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歆顾以漠免费》 小说介绍

直到君司澈继续举牌:“100万!”宁歆没再跟,再跟就亏了。她冷眼看着君司澈突然瞪大眼,眼睁睁看着自己花了一百万买了一张对他来说无用的废物邀请函……“三……三哥,这太贵重了!”...

(宁歆顾以漠)最新免费小说大结局-小说宁歆顾以漠顾以漠宁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宁歆顾以漠免费》 第18章 免费试读

宁歆冷冷看着君司澈狼狈却又难以置信抬眸看自己的眼神。
心中莫名畅快。
她在小时候被秦谟保护得很好,但秦谟怕她在外受欺负,从她十岁开始就亲自教她散打。
回到君家后,所有人要求她做一个温柔善良高素质的名媛。
她便努力收敛心性,做温和依附君家的菟丝花。
但现在,她就是她,不会为讨好任何人而压抑本性。
“姐姐,三哥刚刚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他可是我们的亲哥哥啊……”
顾以漠被踹开后又飞快爬起来重新扑到君司澈的身边,含泪控诉道。
却没注意到,君司钰就站在她身后。
桀骜少年探寻的眼神落在她被踹开还能活蹦乱跳往三哥身边扑的身影。
君司钰脸色难看。
他迷茫地站在原地。
看向宁歆时,眼神复杂到不敢直视她的眼。
宁歆淡漠挑眉,表情有些帅:“顾以漠,你错了。”
“他是你哥,却不是我的哥哥。”
她的哥哥,是秦谟那样的。
在她被难堪羞辱时,会护在她前面,打倒任何针对她的人,对她偏爱宠溺。
而非,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更大的难堪!
君司澈被顾以漠艰难地扶着站起来,就听到宁歆冷淡划清界限的声音。
一时间,他的脸色阴沉到极致。
“宁歆,记住你这句话。”
“你不认我,我更不屑有你这种粗鲁蛮横的妹妹!你别后悔。”
“棠棠,小五,我们走。”
君司澈被彻底惹恼,但他还尚存理智没在拍卖会上闹起来。
他是顶流歌手,这件事闹大了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何况,是他一时失手先将银行卡扔出去,砸到了宁歆的脸,还划破了口子。
他要走,转头却见君司钰站在原地,愣愣地盯着宁歆,好似失了魂一般。
顾以漠见此,眼眶微微泛红,上前抓住君司钰的手:“五哥,你怎么了?”
“三哥和妍妍都受伤了,我们先送他们去医院吧。”
君司钰神色恍惚,突然抬眸看向顾以漠:“你今天体力不错,一个人带他们去医院也没问题吧?”
顾以漠脸色瞬间一白。
她颤着唇眼眶更红了:“五哥,我刚刚只是太担心三哥和妍妍……”
君司澈蹙眉,听不得小五对棠棠咄咄逼人的态度,厉声道:“小五,你是在为了袒护宁歆而针对棠棠吗?”
“棠棠的病况你不清楚?她根本活不过……”
“但凡你拎的清,就知道最该对谁好!”
教训完君司钰,他转身就走。
即便被打掉两颗牙,他还是忍着痛附身抱起宋妍去宴会的临时医疗室。
今晚的拍卖会,他并不想错过。
君司钰被落下,他赶紧走到宁歆面前,脱下西服外套,殷勤地递到宁歆面前:
“小音,你裙子湿了会感冒的,先披上我的外套吧。”
宁歆扫了她一眼:“不了,我嫌脏。”
君家所有人,对顾以漠有种特有的宠溺,那就是极其喜欢抱着她。
仿佛让顾以漠下地走路,都会引发她的心脏病一般。
更是随时任由顾以漠在他们怀里撒娇。
君司钰跟顾以漠一起来的,西服都染上了顾以漠独有若有若无的香水味……
说完,宁歆转身就走。
与傅森然来到拍卖会厅。
他们的票座位靠后。
而她也在后排看到顾以漠如众星捧月一般坐在君司澈的身边。
两人肩并肩坐在第三排。
顾以漠的另一边座位是空的,应该是君司钰还没落座。
今晚的拍卖会藏龙卧虎,能坐到第三排便能看出君司澈是花了心思的。
“宁歆,这张卡你收好。”
“演这么一场戏收获一百万投资,空手套白狼。”
“不得不说,你跟秦谟果然都是做生意的好手。”
傅森然将君司澈扔地上的卡拾起,此刻才交到宁歆的手里。
初见宁歆,他原本以为这么一朵娇柔明媚的小白花撑不起YM金融。
