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温华昌将手里的茶杯重重磕在檀木桌上,面色阴沉,眼神凌厉扫向温栩:“够了,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温贤不以为然,躺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温栩,面色嘲弄。温华昌转头看向温贤,面色缓和几分,声音也不似刚刚那般严厉:“阿贤,跟你堂弟道歉。”...

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温肃江清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肃江清竹最新章节

《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小说阅读》 第19章 免费试读

温肃从公司出来就开车回了温家老宅。
温家老宅坐落在J市最早的富人区,这里的房子都很有年代感,零零散散。温宅单独在一边,朱红色的大门,上方金丝楠木的牌匾上写着‘温宅’两个字,园林建筑,庭院幽深,飞檐高翘,草木生辉。里面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四季景色皆有不同。除了中间通往主楼的宽敞路面,周围小道弯曲错落,池塘养着名贵的观赏鱼,院中种有不少名贵树木。
温肃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包括温老爷子外嫁出去的小女儿温筱,客厅里还有一个陌生女人。
客厅里其乐融融,气氛愉快,温栩正尽力在那个陌生女人面前表现,他装出温柔的样子想让温肃看见,不料温肃视而不见。
他走过去温老爷子温华昌面前:“爷爷。”
温华昌看到他,语气平淡:“回来了。”
温肃点头,转身准备上楼。
客厅气氛停滞,众人都在观察温肃和温华昌的表情,偏偏两人都没有任何情绪外露。
温华昌看着这个半路接回来的孙子不冷不热,蹙眉:“温肃,过来跟孟小姐说说话。”
男人听了顿住脚步,并未转身直接上楼,脚步比刚刚还快了几分。
孟忆有些尴尬,妆容精致的脸上依旧挂着浅笑,指甲却狠狠掐进了掌心。
温栩接着开口:“孟小姐别介意,我这个堂哥脾气就是这样,对谁都不亲近,我陪你聊天,开心点。”
孟忆朝温栩笑了笑,尽量保持自己大方得体的样子。
温贤侧躺在隔壁沙发,听到温栩的这番话,忍不住翻了白眼:“对啊,孟小姐,要说脾气好,就属我堂弟了,他啊,能把心爱的人都让出去呢!”温贤的话直接将刀子戳进了温栩的胸膛,使劲翻搅,刺得温栩面色一变。
温栩捏紧拳头,直接站起来阴沉沉的看向温贤,刚刚装出来的如沐春风的温柔样子瞬间荡然无存:“你……”
温贤挖了温栩的墙角,抢走了他最喜欢的女人,这件事一直是温栩坎在心里的一道坎,谁也说不得,偏偏今天被当事人挖出来,再次戳向他的心窝子。
温华昌将手里的茶杯重重磕在檀木桌上,面色阴沉,眼神凌厉扫向温栩:“够了,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温贤不以为然,躺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温栩,面色嘲弄。
温华昌转头看向温贤,面色缓和几分,声音也不似刚刚那般严厉:“阿贤,跟你堂弟道歉。”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不敢开口,温孝逸敢怒不敢言,这是赤裸裸的偏心,他们大房的孩子就那么好?一个每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浪荡子都能压在他优秀的儿子上面,他内心恨意翻滚。
温贤无所谓,坐起身双手摊开,耸肩,毫无诚意:“抱歉咯,我亲爱的堂弟。”说完不等回应,再次躺下。
温栩捏紧的拳头彰显了他此刻的恨意,他咬紧牙关,努力平复心里的痛楚,还得扯出笑容回应温贤这个混不吝的道歉。
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了“没关系”这句话。
温肃在二楼看到客厅这一幕,他内心毫无起伏,局外人般看着这场闹剧,嘴角扯出凉薄的笑容,转身回了房间。
当晚的饭桌上气氛也十分微妙,温华昌特意把孟忆安排在温肃的旁边,温肃没有拒绝。
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温老爷子的心思,偏偏温肃不吃这套,孟忆给他夹了菜,他直接让阿姨给他换副碗筷,仿佛孟忆带有什么病毒一般。
温华昌看到他的表现,咳嗽提醒,温肃更甚,他面色冰冷,眼神凌厉:“孟小姐喜欢夹菜,就去给爷爷夹,想必爷爷会很喜欢。”
孟忆脸色苍白,眼里的泪珠欲落未落,看的温贤嗤笑:“孟小姐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还是让温栩来哄哄你比较好。”
温华昌眼神警告温贤:“温贤!”
温贤立刻闭嘴,看着温栩,眼里闪过玩味,温栩盯着他,要是眼神能杀人,温贤现在肯定遍体鳞伤。
孟忆坐不住了,起身准备离开,温贤立刻开口:“孟小姐,让温栩送你啊,招待不周望见谅。”
温栩眼神能杀人,温华昌开口:“小忆啊,让温栩这小子送你,让你受委屈了。”
说完看向温栩,温栩放下筷子,筷子在桌面起了不大不小的声响,他狠狠的瞪着温贤:“孟小姐,我送你。”
温贤继续吃饭,还给温华昌和温肃用公筷夹菜,“爷爷,小肃,来,多吃点。”丝毫不管餐桌上其他人什么感受。
温华昌看了温肃一眼,气的摔筷子就走,温肃面无表情,吃了温贤夹的菜,客气回应:“谢谢哥。”声音听不出喜怒。
温贤在温肃来到温家时,并没有向温家二爷和温栩那样,背地里耍阴招,对他进行了言语嘲讽,而是平静的接受他是弟弟的事实,温贤不在意温氏集团继承人是谁,在温肃来到这个家,依然每天吃喝玩乐,时不时关心温肃过的好不好。
温贤也不在意,楼上书房门传来震天响,桌上除了温贤和温肃外,其他人都相继离席。
温肃不管,回来就得吃饱,吃好,不用管任何人情绪。
温贤单纯的没心没肺,只顾自己。
偌大的餐桌剩下了两个男人,餐厅除了必要的碗筷声,没有其他声响,佣人识趣的退到了厨房,谁也不想惹温肃这尊大佛。
饭后,温肃起身径直离开温家老宅,回了枫林馆。
林管家跟他打了招呼,他进了书房。
书房内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戴着无框眼镜,遮住了眼底的情绪,骨节分明修长的大手翻动着文件,偶尔圈圈点点。
书房门被敲响,男人放下文件,薄唇微张:“进。”
林管家推门而入,手里端着还在冒热气的咖啡。
“少爷,这是你要的咖啡。”林管家走近后把咖啡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书房门轻轻合上,温肃站起身走去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他闭上了眼睛。
许久,他睁开的眼睛里有了一丝别样的色彩,他想到了江清竹,娇美的面容,说话时的胆大和无畏。对了,她还孕育了他的孩子,男人嘴里缓缓吐出了她的名字:江清竹。
语气带有一丝丝的缱倦,书房暖色调的灯光在他的面部留下了一丝丝温柔。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