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芷裴阙小说大结局》 小说介绍

安芷以前就不喜欢宴会,这就是个你来我往,互相计较算计的场合,真能说上话看顺眼的没几个,还不如自个在一旁待着。而她不得不说威远侯府的园子真的很不错,假山高低错落,还养了两只仙鹤,听说每月园子的修缮费用就要上百两银子。安芷走得累了,便在凉亭休息。...

裴阙安芷(安芷裴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安芷裴阙全文在线看

《安芷裴阙小说大结局》 第18章 免费试读

安芷以前就不喜欢宴会,这就是个你来我往,互相计较算计的场合,真能说上话看顺眼的没几个,还不如自个在一旁待着。
而她不得不说威远侯府的园子真的很不错,假山高低错落,还养了两只仙鹤,听说每月园子的修缮费用就要上百两银子。
安芷走得累了,便在凉亭休息。
“小姐,差不多快开席了,咱们坐一会就能走了。”冰露在一旁提醒。
安芷点下头,倚在栏杆上,看着池塘里刚露出尖尖的荷叶玩。
“表姐,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一个十岁左右的姑娘,扑到安芷怀里。
姑娘叫李思慧,是安氏的女儿,也是侯府里同辈中最小的孩子。因为同胞的只有哥哥,其他姐姐都大她太多,有些都做祖母了,跟她根本玩不到一块去,所以常会去找安芷玩,两人关系比较好。
安芷一手揽过李思慧,捏了捏李思慧的圆脸,“思慧,我瞧你脸小了,怎么瘦了?”
“哎,还不是我那些哥哥嫂嫂们吗,我母亲如今还在,就算是继室,却闹着要分家。”李思慧叹了一口气。
安氏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比最大的威远侯还要小上七八岁,二房三房和安氏年纪也差不多。
一般人家,公婆在是不分家的,但李家不一样,安氏是继室,不是那三位爷的亲妈。若要等安氏死了再分家,恐怕威远侯他们兄弟会死在前头。
所以最近李家二房三房就在闹着分家。
其实老威远侯早就分好了财产,如今只不过三房人都还住在侯府里而已,事实上他们已经是各过各的日子。但在一个屋檐下,就免不了要和大哥大嫂和安氏请安,谁都想自己当家做主,故而二房三房便很想分家。
眼下分家,对李家其他人都没有害处,唯独会让安氏名声略有些不好。
安氏原本是想等一儿一女都成婚后再分家,到时候名声好不好都无所谓了,可眼下二房三房却不想等了,所以两边僵持起来。
“你才多大,就操心那么多?”安芷揉了揉李思慧的脸,“这事有你母亲安排,你又帮不上忙。而且今儿个你母亲生辰,你跑这里来躲着,不怕被人骂吗?”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哪里是躲着,我是特意来叫你的。”李思慧冲安芷神秘一笑,“今儿个来了好几位夫人,其中工部侍郎王夫人也来了,她一直提起你,想让你过去见见。”
安芷明白了,安氏这是想帮她引荐一些夫人太太。
“表姐,你快点起来吧,待会去迟了,母亲又要骂我了。”李思慧拉着安芷。
安芷不情愿起来,她记得王家大儿子已经成婚,剩下一嫡一庶两个儿子,都比安芷大三岁。要说工部侍郎是二品大官,和安芷的家世比起来,是高了些,就是不知道那位王夫人是为了哪个儿子来看她。
不管哪个,她都没啥心思,但安氏帮忙牵线,她不好拒绝,还是要过去看一下。
从亭子出来后,转过池塘,安芷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边上的李思慧先和裴阙行礼。
安芷也行礼,想喊四叔,却又想到那天裴阙说的话,到底是把这个称呼给咽了下去,低声喊了句裴四爷,可裴阙对这个称呼好像也不太满意,脸上看不到有笑意。
和李思慧绕过假山后,李思慧长舒一口气,“刚才真是吓死我了,那位裴四爷脸色真难看,我都以为自己得罪他了。”
安芷笑了笑,撇嘴道,“他天生就那张冷脸,你不用太在意。”
说完,安芷看到亭榭楼阁,里头笑声说话声不断,拉着李思慧的手,笑盈盈地走了进去。
刚到李家时,安芷就来和安氏拜过寿,这是今天第二次过来了。
安氏坐在上首,一群太太们左右分开坐下下首,看到安芷进来,皆停下口上的话,朝安芷看过来,很快就有人开始夸安芷漂亮。
安芷瞧见安氏边上的丫鬟正端来新茶,走上前接过茶,亲自递给安氏,“姑母这里好生热闹,方才我在外头,光听笑声,就知道太太们都来了。”
“是啊,今日你姑母生辰,我们这些做姐妹的自然是要来。”说话的是王夫人,比起其他夫人,她看安芷的眼神便更多一些打量。
安芷见过几次王夫人,但都没有说过话,今儿还是头一回见她。
王夫人圆脸丰腴,但看着比守寡的安氏要年轻着,她渐渐露出嘉许的目光,但眼下还有许多夫人在,不好表现得太明显,便又扯到其他话题。
安芷来了就不好走,在一旁伺候安氏,不时插嘴说两句笑话,很快就到宴席开场,她才得了自由。
宴席上,安芷自然是不能和这些太太们一桌,她得去和那些小姐姑娘们坐。
在今天之前,大家都以为她和林书瑶是好姐妹,所以便把她们的位置分到了一起。
等安芷坐下没多久,就看到林书瑶一脸愠色坐到她边上。
“林姐姐,刚才我细细想来,那些话真是唐突了。”安芷端起酒杯,先发制人,“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小小的猜测,不曾想会惹得林姐姐生气。真的对不起,这杯酒敬你,姐姐应该不会记恨我不喝吧?”
装婊暗讽,这也是安芷从徐氏身上学来的。以前她以为自己是裴钰未婚妻,所以身份格外高贵些,确实会端着一点。可眼下不一样了。她只是个四品典录的女儿,没了强大的靠山,那就只能多学学其他技能。
林书瑶恨不得拿酒泼安芷,可她不能这样做,本来家里在为她议亲,后来因为裴钰退婚,她以为自己来了机会,便推了之前的提亲的人,可现在裴钰被逐出裴家。她虽然喜欢裴钰,却不会嫁给没有裴家做支撑的裴钰,所以又要开始议亲,便需要一个好名声。
安芷看到林书瑶端起酒杯,桌上的其他人看着各自在干其他事,实际上都在关注她们两个。安芷冲林书瑶盈盈一笑,一饮而尽后,她凑到林书瑶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音量道:“林姐姐,如今裴钰被逐出裴家,你就立马开始议亲,这也太现实了吧?”
“安芷!”林书瑶没忍住大吼一声,隔壁两桌的人都看了过来。
而安芷先她一步,委屈红了眼眶。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