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云禾陆屿年阅读完整》 小说介绍

“都解决掉了。”他恭敬的走到纪云禾面前低下头,纪云禾不露痕迹的瞥了眼他手上外套,血腥味是从那里传来的,他手抱衣服的地方,冷兵器露出了一个角。“嗯。”他低沉的应了一句,随后沉吟了几秒问道:“确定今天飞机无法飞行吗?”...

纪云禾陆屿年最新章节(陆屿年纪云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纪云禾陆屿年免费阅读(陆屿年纪云禾)

《纪云禾陆屿年阅读完整》 第18章 免费试读

陆屿年看着这条回复,再次呆住。
……阿宸?
这样……称呼他?
陆屿年没有立刻回信息,而是点开他的头像,点开资料备注那里,将“纪云禾”三个字删掉,然后小心翼翼的打上“阿宸”两个字。
紧接着确定。
随即返回聊天界面,纪云禾并没有发新的消息过来。
陆屿年看着那条信息,深吸了一口气,回复道:【阿宸……你今天几点回来呀?】
阿宸:【C国今天的天气不好,飞机可能无法飞行。】
阿宸:【小九,想我了吗?】
陆屿年信息才刚发过去,那边就连回了两条信息过来。
陆屿年看着第一条信息心里头咯噔了下。
看着第二条信息,表情则再一次呆住。
她静静的坐在图书馆落地窗边,窗台外樱花飘洒,小女生那抹倩丽的身影宛如置身画中。
“小九,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夏熏刚下课来图书馆,拿了两本书直接走到陆屿年对面坐下。
“啊?有吗?”陆屿年突然醒过神来,抬起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是有点热热的。
她下意识的又看向自己手机屏幕。
阿宸:【我想你了。】
即便隔着屏幕,可陆屿年也实在难为情。
无论如何也打不出“我也想你了”这种话回复过去。
她思考了半天,慢慢打出两个符号。
九:【+1】
此刻的C国。
滂沱大雨倾泻而下,仿佛要淹没整座城市。
C国最大的酒店总统套房内。
一身黑色西装,清贵冷绝的男人站在窗边,面对着外头越来越猛烈的雨势,薄冷而性感的唇,缓缓扬起一抹弧度。
他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优雅举着一个手机,手机屏幕上正亮着对话框。
深邃的眸紧紧盯着对话框最后两句话,唇角的弧度越来越清晰。
J:【我想你了。】
小九:【+1】
看了许久才转开目光看向外面大雨。
眼底都不知觉晕染起了笑意。
所以……她也想他了?
“四爷。”
暴雨还在继续,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道浓郁的血腥味。
纪云禾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了干净,他收起手机,淡淡回过身。
穿着干净的衬衫,抱着一件西装外套的沈义正走进来。
“都解决掉了。”
他恭敬的走到纪云禾面前低下头,纪云禾不露痕迹的瞥了眼他手上外套,血腥味是从那里传来的,他手抱衣服的地方,冷兵器露出了一个角。
“嗯。”他低沉的应了一句,随后沉吟了几秒问道:“确定今天飞机无法飞行吗?”
沈义顿时抬起头来。
诧异的看了眼纪云禾,再看向窗外滂沱大雨。
四爷,您是在开玩笑吗?
这么大的雨,飞机要怎么飞行?
“是,无法飞行。”
沈义非常肯定的回答。
紧接着他就好像听到他家清贵冷绝的四爷叹了口气。
“出去吧。”
沈义:?
这次的事情他办得这么漂亮,四爷怎么好像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云城下午的时候也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临近放学的时候,雨势更有加大的趋势。
陆屿年这一下午在图书馆什么也没做,光看着窗外发呆了。
她看了天气预报,C国今天暴雨,所有飞机停飞。
他今天一定是回不来了。
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明天吗?
她看了C国天气,明天好像不下雨了,他明天一定能回来吧……
陆屿年还是有些心绪不米,正在这时,图书馆响起了一阵骚动。
“是宇哲学长……”
“宇哲学长来了……”
“好帅啊……”
陆屿年并未注意到,直到一柄黑色雨伞放到她面前,她才缓缓抬眸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俊雅男人,看了看他再看了看桌上的伞,脑子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是什么意思?
“外面下雨了,你应该没带伞吧,我那里刚好有多余的,你拿去用吧。”司宇哲看着陆屿年,俊雅的脸上挂着抹温和的笑。
“下雨了?”
陆屿年这才转过目光往窗外看了眼,此刻的雨势大得雨水已经被风刮到窗户上了。
“还真的下雨了。”她喃喃了句。
坐在她对面的夏熏闻言一脸不可思议的朝她看过去。
小九对着窗外看了一下午,才发现下雨了吗?
那她之前是看着窗外……发呆?
“熏熏,你带伞了吗?”
陆屿年视线突然就朝她看了过来。
“没有……”夏熏很是老实的回答。
“那待会儿我们一起走。”
陆屿年拿过司宇哲的伞,径直放到她和夏熏的正中间。
随后转头还算礼貌的朝司宇哲道:“谢谢学长的伞了。”
夏熏看着被陆屿年放在两人中间的伞,表情僵了几秒,略略尴尬的转头朝司宇哲看过去:“谢谢学长。”
“不客气。”
司宇哲礼貌的朝夏熏微笑了一下,随后视线扫了眼陆屿年,淡淡转身便走了。
司宇哲离开后,图书馆不少女生都羡慕的看着陆屿年和夏熏的方向。
她们竟然可以撑宇哲学长的伞。
真幸福。
司宇哲刚刚离开图书馆,一出门就撞见了郑雅文和钱露露两人。
两人好像都淋了雨,身上头上湿漉漉的,而钱露露这会儿正在给郑雅文拍打雨水。
司宇哲一走出来,她赶忙叫住他求救:“宇哲学长,你有多余的伞吗?天突然下雨了,我和雅文都没带伞,可以借我们用吗?”
她们刚刚在教学楼是看见司宇哲手里拿着一把伞朝这个方向来的。
如今雅文被雨淋得这么可怜,他一定会把伞借给她们吧?
“咳咳……”
郑雅文柔柔的靠着钱露露,微微低着头,这时虚弱的咳嗽了一声。
钱露露连忙又道:“我也不是故意想麻烦学长,只是雅文体质弱,实在是不得已。”
“麻烦倒不麻烦,只不过,我没有多余的伞。两位学妹可以找其他同学借一把。”
司宇哲面不改色的回应了两人一句,然后就一步走进雨中,淋着雨直接走开了。
钱露露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背影。
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手里已经没伞了。
他原本拿着的伞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