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多娇,引暴君折腰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哼,他以为护着姜柠,便能抵消他杀了王弗那贱人的账了么?”朱嬷嬷眼皮一跳,忙道:“相爷那边已经说了,大公子会在临安看着她们夫妻,她们只要踏出临安城,大公子便会杀了他们。”许太后脸色好转了几分:“若不是不想和姜家和王家撕破脸,哀家现在就想杀了他们,一解心头之恨。”...

贵女多娇,引暴君折腰(姜柠)无弹窗小说免费赏阅_贵女多娇,引暴君折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贵女多娇,引暴君折腰小说阅读》 第19章 免费试读

“她怎么敢?她不怕朕杀了容屿么?”
花影和香影的尸体送回京城的时候,容奕先惊后怒,最后是忍不住的哀怨。
“季阳,你说她怎么这样的狠心。”
除了两具尸体,姜柠还另外给容奕写了一封信。
大概的内容便是,她只想和容屿在临安好好的生活,请陛下不要打扰他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
容奕把信撕的粉碎,紧接着就让季阳去临安杀了容屿。
季阳只能请罪道:“陛下,臣要在宫中护卫您的安全,上次的刺客至今都没有查到。”
容奕大怒:“有什么好查的,谁不知道那是姜维之那个老匹夫派来的人,他是在警告朕!”
他深吸一口气,微微闭眼,再睁眼时,眼中已是一片清明。
同样怒火中烧的还有许太后,赏下两个宫女虽不是她的本意,可姜柠明晃晃的送回尸体,打的还是她的脸。
“哀家一时心慈手软,竟酿成大错!”
她身边伺候多年的朱嬷嬷上前来替她顺气,安抚道:
“太尉这些年把她看的和眼珠子似的,我们的人试过,可每次都失败了。”
许太后狰狞的说道:
“哼,他以为护着姜柠,便能抵消他杀了王弗那贱人的账了么?”
朱嬷嬷眼皮一跳,忙道:
“相爷那边已经说了,大公子会在临安看着她们夫妻,她们只要踏出临安城,大公子便会杀了他们。”
许太后脸色好转了几分:“若不是不想和姜家和王家撕破脸,哀家现在就想杀了他们,一解心头之恨。”
这些年王弗的女儿在她眼前晃悠,偏偏又杀不得,只能让她滚得远远的。
朱嬷嬷附和道:“太尉大人始终是站在您这边的,奴婢看着他心中念着您呢。”
许太后的怒意消了几分,眸中闪过一丝得意:“他倒是这些年对哀家情谊未变。”
朱嬷嬷又说:“只是不知道大公子有没有把握能一举成事。”
许太后扬起高傲的笑容:“你放心,行简这孩子心思缜密,哥哥又把许家武艺最高的护卫悄悄送去临安,到了鱼死网破那天,他肯定能得手的。”
容屿活不了几年了,他死之前不出临安城,那许行简也不用动手。
只要容屿一死,以她对姜柠的了解,姜柠只会去给容屿守坟或者随容屿而去。
王弗的女儿又如何,还不是一个为情所困的蠢货。
而在临安城的宸安王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姜柠和容屿看着眼前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锦袍少年。
“在下许行简,见过王爷王妃。”
姜柠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他一眼,最后垂下眼睑,扶着身子有些虚弱的容屿坐了下来。
容屿脸色有些苍白,靠在椅背上,面色疲倦,不过精神还好,“许公子,一别多年,你一向可好?”
“有劳王爷挂念,”许行简笑容可掬,“我们自幼都在宫里读书识字,没想到再见,王爷已经成亲了。”
他的目光落在姜柠身上,却半分没有亵渎之意,只有故友相见的欢喜。
“王妃一向可好?”
姜柠与他也是自幼相识的,闻言却只是嘲讽道:“比不得许公子,人在临安,名称却响彻京城。”
她毫不掩饰说道:“许家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追名逐利,这万松书院才子聚集,偏偏就你声名远扬,真的生怕天下人不知许家出了个读书人。”
这种恶意,已经不是普通朋友之间的调侃了。
容屿伸手轻握住姜柠,在她的手心轻挠了一下。
许行简的目光微不可见的扫过两人之间的小动作,随后打开手里的折扇,低头微微一笑:
“王妃对在下似乎很不满。”
姜柠别开眼,没有说话。
容屿打圆场道:“久别重逢乃喜事,王妃只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叙旧。”
许行简手上的折扇晃动了两下,终是没有开口。
“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姜柠冷不丁的问道。
她和许家人关系不好,以前在京城的时候,许家唯一的一位小姐许烟浔就和姜柠不合,便是许行简,小时候也没少被姜柠排挤。
许行简面对姜柠的冷言冷语,也没有任何抱怨,开门见山,“我是来告诉你们,父亲给我来信了,他说若是ʝʂɠ你们日后离开临安,让我杀了你们。”
“是么,”姜柠语气淡然,“倒是和我得到的消息一样。”
许行简一愣:“你是如何知道的?”
姜柠嗤笑:“你不是号称才子,天下第一聪明人么?自己去查啊。”
许行简被说得哑口无言,他深深的看了姜柠一眼,又挪开眼神落在容屿身上。
他起身弯腰行了一礼,直言不讳道:“在下是个读书人,并不想干杀人的勾当,今日前来是想和王爷商议,日后王爷只要不离开临安,大家相安无事,一切都好。”
容屿却觉得许行简有几分意思,“自古以来,倒是没有哪个想杀人的人会如许公子这般正人君子。”
这话若是别人说,便是嘲讽,可从容屿的嘴里说出来,许行简知道他是真心的。
可姜柠却冷若冰霜说道:“我也从未见过,这世间竟然有杀人者自投罗网的。”
许行简连连摇头:“王妃误会了,在下虽然是许家人,许多事也身不由己,可也真心想和王爷王妃交个朋友。”
“朋友?”姜柠冷笑,“许行简,你太狂妄了,你怎么知道今日你能活着走出宸安王府。”
许行简哈哈一笑,“姜柠,我与你自幼相识,你的为人处事,我很清楚,我若没有十足的把握,自然不会踏进这王府。”
姜柠的目光落到许行简身后那个一身黑衣,始终垂首不语之人身上,心下有几分了然,看来许家为了杀她和容屿,下了血本了。
许行简再次说道:“今日我要说的便是这些了,王妃不是很待见我,我便也就不留下吃饭了,两位,来日方长,告辞!”
这次无论是姜柠还是容屿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许行简潇洒的转身离开。
许行简出了王府的大门,又忍不住回首望了一眼巍峨的王府,眼中的情愫一闪而过。
“她方才动了杀意。”黑衣人出声。
许行简眼里的苦涩一闪而过,喃喃自语:“我知道。”
或许这辈子我们只能擦肩而过,可你我能共处一城,我便知足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