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妙蓁沈让小说在线》 小说介绍

好看的好听的好玩的,只要能让她的目光停留,她就喜欢,这个改不了。燕春楼,乍一听不像伢行的名字,但确实是京城最大的伢行。明的暗的黑的白的,各种渠道,什么样的人都有,甚至还有关外的异族美姬和强壮的奴隶。...

虞妙蓁沈让(沈让虞妙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虞妙蓁沈让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虞妙蓁沈让小说在线》 第15章 免费试读

不算太大的马车在路上缓缓前行,虞妙蓁看着眼前的高岭之花,心里第一次嫌弃自己。
她虞妙蓁什么时候混成这样了!
落魄了落魄了。
以前是白富美,现在勉强只剩下了白。
这么完美无瑕的一个男生,怎么能跟着她吃苦,实在是有损她的面子。
她身为甲方,理应拿出一掷千金的气势以及腰缠万贯的财力。
好好的包养...哦不是,好好的照顾这个没有地方住的美男子。
虞妙蓁满脑子胡扯,看了一眼从上了马车就垂眸不语的男人。
她上辈子和眼下都是二十岁,但眼前的男人实在看不出年龄,身上的气质很独特。
就好像有着任重道远的成熟感,又有着无欲无求的孤独感。
虞妙蓁默默收回视线,实在没想到他刚刚这么听话,她本着养弟弟的心思,和蔼的夸奖。
“我以为你不会陪我去京城,没想到你会同意。”
沈让稍一抬眼,面色无波,语气散漫:“不是听你的,要去看看我的脑子吗?”
虞妙蓁一下子被噎住,干笑两声:“你记性真好。”
“是吗?”沈让话中似有深意:“如果我没有失忆就好了,或许就能记起更多有用的事。”
虞妙蓁顿了顿,往事里有些细节不好深究...
她掩下心虚,淡定从容的安抚:“总有恢复记忆的那天,你不要想太多。”
随即反将一军:“那你当时为什么勒住我的脖子?是不是想杀了我?”
沈让抬头看她,冷凝的神色看不出喜怒,嗓音低沉懒散:“有吗?何时发生的事?我并未做过此事。”
虞妙蓁找不到他说谎的痕迹,勉强信了。
沈让看到她的反应,眸光微转,似是随口一问:“姑娘叫什么,我总要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才是。”
“我叫虞妙蓁,妙不可言的妙,其叶蓁蓁的蓁,好听吗?是我父亲取的。”
说完她停顿了一瞬,又大意了。
在这里女子闺名不能随意泄露。
“是吗?”据沈让所知,虞怀远是当今陛下和先太子的伴读之一,但学问实在有限,昭宁的名字是康平郡主起的。
他没有戳破,难得附和话有深意:“是个极好的名字,但人也要懂得珍惜才是。”
他没有给虞妙蓁说话的机会,继续问:“那姑娘是哪家贵女?怎会来到这处偏僻简陋的山脚小院?”
虞妙蓁奇异的脑回路时不时的出来找存在感,她直接不高兴了,瞬间忘了刚刚名字的事。
“怎么了?我那座小院还没来得及整理呢?你瞧不起谁呢?我这不是来买人了吗?”
“你等着吧,接下来的生活,我会让你大开眼界,保管你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十分擅长揣摩人心的沈让一时无言。
他眸色极深的盯着她,缓声问:“我听他们喊你郡主?你是郡主吗?是什么封号?”
乍一下被问封号,虞妙蓁愣住了。
叫什么来着?
她仔细回忆了那本书,这才隐隐约约想了起来。
她想到这个身份,一下子就傲娇起来。
“昭宁,我是昭宁郡主,所以你以后不能再对我不敬知道吗?否则我会罚你!”
沈让被她那个小人得志的模样逗笑,只不过是冷笑。
“是吗,你要怎么罚我?”
“小郡主。”似故意一般,轻描淡写的三个字,但那被清润有质感的嗓音温柔的叫出来,好听到令人耳根发麻。
为了掩饰羞涩,虞妙蓁板着脸纠正:“不能喊小郡主,前面要带上尊称。”
“知道了,蓁蓁小郡主。”看到那红透的耳朵,沈让嘴角的弧度浅浅勾起,转瞬便消失不见。
他没再逗弄,突然又没了兴致,垂眸不再多言。
徒留在风中凌乱的虞妙蓁差点窒息。
她的心刚刚到达一个奇怪的临界点,没有心动但很心慌。
总结,上辈子旱的太结实,这地里的土实在难松,区区心慌,不值一提。
剩下的一段路上,两人相安无事,各自安好,主打就是一个互不打扰。
她们今日出门的路线隐蔽且着装十分低调,今日驾车的是原来的庄头虞家的忠仆方顺。
毕竟庄子昨日遇险,留下徐川还能保护刘嬷嬷她们。
方顺进了城门之后便小声询问:“郡主,已经到了京城,我们去哪个伢行?”
虞妙蓁也不了解,她直接让方顺去打听。
“方叔,你去打听问问哪个伢行靠谱,钱不是问题。”
马车停在一旁后,沈让幽深的眼眸里有着些许让人看不透的深意。
一直到方顺回来,说了三个最大的伢行,虞妙蓁下意识看他,有些犹豫不决:“你说我们去哪个?”
沈让沉默的注视了她一会,应声:“小郡主说去哪个就去哪个。”
反正,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虞妙蓁一瞧就知道这人指望不上,空有美貌的花瓶,只配得到她偶尔的垂怜。
她直接说了一个名字最好听的,毕竟颜控属性多少影响了一些她的其他喜好。
好看的好听的好玩的,只要能让她的目光停留,她就喜欢,这个改不了。
燕春楼,乍一听不像伢行的名字,但确实是京城最大的伢行。
明的暗的黑的白的,各种渠道,什么样的人都有,甚至还有关外的异族美姬和强壮的奴隶。
虞妙蓁想了想,看向沈让有些为难。
“你要下马车吗?你模样太晃人眼,会不会给我招祸,会不会出什么事。”
她简直是操碎了心,活像个精神衰弱的傻叉。
短短三天别的好处没见到,生生得了个被害妄想症的病。
沈让淡淡扫了她一眼,打开车门便下了马车,动作流畅,颇具美感。
更加映衬得后面脚后跟着不了地的虞妙蓁像个四肢不协调的二货。
她气的直接抬手,“薛让,你过来扶我。”
沈让遇到虞妙蓁之前从来没有碰过女人,他本不想理会。
但他想到自己目前的奴隶身份,到底是顺从了她。
上前握住那截细胳膊一扯,把人扶好,立即松了手。
快到虞妙蓁都没有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
她想,难不成这人嫌弃她身上沾过鸡屎?
还有,定是因为她太丑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她一个月之内必须找回来。
虞妙蓁心里有气,脸色不好看,直接往这座宅子的侧门走去。
但还没靠近侧门,就被人拦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