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冉霍明宴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霍明宴看她,没说话,等她后面的话。“她挑衅我,”江冉扬了下下巴:“不过我也没吃亏。”霍明宴唇角弯起不易察觉的弧度,江冉捕捉到,她娇嗔看他:“你不怕你老婆被你这位追求者欺负了去。”其实霍明宴还真不担忧两人见面,一个做事有度,一个就像奶凶的小猫从不吃亏。...

小说(江冉霍明宴)在线赏析_霍明宴江冉txt小说在线阅读

《江冉霍明宴小说完整》 第17章 免费试读

怎么会这样?
是谁出事了吗?
她双手紧握,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走了进去,是霍明宴葬礼,她最害怕,最恐惧的……
江冉跌坐在地,不可置信看着眼前一切,她不是重生了吗,霍明宴一直在她身边,怎么会……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告诉她她没有重生,霍明宴已经被她亲手杀死了,不在了,前几日的温存不过是一场梦,都是假的。
现在才是真实的。
是真是假江冉已经分不清了,眼泪模糊了视线,她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她忘了,她已经没家了,不管是她的家,还是霍明宴给她的家,她都没了。
泪水汗水沾湿了枕头,她困在梦中醒不过来。
隐约中,她闻到熟悉的木质香调,吻轻轻柔柔落在她唇瓣上,温柔辗转,令她安心。
迷迷糊糊中。
一道温柔嗓音:“怎么哭成这样,都是梦,不是真的,我在。”
睡梦中江冉不停叫霍明宴名字,好像只要不停的叫他,他就永远不会离开。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江冉一颗心才安定下来,睁开眼睛,眼睫湿润,眼前是霍明宴放大的脸,他眉头微拧,似是在担心她。
唇角还残留他的温度,江冉愣了下:“霍明宴……”
“你不是明天才能回来吗……”
她并不确定此刻她是不是还在梦中,只是感觉眼前的人格外真实,可又怕他下一秒从她眼前消失不见。
不动声色在大腿上掐了下,眉头皱了下,会疼,眼前的霍明宴真实存在的。
委屈涌了上来,好看的眉头蹙着,眼泪汪汪,紧抿着唇,唇角往下拉,模样委屈又可怜。
霍明宴不放心她,到海城后,满脑子是她之前晚上做噩梦,泣不成声嘴里不停叫他名字那晚,他开完会,处理完事情,直接飞回来了。
下飞机后,见她打来电话,本想拨回去,又怕她睡着,打扰到她。
温柔拭去她眼角的泪,嗓音低沉,带着倦意:“家里有个不省心的,事情处理完就回来了。”
他刚到家,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江冉扑进他怀里,紧紧圈着他的腰:“我做噩梦了,你抱抱我,抱紧一点,我害怕。”
因为刚哭过,她说话声音带着浓重鼻音。
霍明宴垂眸,抱着她的手收紧,拍抚她后背,低声安慰。
心慢慢安定下来,江冉在他温暖的怀中缓了一会儿,深夜人容易多愁善感:“霍明宴,你还爱我吗?”
平日里她装作不在意这件事,可不是这样的,她在意,很在意,霍明宴甩给她离婚协议那天,她心里就没底了。
怕霍明宴关心她只是出于丈夫的责任,更怕一年后,霍明宴执意要跟她离婚,答应她一年之约不过是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
她怕,她每天都在恐惧,怕留不住他,尤其是一个人安静的时候。
霍明宴薄唇微抿,沉默不语。
没得到霍明宴的回应,她也不再去追问,退出他的怀抱抬眸,他眼底带着倦意:“奔波了一天,很累吧。”
江冉下床,穿上拖鞋:“你先休息下。”
她进了浴室,调好水温往浴缸里放水,去衣柜里拿了套睡衣放在浴缸旁的置物架上,点了香薰。
收拾停当,她站在霍明宴面前,解开他的领带,帮他脱掉西装外套,她收起了平日娇贵大小姐架子,此刻,她是温婉居家的心疼丈夫的妻子。
霍明宴目光温和,心里某个地方被触动。
江冉朝他笑了下:“去吧。”
霍明宴“嗯”了声,进了浴室,江冉把他的西装找个衣架挂了起来。
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她心里是失落的。
不过也没关系,她安慰自己一年之约时间还长……
一个小时后,江冉窝在他怀中,欲言又止,好想问他匆忙从海城回来是担心她,还是有别的原因。
张了张嘴,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选择把话咽回肚子里。
“喝酒了?”一直静静抱着她没说话的霍明宴忽然开口,声音低沉。
江冉没有否认:“嗯,喝了点,不多。”
上一世霍明宴从不干扰她喝酒,只要不喝的烂醉,别伤了身体,他就不会多说什么。
在霍明宴身边,她一直都是自由的,她不听话,也不乖巧,整日作天作地与他对着干,怎么能让霍明宴不爽,她就怎么做。
现在想想,那时,她不过是仗着他的宠爱为所欲为,霍明宴完全有能力把她绑在身边,逼她乖巧懂事。
可他没有这么做,他宁愿自己过得不如意,也不愿那么对她。
“今天碰到沈渐雨了。”
霍明宴看她,没说话,等她后面的话。
“她挑衅我,”江冉扬了下下巴:“不过我也没吃亏。”
霍明宴唇角弯起不易察觉的弧度,江冉捕捉到,她娇嗔看他:“你不怕你老婆被你这位追求者欺负了去。”
其实霍明宴还真不担忧两人见面,一个做事有度,一个就像奶凶的小猫从不吃亏。
江冉想到许之糖的话,看着霍明宴眨了眨眼:“霍明宴,沈渐雨真是你追求者吗?”
“怎么说?”
“没事。”江冉也不知道怎么说,管她到底是不是情敌,只要是跟霍明宴频繁示好的女人她一律当成情敌。
江冉葱白的指尖轻戳霍明宴胸膛:“崔老师,你是有妻子的人,要洁身自好,离那些坏女人远点,好吗?”
话说出口,江冉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她才是那个对霍明宴最坏最恶毒的女人……
霍明宴握住她不老实的手,低沉的嗓音隐含几分宠溺:“好。”
江冉眸子亮了下,笑:“作为回报,明早ⓈⓌⓏⓁ六点绝对按时起床,绝对不让你把我从床上拎起来。”
摸了摸她的脑袋,霍明宴说:“睡吧。”
江冉起身,倾身靠近他,温热的唇瓣落在他唇角处,轻啄了下,她想贪心深入,又不敢,怕霍明宴不适把她推开。
“崔老师,晚安。”
说完,江冉重新睡了回去,闭上眼睛,过了十几秒,眉心多了片柔软,在她眉心停留两秒离开。
随后她便听到霍明宴低沉的声音:“晚安,溪溪。”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