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冉霍明宴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知道她没睡,霍明宴倾身环上她的腰,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才发现她哭了。他有些错愕:“溪溪……”被霍明宴发现,江冉胡乱擦了下眼泪,声音哽咽:“你别想太多,我才不是因为你哭的。”...

霍明宴江冉小说全文(江冉霍明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冉霍明宴小说免费最新章节(霍明宴江冉)

《江冉霍明宴小说完整》 第20章 免费试读

江冉喝了两口红糖水,说:“感谢的话就不必了,我想让你心甘情愿。”
“并不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下才跟我……”
她话没说完,说话语气明显不是很开心,甚至有点难过,在她看来,霍明宴就是不愿碰她,不管什么原因。
霍明宴沉默不语。
江冉把手中的被子放在床头桌子上,掀开被子躺下,背对着霍明宴:“睡觉吧,麻烦你关下灯。”
霍明宴看她,神情晦暗不明,过了会儿,他把房间灯关掉,只剩床头的台灯。
平时江冉晚上巴不得黏在霍明宴身上,今晚却反常只给他一个背,她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知道她没睡,霍明宴倾身环上她的腰,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这才发现她哭了。
他有些错愕:“溪溪……”
被霍明宴发现,江冉胡乱擦了下眼泪,声音哽咽:“你别想太多,我才不是因为你哭的。”
嘴里说着不是因为他,却忍不住越哭越凶,哭的一抽一抽的,话都说不利索:“我就是……看了个……特别感动的……电影。”
见她哭这么凶,霍明宴心疼看她,叹了口气,温柔拭去她眼角的泪,低声问:“真不是因为我?”
江冉摇头:“不是。”
“真不是?”他目光灼热。
江冉没再否认,霍明宴不傻,她哭也不是生他气,是恐惧,无数恐惧涌上心头,越哭越凶。
她哭的根本就停不下来:“是不是无论我做出怎样的改变,一年后你都会执意跟我离婚,这才是你不碰我的真正原因,对不对?”
江冉抽泣着,她怕的是一年后霍明宴执意要与她离婚。
霍明宴环着她腰的手收紧,把她紧紧箍在怀中,温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咸咸的。
“溪溪。”他低声叫她的名字。
江冉哭着对他说:“我在改变了,别不要我。”
“溪溪。”霍明宴无奈叹了口气,拇指指腹拭去她眼角的泪:“不哭了,我要你。”
怎么舍得不要你……
他柔声道:“我没有讨厌你,也不是因为想和你离婚才不碰你,我是怕有天你后悔把自己给我。”
“我不后悔。”江冉止住了哭泣声:“那我们一年后会离婚吗?”
“一年后,离不离婚,溪溪决定。”
江冉不知道,她一哭,霍明宴便直接缴械投降:“到那时,你想走,我就放你自由。想留,我们就不离婚。”
霍明宴怕,怕她是一时兴起,怕她后悔。
江冉更不知道,霍明宴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握住他温暖的手掌,江冉目光认真且坚定:“我不会离开你。”
不管给她多少次选择,她的选择只会是留在他身边。这次,她要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开。
哭累了,窝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霍明宴温柔注视着她,明明已经做好所有准备,却始终对她狠不下心。
他认栽了,既然逃不掉,那就跟随内心而走,从答应她一年观察期那刻,他就已经输了。
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声音宠溺:“小哭包,那么爱哭。”
江冉以前是不爱哭的,就是个娇生惯养没心没肺的千金小姐,不会爱人,也没有能让她恐惧的事情,家人永远是她的退路。
现在有了她有了深爱的人,也有了害怕的事情。
江冉的突然转变,霍明宴大概知道原因了。
这几日江冉睡得早,醒的也早,醒来时是早上六点半,这两日住在老宅,不用被霍明宴拎起来跑步运动,可以放松两日。
昨晚她一时没控制住情绪,哭的很凶,想起霍明宴哄她的话,抿唇笑了下,葱白的指尖描绘他的轮廓。
突然,手腕被握住,眼前的人睁开眼,眼眸漆黑如深潭。
见他醒了,江冉俯身在他唇角轻啄了下:“你说一年后离不离婚都听我的,是真的吗?”
霍明宴沉默不语,过了会儿才淡淡“嗯”了声。
他起身,撩开被子准备下床去洗漱,江冉缠了上来,从后面抱住他劲瘦的腰,像只小猫般在他颈侧蹭了蹭:“你爱我吗?”
她猜是爱的,可又怕自己太过自信,自作多情了。
“你快说,你爱不爱我?”江冉黏着他不松手。
霍明宴唇角微扬,眼神柔和,带着笑意,他没有说出身后小女人想要听的答案,把环在他腰上的手扯下,站起身头也不回往浴室走。
只留下两个字:“你猜。”
“霍明宴,你幼不幼稚,还让我猜。”清冷禁欲属性去哪了,她下床准备进浴室继续追问,刚到浴室门口,浴室门被关上,她被隔绝在门外。
伸手拍了两下门:“我猜你爱我。”
她真的好想听他亲口说,江冉双手环胸靠在浴室门上:“不说没关系,那你听我说。”
“霍明宴,我爱你~”
“我爱霍明宴。”
“江冉爱霍明宴,只爱霍明宴一人。”
她声音软软的,隔着门浴室里的霍明宴也能清晰听到,镜子中的他唇角笑意渐深。
或许是因为上一世所有的感情积压在心底,这一世,她想大方的表达出来。
她继续表达爱意:“溪溪同学很爱很爱崔老师……”
刚说完,浴室门被打开,江冉措不及防往浴室里倒去,她惊呼一声,以为要在浴室上演个四仰八叉的表演。
这时,腰上多了只手,微微用力把她带进怀中,稳住身体,江冉抬眸二人四目相对。
视线落在他性感的喉结上,江冉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属实太诱惑了。
霍明宴松开她:“洗漱。”
给她接了杯水,把牙刷塞进她手中。
吃过早餐,霍明宴去了公司,她和崔母逛了一天街,回来时大包小包的,车的后备箱都快放不下了。
崔母给崔父买了几身西装和家居服,江冉给霍明宴买了两件不同颜色的风衣还有两件冲锋衣,霍明宴平时穿西装居多,除了家居服她没怎么看过他穿别的风格款式的衣服。
算起来,江冉最近没少给霍明宴买衣服,在商场看到好看西装,衣服她就会给霍明宴买。
现在他的衣服占了大半的衣帽间,衣服他也都会穿。
看他穿自己买的衣服,江冉别提多开心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