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冬暖谭慕城小说名字》 小说介绍

挂断电话之后,陆惊离凑近过去,压低声音,询问,“城哥,那姑娘,是个招人的呢。你到底,有没有……”谭慕城冷漠无言,眸光又扫了一眼那边,不知在想什么。陆惊离轻笑,也不追问了,却是高声开口,“依依,子期,过来跟我们一起吧。你陆哥哥这边可冷清寂寞的很呢。”...

谭慕城乔冬暖(乔冬暖谭慕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谭慕城乔冬暖最新章节(乔冬暖谭慕城)

《乔冬暖谭慕城小说名字》 第15章 免费试读

乔冬暖回到房间,赶紧换了衣服,恢复自然,将刚才那画面排出脑中。
谭依依就拉着刚才恶作剧那男孩来了。
“道歉!宋子期,你特么的敢做不敢当吗?”
宋子期脸色有些尴尬,被谭依依推的踉跄了下,本想发作,但是看到乔冬暖的小脸儿,却隐忍了忍。
帅气的脸上,似乎是别扭的扯了扯嘴角,但是耳根却红了。
“那个……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不会游泳……”
“没事儿,都是误会。”
乔冬暖笑了笑,结果宋子期耳根更红了。
谭依依察觉到什么,大咧咧的突然捶了宋子期一下,“宋子期,你不是吧?你玩什么纯情啊?是不是在我们暖暖面前,你——”
“谭依依,你给老子闭嘴。”
宋子期似乎恼羞成怒,又看了眼安静漂亮的乔冬暖,赶紧移开目光,恶狠狠的瞪了眼谭依依,眼神带着警告。
谭依依笑的乐不可支,而宋子期则看向乔冬暖,故作严肃的开口。
“这次是我对不起你,这样吧,加个微信,日后约你出来吃饭,给你赔罪。”
“不用!”
“用用用!”谭依依已经出卖乔冬暖,把她的号码告诉了宋子期,然后笑着说:“就这么定了,宋子期,我可告诉你,暖暖是我姐妹,吃饭可以,要是敢再欺负她,本小姐要了你的命。”
“你得了,我是那种人吗?就这样,”
宋子期看向冬暖,“你先休息,等我联系你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宋子期已经跟谭依依和乔冬暖身边围绕了,远远看到这一幕的陆惊离别有深意的勾唇,看向一直在打电话的谭慕城。
陆惊离无声的努努嘴,谭慕城看过去,黑眸微微眯起。
陆惊离看到谭慕城这个反应,笑容越发觉得有意思。
那边宋子期不知道说了什么,乔冬暖笑了起来,而且是那种很爽朗的笑,笑声清脆脆的,银铃一般好听,谭慕城空着的那只手,搭在大腿上,若有所思的捻了捻。
挂断电话之后,陆惊离凑近过去,压低声音,询问,“城哥,那姑娘,是个招人的呢。你到底,有没有……”
谭慕城冷漠无言,眸光又扫了一眼那边,不知在想什么。
陆惊离轻笑,也不追问了,却是高声开口,“依依,子期,过来跟我们一起吧。你陆哥哥这边可冷清寂寞的很呢。”
谭依依翻了翻白眼,乔冬暖看过去,漂亮的瞳子迅速缩了缩,又收回目光。
而宋子期小声的道,“暖暖,你也害怕谭叔啊?是吧,我看着也有点小怕,除了是长辈之外,谭叔就是有种能让人心里发怵的感觉。不过别紧张,有我呢。”
两人之间的亲密,都落在谭慕城的视线中,他漆黑的眸中,锐利光芒一闪。
三人走过来,坐下的时候,宋子期明显想把乔冬暖安排在身旁,但是,陆惊离却直接故意的隔开两人,又推着乔冬暖坐在了谭慕城身旁。
“陆叔,这是我朋友乔冬暖,暖暖,这是我陆叔。”
谭依依以为两人还不认识,在介绍着。
“什么陆叔?叫哥哥,是吧,乔小姐?”
乔冬暖扯了扯嘴角,勾出一抹尴尬的笑容,“陆叔叔!”
陆惊离:“……呵呵!叔叔啊?其实,叔叔这个称呼,也是挺有意思的。是不是,城哥?”
陆惊离的意思,也只有他和谭慕城明白。
谭依依什么都没有察觉,直接说:“本来就是叔叔啊,陆叔,您别跟这装年轻,骗骗外面那些小姑娘就得了,这里可没人上你的当。”
“这丫头,怎么说话呢?你陆哥哥我可是国民老公……”
“哼,那是我小叔低调,不然哪有你的份儿?”
陆惊离倒是没有否认,呵呵一笑,看了看谭慕城,之后,突然邪邪勾唇。
“如果是城哥,我确实可以让贤。不管是熟女还是少女的,可是都想嫁给我城哥的。乔小姐,你说是不是?”
“啊?”
乔冬暖被点名,愣了下,然后傻傻的点头。
“哈哈……这么说,乔小姐也是想要嫁给城哥了吧?”
“……”
所有人都一愣,乔冬暖率先反应过来,涨红小脸儿,拨浪鼓似的摇头。
“不不不,陆叔您别开玩笑了,谭叔叔是长辈……”
“陆叔,你脑子进水了啊?说什么呢?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
谭依依不满的斥责,陆惊离瞥了眼谭慕城。
谭慕城冷冷的投来警告的眼神,陆惊离洒脱一笑,耸了耸肩。
“好,好,不开玩笑。乔小姐别在意。不过,乔小姐这么漂亮,肯定有不少追求者吧?”
“没有……”
“陆叔!”谭依依觉得奇怪,脸色有点生气,“你什么意思?干嘛老盯着暖暖啊?你那风流性子,别用在我们暖暖身上,她是我姐妹,是小辈,你别为老不尊啊!”
陆惊离语塞了下,“为老不尊?”
他又忽然嗤了下,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哈哈……城哥,听到了吗?为老不尊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