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峋沈小清》 小说介绍

沈小清顿了顿又接着问道:“你喜欢这个名字吗?”她话还没有说完,杨招娣突然松开杨家宝的手扑到她怀里。沈小清愣了一瞬,这孩子平时都矜持得很,对她几乎没有过这么亲昵的举动。她还发着愣突然觉得怀中的小人在微微颤抖。...

杨峋沈小清在线阅读(沈小清杨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_杨峋沈小清免费最新章节

《杨峋沈小清》 第19章 免费试读

“是谁?快点快点,后边还排着人呐!”
售票员扯着嗓子叫人,等了半天没人应答,她有些不耐烦地冲杨大山喊道:“大爷,你不买票也不能把人当傻子耍吧!”
杨大山涨红了一张老脸,站在班车门口不上不下,怨恨的目光死死盯着沈小清。
沈小清自然感觉得到,不过……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揉着自家亲亲儿子的小耳朵心里没有半点负担。
杨大山后槽牙都快咬碎了,沈小清依旧半点动静都没有。
“你是死的吗?看不见我这么个大活人在这儿站着呢,还不赶紧买票!”
车上也有不少本村的人,自然知道他们一家子闹成什么样,一个个都竖着耳朵等着看笑话。
可杨大山杵在那叫唤半天,沈小清还就是不接茬。
“哎呀老杨头,这冰天雪地的,你不上也别堵着别人啊!这要是冻出个好歹你负责吗!”
声讨的声音越来越高,纵使杨大山脸皮厚得像城墙一样也有些顶不住。
从裤腰里翻出几张毛票,抠抠搜搜选了两张最烂的毛票递给售票员。
“哼,有钱不早拿出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售票员一把将钱接过,半点不客气的吐槽。
杨大山耳朵又不聋听得清清楚楚,他脸涨得通红却不敢多说什么。
在这年代,售票员、售货员都是顶好的职业,家里没有点门路根本捞不着这样的好工作。
杨大山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却敢怒不敢言,他瞪着死鱼眼一屁股坐在沈小清的后座。
他老杨家家门不幸花钱娶了这么个女人,半点不知道尊重老人,他迟早……迟早……
他迟早得叫杨峋那个逆子将这女人扫地出门!
一路上他快将沈小清的后脑勺都看穿,盘算着待会儿下车了他可要好好拖上一拖,让沈小清好好尝尝求人的滋味。
好容易晃悠到镇子上,杨大山稳在车上直到售票员又翻了个白眼才晃晃悠悠的下车。
他背着手从容地往下走,可却没有看见预想中的场景。
沈小清抱着一个领着一个下了车,两个孩子没来过几次镇子上,看哪里都新奇的不得了。
杨家宝拖着小奶音更是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沈小清乐呵呵地给他们一一解答,两个孩子穿着新衣服被养得见了些肉的小脸上满是幸福。
娘仨和乐融融的哪里有一点着急的样子。
杨大山跟在后边不断咳嗽试图找到一些存在感,可处于兴奋中的娘仨谁在乎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三个人是来旅游的呢。
杨大山差点觉得自己是刨了别人祖坟了,一大早憋气快憋死了。
强撑着一口气到了派出所,一进门就看见了逆子那张冰山脸,让他胸口愈发堵得慌。
杨峋一大早就来了单位,因为沈小清的事情请假好几天累积了好多工作。
领着沈小清和孩子们到了户籍窗口,因为杨峋的特别关照,事情非常顺利。
可就在盖章的前一秒,沈小清突然出声“等一下!”
杨大山心下一个咯噔,这女人该不会是反悔了吧!他紧抓着桌子向沈小清的方向靠了靠压着嗓子威胁道:“我们可是在村里就说好的,你要是敢反悔让我不好过我也叫你不好受。”
沈小清冷笑一声却没搭理他,反而冲杨峋说道:“我想把招娣的名字改掉,她就是她,她的人生是她自己的,招什么弟!”
杨招娣拉着杨家宝愣在原地,她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话,毕竟村里的女孩子们都是什么娣,都是爸妈带着对男孩子的期盼的,大家都这样自己也从没觉得有什么。
可沈小清竟然说她的人生是她自己的,她的名字不该“带着对别人的期盼,没来由地觉得鼻子有些酸。
杨峋思索片刻便点点头,“好,都听你的。”
沈小清笑笑没说话,转头看向杨招娣,“你觉得怎么样,我们都听你的。”
杨招娣一下子被砸晕,她怎么能自己决定呢!
可沈小清眼神中的认真不似在作假,她好像真的是想让自己做主。
杨招娣有些无所适从,下意识向不远处的父亲看了一眼,得到一个温和肯定的眼神。
她咬着唇纠结片刻,终于下定决心般点点头。
沈小清意料之中的笑笑,“我昨晚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你第二个字还取“家”的音,不过字要改一下,改成佳人的佳,最后一个字就取“怡”怡然自得的怡,希望你往后的人生能更加美好快乐。”
沈小清顿了顿又接着问道:“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她话还没有说完,杨招娣突然松开杨家宝的手扑到她怀里。
沈小清愣了一瞬,这孩子平时都矜持得很,对她几乎没有过这么亲昵的举动。
她还发着愣突然觉得怀中的小人在微微颤抖。
她心下了然,有些心疼地搂着小姑娘,一下一下安抚着。
杨招娣平静了好一会儿在闷声闷气地开口:“我很喜欢。”
“什么?”沈小清没有听清。
杨招娣抬起头眼睛哭得有些红却很坚定地看着她,“我很喜欢新名字。”
顿了顿突然又有些含羞,“谢谢,妈妈。”
沈小清有些好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好了,我的小管家婆今天变成小哭包了,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谢谢。”
“嗯!”
杨招娣还没有说话,杨家宝颠颠儿地跑过来,也抱着沈小清大腿奶声奶气的嗯了一声。
让在场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当然除了杨大山以外。
“磨叽个没完,你们还办不办。”
他不耐烦地夹着根没点燃的烟,压着嗓子嘟囔。
杨峋带着通身打的寒气靠近,他立马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开口。
定下名字,父母双方都在场,证件很快办好。
忽略杨大山铁青的脸色和办案公安探究好奇的眼神,沈小清觉得今天简直是个顶好的日子。
要不是顾及这么多人在场,她差点脱口高歌“今天是个好日子……”
一办完事,杨大山从椅子上弹起来就往外边走,差点就将心虚写在脸上。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