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楠骆怀砚全文》 小说介绍

宋楠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旁边的骆怀砚却自然地接过佣人拿过来的拖鞋,微微弯腰,放在了宋楠的脚旁边。“来换鞋,穿高跟鞋时间久了可能有些不舒服!”宋楠顿时有些羞恼,偷偷地瞪了一眼骆怀砚,这个时候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宋楠骆怀砚(宋楠骆怀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楠骆怀砚小说免费赏阅)

《宋楠骆怀砚全文》 第18章 免费试读

骆怀砚看着她呆呆愣愣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样子,眼中的笑意更加的浓了。
他承认自己的手段有些不够光明磊落,但是,没有办法,她就跟受惊的兔子一样,一旦发现你进攻的信号,就会直接窜地不见踪影。
所以,还不如直接先斩后奏,不过这也算是下策。
伸出手,骆怀砚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轻浅的音线带着几分安抚的作用。
“如果你实在不想去的话,我现在可以打电话拒绝。”
宋楠捏了捏小手指头,抬起头,”好,我陪你去。不过我还没有准备东西,第一次去你爸妈家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骆怀砚勾了勾唇,“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我放在了后备箱里,到时候你就说是你准备的就好了。”
“那,衣服呢,我总不能穿这件衣服去吧?”
每天上班,她为了方便剧组家里来回跑,都是穿的比较休闲运动的衣服,这衣服去见家长的话的确是有些不太好。
骆怀砚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拖延目的,“衣服已经买好了,我带你过去,顺便做个造型。”
宋楠,“......”
大骗子,还说什么不想去可以拒绝,但是他这么贴心,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她怎么拒绝?
从工作室出来,宋楠径直坐上车,抬眸对骆怀砚道。
“我好了,我们走吧。”
骆怀砚扫了一下,就有些移不开眼,青蓝色的长裙让宋楠整个人都白了几个度,鬓边的长发被松松散散地挽在脑后,看起来温婉。
她的五官本来就精致,如今化了淡妆之后更加精致了,乖巧地坐在那里,就好像精致的洋娃娃的一样。
车子开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地方。
下车后,宋楠看着眼前的别墅,再一次感叹有钱人的世界。
欧式复古风的建筑神秘而又欧雅,院子里一片的玫瑰花,热烈而又张扬。
不远处还有一处假山湖泊,造景美轮美奂。
这哪里是住宅区,说是一个小型的公园都不为过。
只是不知道,住在这里的苏父苏母好不好相处,会不会喜欢自己?
宋楠紧张得有些手心冒汗了,可就在这时,一双大手直接握紧了她的手。
宽厚柔软的手掌格外的有安全感,宋楠抬头。
就撞进了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带着浅浅的温柔,“不用怕,我陪你一起进去,我父母他们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嗯。”
宋楠不自觉地点点头,跟上骆怀砚的步伐。
等到了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笑眯眯的五十多岁的男人站在那里,十分和蔼,看到他们迎了上来。
“少爷,夫人,您回来了,老爷夫人在里面等着呢!”
朱红色的雕花大门被推开,两个人走了进去。
宋楠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穿着西装跟旗袍的两个人。
男的俊帅,跟骆怀砚有几分相似,女的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穿着旗袍优雅淡然。
宋楠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旁边的骆怀砚却自然地接过佣人拿过来的拖鞋,微微弯腰,放在了宋楠的脚旁边。
“来换鞋,穿高跟鞋时间久了可能有些不舒服!”
宋楠顿时有些羞恼,偷偷地瞪了一眼骆怀砚,这个时候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而不远处的柳月看到这一幕,用眼神示意苏震海也看过去。
“你见过咱们儿子对别的姑娘这么好过吗?”
“没有。”
苏震海摇摇头。
柳月顿时眉开眼笑,“没有就对了,看来儿子这次是真的栽了!”
骆怀砚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担心,可就是这感情问题上是个大问题,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是对于人和事情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好像清心寡欲的和尚一样。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自己家儿子竟然主动为一个女人做这种事情呢!
柳月也顾不上考验拿乔了,笑眯眯地走过来,“来了啊,你也不给介绍介绍。”
说完就狠狠地瞪了骆怀砚一眼,竟然现在才带回来!
这走近了看啊更满意了,小姑娘看起来不大,但是五官端正,长得耐看,眼睛圆溜溜的,眼神也是清澈的那种,一看就是个有福气善良的好孩子。
宋楠有些手足无措地做自我介绍。
“阿姨,我叫宋楠,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哎呀,来都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刘妈,快点把我儿媳妇送的礼物放起来,单独放一个柜子啊!”
柳月说完就十分自来熟的拉过林诗颖的手,一脸的热络地拿过桌子上的盒子。
“叫什么阿姨,你跟小舟都已经领证了,以后就叫我妈,来来来,第一次见面,妈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你看看我这翡翠镯子喜欢不,不喜欢啊,这和田玉的呢?还有这个......”
一盒子的亮闪闪的首饰品,就连钻石都有鸽子蛋大小。
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个都价值不菲。
宋楠这哪敢接啊,一个劲地摆手,“阿,妈我不要,不要......”
骆怀砚在旁边看着,又无奈又好笑,“妈,你吓着她了。”
身边的苏震海也跟着轻咳了一声,“老婆,小林刚来,你要循序渐进。”
收着点,收着点。
柳月一脸失望讪讪地将首饰盒子收回去,“那等你喜欢什么跟妈说,妈给你买啊。”
然后又眸光发亮地凑了过来,“小诗啊,你跟我儿子怎么认识的,来好好跟我说说!”
说着,就带着宋楠往沙发那边走。
宋楠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骆怀砚的母亲跟骆怀砚完全不一样,很难想象,她们两个竟然是母子!
这吃瓜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强烈,想要让人忽视都有些困难。
她将两个人合约的事情抹了去,只详细描述了一下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柳月听完就直接笑了,“这也是缘分不是,我跟你讲,我儿子看着温温柔柔的,但是可有自己的脾气了,我小时候不是想要一个姑娘吗,我就拿了两件小裙子给他选,一件碎花的,一件类似的,结果你猜他最后选了哪一套?”
小裙子?
骆怀砚?
听到这里,宋楠还有些紧张的心情瞬间不见了,追问道,“他选了哪条?”
“他选了碎花的,跟我说,这个和眼缘,这孩子打小啊,就喜欢和眼缘的东西。”
柳月说得不亦乐乎,骆怀砚黑着脸,“妈!”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