里扒外的便宜大哥,瞬间支棱起来。
“你个小娼妇居然还敢找上门,看来那天打你打的不够是吧!”
杨志死不悔改,好像刚才怂的一批的人不是他一样。
“是嘛,没打够?”沈小清漫不经心的掀起眼皮好像完全不在意,甚至抬手轻轻掸了掸身上看不见的灰尘。
明明声音也不大,杨志却突然觉得后脖颈子一凉,好像看过来的不是目光而是刀子。
“你……你这贱人,就…就是欠打,你活该!”好像要给自己壮胆一样,他还发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谁欠打!”
杨峋严肃冷厉的声音让杨志员紧绷的腿肚子一抽差点像软脚虾一样趴下。
“大,大哥,我这可是帮你呢,沈小清这娼妇要是不好好管教,迟早给你扣顶帽子。”
“杨峋,我们这么为你着想你可别不知好歹!”杨凤芹端起了架子,盘腿坐在炕上一副都是为你好的嘴脸。
“嗤,我倒是不知道把儿媳和孙子都赶出去,私吞克扣他的工资是为他好,还得是您啊,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沈小清随手扯过一个凳子,不屑地冷哼道。
“你这娼妇知道什么,杨峋他自小命贱,就得让他吃点苦才能压住他的贱命,我可是用心良苦。”
沈小清有些不适地皱起眉,没想到杨凤芹说话竟然这么难听,这说的好像根本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仇人。
她下意识快速看了杨峋一眼,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和伤心。
“你自己缺德别攀扯别人的命数,他一个上过战场立过功的光荣军人,岂能由得你说命贱,你这是在质疑国家培养出来的先进人才。”
沈小清厉声呵斥,“真是没看出来,您居然有这样的反动思想!”
杨凤芹被一顶天大的帽子砸得头昏脑涨,“你…你个贱人,你别给我胡说,我没有,我没有!”
她慌张地四处张望,生怕叫别人听了去。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院子大门被沈小清大开,看热闹的人早就扒了一院墙。
“你们……你们可不敢听,可不敢信了那疯女人的胡话……”
杨凤芹急得浑身冒汗,这要是被别人传出去了,她可是要被拉去教育的,可众人谁都没接她的茬。
杨凤芹急了,冲沈小清冲过来抬手就要打。
她做惯了农活手上力气还真不小,一巴掌下去杨梅都能被打翻,从前沈小清也没少挨过。
可这会儿还没落下去,就被人截住。
她睁开昏黄的眼珠子才发现钳制自己的居然是沈小清。
“嘶……”
这贱人的手劲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沈小清突然发力将她的胳膊反扭到身后。
“啊……啊……”杨凤芹杀猪般嚎叫了两声。
“你这个贱人,我到底是你婆婆,我要告公安,你这个不孝顺的东西!”
“呵!”沈小清冷哼一声,“那你去啊,我倒是要看看我们俩谁先蹲大牢!”
杨凤芹只觉得自己胳膊一轻屁股上就挨了一脚,脸和地面瞬间就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呸!”
一口黄泥塞嘴里,杨凤芹没来得及出口的话全都憋回来肚子里。
杨志看自己老娘受挫连个屁都不敢放,躲开沈小清的眼神缩了缩脖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反而是一直不受杨凤芹待见的杨峋面上有些不忍。
“好了,我们今天来是有事情要说的。”
沈小清见好就收,贼拉听劝。
遛遛达达重新做回椅子上,这才慢悠悠开口:“你们打人的事情别以为随便应付公安两句就能揭过,我已经做了伤情鉴定,只要我愿意,我就会将我的伤情报告提交到公安局,你们下药加殴打,这是蓄意谋杀!”
“你胡说,我们…我们就是想教训教训你,下药也……也是为了让你不要反抗,可没…没想杀人。”
杨志那个脑子只有半弦儿的货还不等杨凤芹阻止就自己全都交代了。
沈小清扭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杨峋,“杨副所长,你都听到了?”
杨峋沉默地点点头。
杨凤芹见事态不对又开始了自己的拿手好戏。
撒泼打滚……
“哎呀,你个不孝的东西,老娘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这么联合起外人欺负我的?我真是没法活啦,儿子要逼死他苦命的老娘啦……”
沈小清起身将凳子一把推开,“来来来,这里地方大,你慢慢滚,什么时候滚累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杨凤芹现在一句话都不想和沈小清说,谈什么谈,贱蹄子那张嘴一胡咧咧自己就要吃亏,她是疯了才会和她谈!
她在地上滚了快要十分钟,头都昏了不见哪个不孝子来扶,再看到沈小清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她更是气得眼冒金星。
劈手指着缩在门口的杨梅:“死丫头,你是不是ʝʂɠ要看着你老娘死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