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冉霍明宴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她的婆婆都已经把人送到她嘴边了,她却没有吃到,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浴室睡着,多好的一次机会,被她白白浪费了。生无可恋叹了口气,身边的人醒了,刚睡醒他声音低哑:“怎么了?”江冉躺平,看天花板:“也没什么,就是送到嘴边的肉没吃着,有点可惜。”...

江冉霍明宴(霍明宴江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江冉霍明宴(霍明宴江冉在线小说免费赏阅)全文阅读

《江冉霍明宴小说完整》 第19章 免费试读

江冉以为霍明宴不知道汤里加料,其实他都知道。
她不禁有些担心霍明宴的身体,喝这么多汤也不知道吃不吃的消。
吃过晚饭,她和霍明宴便回了房间,在他们起身离开时,崔母和崔父对视一眼,眼神划过一抹得逞。
她和霍明宴卧室在三楼,一整层都是他们的区域。
江冉开始隐隐不舒服,身体燥热,她知道,是汤里加的料发挥了作用。
一开始没有很难受,只是有些燥热,她也没在意,霍明宴让她多喝点水,促进新陈代谢,半个小时后,身体越发的热,燥热难耐。
汤她喝的少,霍明宴喝的多,视线落到他身上,他在极力忍耐,江冉走过去,伸手想要摸摸他的额头热不热,被他抓住手腕,声音低哑:“别碰我。”
感觉被嫌弃了,江冉有点委屈,只有霍明宴知道,并不是嫌弃她,他是怕自己把持不住。
霍明宴松开她手腕,忍着体内欲火,耐着性子:“乖,再去喝点水。”
江冉没有霍明宴那般难受,却也好不到哪去,整个人很是煎熬:“喝不下了,我好难受……”
他起身,在她头上揉了下,进了浴室,浴缸放满了温水,带她进去:“泡一会就不难受了。”
她刚才喝了不少水,在温水里待会应该就差不多不会太难受了。
江冉看向放满水的浴缸,紧皱着眉头,过了几秒视线又重新回到霍明宴的脸上,鼓起勇气扑进他怀中:“霍明宴,为什么?你宁愿难受都不愿碰我?”
因为难受,她声音染上哭腔:“你讨厌我是不是?”
二人身躯紧贴在一起,对于霍明宴来说无非是在点火,他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时,漆黑的眸子中恢复了几分清明。
扯下紧圈着他腰的手,摸了摸她的头:“不讨厌。”
“那你为什么……”
江冉话还没说完,被霍明宴打断:“怕你后悔。”
听了霍明宴的话,她愣了下,在她愣神期间,霍明宴把她打横抱起,放进了浴缸里,不算太凉的水淹没了她的身躯。
等她反应过来,浴室门关上,霍明宴离开浴室。
深深叹了口气,身体的热也降下去些,待在水里舒服不少,比起她,霍明宴就没那么好了。
霍明宴去了隔壁次卧,冷水从头顶淋下,也压不住体内的燥热,眼尾染上一抹红,眉头拧着,极力忍耐。
身体才稍稍舒服了些,关掉淋浴,裹着浴袍回了卧室,他放心不下在浴缸里泡着的人。
江冉身体舒服些了后,困意来袭,靠着浴缸睡着了,霍明宴在浴室门外叫她时,她的身体正在下滑。
叫两声没人回应,霍明宴直接拧开浴室门进去,眼前这一幕让他眉头一紧,快步走去,拿着浴巾掴在她身上,将她从水中捞出来。
他若是晚来一步,水就要将她淹没。
他低头在她唇瓣上不轻不重咬了下,像是惩罚:“不让人省心。”
把她放在床上,他一边极力隐忍,一边给她擦拭身体上的水渍,换上干爽的睡衣,最后把她头发吹干。
这个过程有多煎熬只有霍明宴知道,体内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再次被点燃,床上的人倒是睡得很沉。
把她安排妥当,霍明宴径直进了浴室,直到凌晨才从浴室出来。
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床上熟睡的人,目光柔和:“小没良心的。”
掀开被子,在她身边躺下,感觉到身边熟悉的气息,江冉往他身边挪了挪,霍明宴唇角弯起,将她圈在怀中。
次日醒来,看向身边人,江冉欲哭无泪,昨晚,她究竟错过了个怎样的机会?
她的婆婆都已经把人送到她嘴边了,她却没有吃到,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浴室睡着,多好的一次机会,被她白白浪费了。
生无可恋叹了口气,身边的人醒了,刚睡醒他声音低哑:“怎么了?”
江冉躺平,看天花板:“也没什么,就是送到嘴边的肉没吃着,有点可惜。”
她话中有话,霍明宴听懂了。
霍明宴眸子浮现若有似无的笑意:“那今晚多吃点肉。”
江冉眼睛亮了几分,以为是霍明宴开窍了,要与她做爱做的事,谁知到了晚上,她才明白霍明宴口中的“多吃点肉”究竟是什么意思。
晚上,两家一起去崔母定好的餐厅吃饭,吃饭时,霍明宴不停给她夹肉,都是她爱吃的肉。
这一刻,她才明白霍明宴早上的话是这个意思。
幽怨瞪他一眼,两家父母却以为她们是在打情骂俏,一顿晚饭时间,双方父母都在夸赞对方家的孩子。
岑母替她女儿开心,有这么个好婆婆,以前还在为她的婆媳关系担忧,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婆媳矛盾不存在的。
岑父和岑母原本以为两家商业联姻是葬送了他们宝贝女儿的幸福,终究是他们想错了,婚后,不管是霍明宴,又或是崔父崔母对他们的宝贝女儿都是极好的。
吃过晚饭后,两家人告别,她和霍明宴回了崔家老宅。
回到家,跟崔父崔母打声招呼便回了楼上,时间还早,江冉洗了澡躺在床上玩手机,霍明宴去书房处理点工作上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霍明宴工作处理完刚回房间,卧室门就被敲响。
霍明宴打开门,是崔宅的佣人王妈站在门口,手上端着一碗褐色的汤。
看向碗里的汤,霍明宴眉头细不可查的皱了皱,王妈开口:“夫人熬得药膳,让我送上来。”
霍明宴接过,眉间清冷疏离,正准备关门,王妈又说:“夫人说要亲眼看您喝下去。”
霍明宴:“……”
江冉走过来,她知道这碗药膳是什么,比昨晚药效还大,她很清楚霍明宴并不想碰她,所以这药膳喝不喝也没有意义了。
她捂着肚子,皱着眉:“老公,帮我冲杯红糖水。”
都是女人,王妈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没再多说什么,下楼冲了杯红糖水端了上来,江冉道了声谢,便关上了门。
那碗药膳霍明宴也没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