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思柠陆旻书名的小说》 小说介绍

徐思柠立马跑到陆旻身后站着,身体后怕地发抖。陆旻不废话,直接转了五万到园区账户。李离收到钱,开心得合不拢嘴。他盯着躲在陆旻身后的徐思柠道:“下个月,你要是再完不成也业绩,咱们新账老账一起算。”...

徐思柠陆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 陆旻徐思柠最新章节

《徐思柠陆旻书名的小说》 第17章 免费试读

厉锦天的手机一接通,那边传来男女欢爱的声音。
“天哥,我好喜欢你,好棒!”
苏林娇滴滴的声音妩媚勾人,比情色电影里面的那些女主角还要放浪。
徐思柠眉头紧蹙,眼眶酸涩,欲哭无泪。
她把听筒紧贴着耳朵,怕周围的人听见自己的处境更加难看。
“厉总,我是徐思柠。”
“姐姐……苏林惊呼响起,天哥……是姐姐。”
她喘气声很大,娇媚中夹杂着一丝丝委屈。
埋怨徐思柠的电话打断了他们的好事。
那头的动静没有停,床剧烈的摇晃声音顺着听筒传来。
苏林快活得要死的声音冲破了徐思柠的耳膜。
徐思柠伸手按住胸口,那个地方,有一个伤疤,是替厉锦天挡子弹留下的。
这会儿,伤疤像是被人撕开,重新射了一颗子弹进去。
在她胸膛炸开,她五脏六腑都碎了!
电话那头过了几十秒,才安静下来。
厉锦天冰冷的声音传来,“有事情?”
“厉总,借我五万,我回去转给你。”
徐思柠努力地让自己保持平静。
这个男人,不值得她歇斯底里,不配让她情绪失控。
“徐思柠,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没你公司就不行了吗?这个世界上,没了谁都一样转。”
徐思柠眼睛酸涩,每一次呼吸都在疼。
厉锦天对她表白那天,抱着她说:“婉婉,没你我会死,求你别拒绝我,不要看任何男人一眼,我会嫉妒到疯狂。”
如今却说这种话。
不是他变了,他的爱依旧炙热,只是,转移了。
不,准确来说,厉锦天一直都没转移,只是把她当成苏林的替身。
“厉锦天,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厉锦天那边冷笑,“你就作吧,有本事,一辈子别回来。”
言毕,他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徐思柠惨笑,一辈子别回去!
她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她能回得去?
徐思柠拨通了父母的电话,不管如何,总要试试看。
电话响了很久,快要挂断了才接听。
她尚未来得及说话,那头劈头盖脸的训斥砸了下来。
“婉婉,你太过分了,你再怎么样嫉妒你妹妹,也不能把她骗去缅北!!!”
“她在乡下长大,什么都不懂,也没出过国,缅北那是地狱,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
苏夫人那边哭了。
“这么多年来,我把你当亲女儿看待,把你捧在手心里,什么都给你最好的,你却恩将仇报,这样对我的女儿……你怎么这么狠心?”
“我养你还不如养条狗,狗还知道报恩,你不知道……”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该收养你,我养了一个恶魔!”
徐思柠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众叛亲离的滋味,比死还难受。
“妈,我没有。”
“婉婉,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你不就是记恨林林喜欢锦天,你就对她痛下杀手。”
“如果不是我们收养你,你早死了,你把锦天让给林林又怎么了?”
“妈,我和厉锦分手了,他现在和我没关系了。”
苏夫人不但没被安慰,反而愤怒更甚。
“你的意思是,林林捡你不要的?”
“徐思柠,是我错看了你,你好好反省反省吧,如果你一直这个态度,就别回这个家了。”
“我不想因为重视你这个养女,让林林受委屈,还险些害死她。”
苏夫人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徐思柠任何解释。
被偏爱的那个,怎么都是对的。
或许是失望攒够了,或许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徐思柠这一次,没有前几次那样撕心裂肺的痛了。
罢了,命该如此!
徐思柠看了自己的手指一眼,那就再断一根。
她对自己的手指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断指,以后她会保护好它们。
徐思柠把手机递给李离,举起自己的手,“断把。”
李离吹了一声口哨,从桌子上拿起锤子。
徐思柠看着那把生锈的铁锤,就怕得呼吸骤停,脸色煞白。
她本能地后退一步,却被李离一把抓住,把她的手摁在桌子上。
“苏小姐,别怪李哥,这是规矩,若是我今日让你一马,明日别人就要提要求,你还有好几根手指,断完了,咱们就结束。”
言下之意,你手废了,不能敲键盘,不能打电话诈骗,没有价值,就可以死了。
徐思柠恐惧地看着高高扬起的锤子,别开脸,咬着下唇,等待疼痛的到来。
千钧一发,陆旻的声音宛若天神般响起。
“我替她出。”
李离扬起的锤子放下,回眸对着陆旻一笑。
“兄弟,这娘们儿不值这个价。”
徐思柠立马跑到陆旻身后站着,身体后怕地发抖。
陆旻不废话,直接转了五万到园区账户。
李离收到钱,开心得合不拢嘴。
他盯着躲在陆旻身后的徐思柠道:“下个月,你要是再完不成也业绩,咱们新账老账一起算。”
李离抓起锤子,狠狠地锤了一下桌面,发出一声巨响。
不锈钢桌面被他一锤子,锤了一个大坑,吓得所有人都一个寒颤。
徐思柠再一次欠了陆旻五万,加上之前的五万四,是十万四千了。
她现在一分钱都转不出来,也没底气说还钱了。
“夜先生,我会好好为你工作还钱的。”
“先试用看看。”陆旻丢下一句话走了。
徐思柠知道自己熬过这一关,强撑的身体软了下来,就往地面倒。
袁媛及时扶住她,“婉婉,你那前男友真不是个东西,你被骗来缅北,他居然和别的女人滚床单,他那玩意怎么不断了。”
“你们都听见了?”徐思柠诧异地看着袁媛。
“嗯,手机开的免提,你没看吗?”
袁媛心疼她,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厉锦天给一口吞了。
徐思柠刚刚只顾着打电话,注意力全部被吸引,根本没发现开了免提。
可能是她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碰到了。
难怪李离眼中的玩味那么明显。
徐思柠已经被这些人折磨得死去活来,没有任何尊严可言。
如今内心最深处的秘密都被剖开,摆在所有人面前,耻辱和难堪将她包围。
她闭了闭眼睛,将心中翻涌的情绪压下去。
没关系,至少还活着。
活着,就有希望。
徐思柠安慰着自己。
晚上下班,已经是十点半了。
所有人都很累,疲惫不堪。
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理上的累。
这里女孩少,洗澡不需要和男人那样排队,她洗完了就回到房间。
陆旻已经躺在床上了,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他衬衫扣子松散,衣襟处漂亮的胸肌若隐若现。
倒三角的身材,双腿修长,优雅矜贵,赏心悦目。
这个男人,真的好看得过分。
那张脸,立体贵气,就像是跌入地狱的天神。
只要他在的地方,哪怕在最黑暗的地狱,周围也处处是光。
“看什么?”陆旻头也不抬地问。
“你有胸肌。”徐思柠脱口而出,“不……你看什么书?”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