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 明撩易躲暗贱难防 》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江冉”大大创作, 霍明宴江冉 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叶铭仰着脑袋去茶几上扯了一把纸巾,赶紧捂着。霍明宴沉步走到沙发边,脱了自己身上的黑西装扔在她身上,“穿上。”江冉站起身,将外套给他扔了回去,一边向卧室走去,一边再下逐客令,“霍律师请离开,再不走,我要报警了。”前几天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无情赶她走的,现在跑来是干什么的?她才刚走到一间卧室门口,身后男人...

书名:明撩易躲,暗贱难防刚刚更新最新章节_明撩易躲,暗贱难防(霍明宴江冉)的小说免费阅读

第34章


“我有没有受伤,跟你又没关系,霍律师没事就离开吧。”江冉靠在沙发上,继续啃着梨,神色更疏离了。
霍明宴微微皱了下眉。
叶铭走了进去,看着慵懒又撩人靠在沙发上的江冉——
那如豆腐般白嫩的肌肤,胸口的若隐若现,修长笔直的双腿,还穿的那么性感,鼻血突然冲了出来!
他很是尴尬的一手捂住了鼻子。
“……”霍明宴转头恼看了他一眼。
“咳,看我干嘛,是、是天气太干燥了。”
叶铭仰着脑袋去茶几上扯了一把纸巾,赶紧捂着。
霍明宴沉步走到沙发边,脱了自己身上的黑西装扔在她身上,
“穿上。”
江冉站起身,将外套给他扔了回去,一边向卧室走去,一边再下逐客令,
“霍律师请离开,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前几天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无情赶她走的,现在跑来是干什么的?
她才刚走到一间卧室门口,身后男人倏然过来将衣服强硬穿在她身上,她用力推打着他,
“谁要穿你的破衣服?走开……”
霍明宴抓着她的手,给她硬穿上衣服后说:
“你住在这里不安全,时间长了还是会被人发现,跟我走。”
“是哪个狗把我赶走的?你还要不要狗脸?我现在不要你多管闲事了,你给我滚!”
江冉生气说着就要脱他的衣服,给他扔回去,倏然被他拽进了旁边的卧室里,长腿一勾,嘭的一声甩上了门!
丛欢呲牙,撸了撸袖子,正要去帮闺蜜的忙,突然被叶铭抓住了胳膊:
“人家亲热,你别去捣乱。”
“拿开你的血手,脏死了,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吧,看一眼女人就流鼻血?
是没见过女人吗?”
她挥打开他满是鼻血的手,白袖子都抓出了五爪印,恶心死她了。
“谁说我没见过女人?我看着你那么多年,都没流过一次鼻血,你失败吗?”叶铭问。
“你……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丛欢没再理他,去扭了扭门把,被反锁了,撸起袖子就啪啪啪的拍了起来。
江冉被这男人抵在门边墙上,从剧烈反抗,被他撩到全身火热瘫软,这身性感的小睡裙简直就是为他神助攻。
他的大手在她身上毫无阻碍的畅游。
他霸道狂野的强吻,让她喘不上气,却又挣脱不开,所有理智都被他撩得迷迷糊糊的。
突然的拍门声,让她清醒了一丝,又突然推了推他!
霍明宴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她粉唇,移开了她一些问,“现在可以跟我走了?”
“不走,谁稀罕你亲了,我会缺男人吗?”江冉恢复理智,推开他,正要走,突然被他抱了起来。
霍明宴扭开门,沉步抱着她就走了出去。
“狗男人,你要不要脸?”她打了他胸口一下怒问。
他低眸睨了她一眼,淡回了句:“必要时可以不要。”
“……”江冉看着他,又气又恨,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她明明想好要甩了他,要离他远点了。
“诶,等等我。”叶铭跟了上去。
“车坐不下了。”霍明宴丢下一句就抱着她大步走了。
叶铭及时‘刹车’,嘴角扯了扯,副驾驶不是还有位置吗?
见色忘友的家伙!
……
上了车。
“你是想等幕后人现身后再出现?”霍明宴正经问她。
江冉瞥了他一眼,转身看向车窗外,不想跟他说话。
“你住在这里,会连累丛欢,你忘记上次那些人抓走陆承风威胁你的事了?”他沉声说。
也是,的确会连累丛欢。
“我还有其它房子,那也不用跟你住。”她哼哼说。
“你其它房子说不定早就已经被监视了。”
他点燃了一根烟,吸了口,向车窗外吐烟时警惕看了眼周围。
“我爸不是去告你了吗,你还不去警局报道?”她就是想看他蹲局子。
“抱歉,就算我去了,他们也没有证据羁押我。”霍明宴戳了下她的脑袋,叫前面开车的冷风:
“去丽枫别墅。”
“是。”
“他们会认识是冷风在我屋里装了炸弹,冷风是你的保镖,现在你就是重度怀疑对象。
不羁押你羁押谁。”江冉幸灾乐祸。
“冷风住的套房有监控,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你住的公寓也有监控,他有没有单独进出过,一目了然。”
霍明宴轻飘飘看了眼她,还要继续给她证据吗?
“算你狡猾。”她冷哼,没让他去蹲局子,太失望了。
“你妈因为太伤心,晕倒住院了。”
老妈晕倒了?江冉咬了下唇,伸出手,“手机用下,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如果你想引蛇出洞,最好别打。”他说。
江冉看了眼他,放下了手,希望爸妈能扛过去吧。
她倒要看看,幕后那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
城郊,丽枫半山别墅。
这里有佣人有保镖,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是度假的好地方。
“霍先生你回来了?”
佣人们看到他的车子驶进来了,赶紧出来恭敬行礼。
“嗯,我们要在这里一段时间,去收拾好客房,每顿的饭菜别太油腻。”霍明宴叮嘱。
“是。”佣人进别墅区准备了。
江冉下车,看了眼这个地方,花园非常大,有绿植繁茂的跑道,有凉亭,还有个游泳池。
“别墅后面有个高尔夫球场,你闲着无聊可以去打,别墅的三楼是健身房。”霍明宴说。
“霍律师这几年挣了多少钱?”她好奇问,这个别墅一看就不便宜。
“没多少。”他只回了三字。
“这么大这么豪华的别墅至少十个亿吧,没多少才怪。”她倏然想起一件正事,问他,
“你还不去警局洗脱嫌疑?你要是一直不出面,搞不好警方会怀疑你是畏罪潜逃。”
“你不是想让我蹲局子吗?不去了,满足你。”他单手插裤兜,往客厅走去。
江冉疑惑跟了进去……他说真的?
……
晚上。
江冉洗完澡,穿着他的睡衣睡裤来到一楼客厅。
霍明宴慵懒叠着长腿,手里随意捏着一杯红酒,靠坐在沙发上在看电视。
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和一只高脚杯。
“突然什么都不做的闲下来,还真是无聊。”
江冉过来就倒了半杯红酒,很随性的盘腿坐到单人沙发上。
并没有去和他坐一起,也不打算去缠他、挑逗他。
霍明宴还以为她会坐到自己身边,她突然变正经,他反倒不习惯了。
“还在生气?”

小说《明撩易躲,暗贱难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