但显然,宁歆……在给他创造惊喜。
“我不过是抛了个橄榄枝。”
“接与不接,都看顾以漠自己而已。”
宁歆冷淡接过卡,拿到钱却开心不起来。
只是可惜了这条香奈儿红裙礼服,是墨亦琛送的呢。
她本该爱惜的,可她却不得已将它当成了兑换现金的筹码。
一时间,她有些想墨亦琛了。
拍卖会正式开始。
一件件藏品惊艳亮相。
整个会场的气氛被推上一次次高潮。
顾以漠看上了好几样首饰,君司澈都一一为她拍下。
顺势还拍了一件给宋妍作为赔礼。
但他若有若无的视线扫向后排,落在宁歆身上。
发现她一直不动如山,似乎并没有看上任何一件拍卖品。
他眼底掠过一丝轻嘲。
宁歆不愧是个粗鄙野蛮的村姑,那么多好东西却不识货。
“下一件,帝都‘金融峰会’匿名邀请函一张,起拍价10万。”
众所周知,每年帝都举办的“金融峰会”是全球金融界的盛会。
无数上市集团、财团受邀参加。
而想要进入这种金融高端局的小公司,连拿到入场券的资格都没有。
但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每年都会有一两张入场券以拍卖的形式出售。
但今晚来的大佬不少,对邀请函感兴趣的不多。
在拍卖价格到35万时,宁歆动了。
她清楚前世的底价,适时举起拍卖号码牌:“40万。”
四面八方的目光汇聚过来。
顾以漠脸色一变,蓦然就明白宁歆来这里的目的了。
可大哥的金融方案U盘在她手里,宁歆要邀请函做什么?
不管她为什么要拍,只要宁歆想要的,她都不能让她拥有。
可以她得到了再施舍给她。
宁歆,只配得到被她抛弃不要的东西。
“三哥,姐姐怎么也需要金融峰会的邀请函呀?”
顾以漠紧张地攥住君司澈的衣角,难以置信地瞪大通红的眼眶。
君司澈瞬间厌烦道:“……也?”
“这个宁歆,非要什么都跟你抢吗?”
“偷走你的金融方案U盘还不长记性,难不成还想作妖?”
顾以漠蹙眉,却又仰头对君司澈微微一笑道:“三哥,你别怪姐姐。”
“姐姐或许只是也想为大哥的公司尽一份力,她学的也是金融,说不定能在峰会上大放异彩呢。”
君司澈脸色更差了:“就她,一个小偷?”
“也配?”
在他看来,宁歆不仅学业上常常惹祸一无是处,人品更低贱粗蛮。
让她去那种高档场所,只会给君家丢脸。
给大哥君司煊惹麻烦。
于是他举起号码牌,势在必得道:
“50万。”
宁歆皱眉:前世以50万拍下邀请函的人,根本不是君司澈!
看来,是她的重生,诱发了蝴蝶效应。
傅森然脸色也不好,侧目询问宁歆:“跟吗?”
“如果你对峰会有信心,预算可以加到一百万。”
傅森然还算冷静,此刻他很信任宁歆。
这个小姑娘,眉眼间的凌厉,手段心计简直与秦谟如出一辙。
不愧是被他养大的小妹。
宁歆咬牙,倒不是心疼钱,只是被君司澈的操作恶心到了:“51万。”
“60万。”
君司澈跟上。
之后宁歆每加一万,君司澈就会加到满数。
两人杠上了一般,你追我赶。
直到君司澈继续举牌:“100万!”
宁歆没再跟,再跟就亏了。
她冷眼看着君司澈突然瞪大眼,眼睁睁看着自己花了一百万买了一张对他来说无用的废物邀请函……
“三……三哥,这太贵重了!”
顾以漠都被干懵了,一百万买张大哥拥有的邀请函,是有多冤种啊。
可宁歆要的,她就是要收入囊中。
于是她满脸惊喜娇羞地接过司仪送下来的邀请函。
君司澈低眸凝视顾以漠,笑容僵硬道:“棠棠,你喜欢就好!”
心底,却突然很不是滋味。
好似被故意摆了一道,但却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的感觉。
会厅二楼。
墨亦琛冷薄的视线落在宁歆失落的眉眼上。
男人指节微屈,有些想为她抚平。
修长的指尖摩挲着主办方送到他手里的五张匿名邀请函。
他眉心皱得更厉害,心底好似被什么突然一揪,沉声道:
“周诉,拍卖结束后,把这些废纸都扔给宁歆。”
顾以漠有她哥哥宠着撑腰。
宁歆,今后……你也有!
不用羡慕任何人,你想要的,我会一件一件放进你手心。
只要你乖……乖乖治好我的病!
“……”周诉:墨总,说句真话要你命?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