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歆顾以漠免费》 小说介绍

她向外人伸手拿钱,就是在打君家的脸。毕竟在君家,他们为了补偿宁歆,从未短过她的物质条件。宁歆冷冷甩开君司澈的手,礼貌微笑:“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君司澈瞳孔一缩,一股难堪感充斥而来。...

(宁歆顾以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以漠宁歆阅读无弹窗)宁歆顾以漠最新章节

《宁歆顾以漠免费》 第16章 免费试读

傅森然见宁歆款款而来,眼底闪过一丝惊艳,很快恢复平静。
紧接着将一张卡递给她道:“宁歆,这里面有一百万,就当我走私账给秦谟投资了。”
他家境不错,当初跟秦谟一起创建金融公司纯粹是为了逐梦。
现在一直撑着YM金融也是情怀使然。
他很欣赏宁歆身上跟秦谟一模一样的那股倔犟劲儿。
宁歆伸手推拒:“傅教授,这我不……”
“宁歆,我们家缺过你钱花?”
君司澈眉心紧蹙,大步上前一把攥住宁歆的手腕。
他站在宁歆面前,身高卓越,黑衬衫开领半露肌肉的扎实匀称,长腿细腰。
眉眼天生自带冷感,眸子漆黑如点,正垂眸盯着宁歆,神情冷肃。
“你缺钱用就找家里人要,跟外人伸手像什么话?”
在君司澈眼中,宁歆言行再不堪,也是君家人,是亲妹妹。
她向外人伸手拿钱,就是在打君家的脸。
毕竟在君家,他们为了补偿宁歆,从未短过她的物质条件。
宁歆冷冷甩开君司澈的手,礼貌微笑:“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君司澈瞳孔一缩,一股难堪感充斥而来。
他拉不下脸继续教训宁歆,冷声:“宁歆,你以后最好别求着要我管你。”
说完,转身就走。
只是脚步稍缓,好似在等什么。
可宁歆没有跟从前一样追上去哄他。
君司澈只好悻悻去了宴会厅另一头。
君司钰上前的步伐一顿,唇瓣苍白:“小音,你在说什么呀?”
“三哥也是关心你。”
君司钰对宁歆愧疚不已,这些天晚上总做噩梦,梦到小音再也不回家了。
日日噩梦,让他身心俱疲。
他还想上前,宁歆却率先后退一步,继续冷声:“关心吗?我早就不需要了。”
“你也滚。”
“我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你。”
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轻贱。
何况,君司钰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吗?
他不过是身边少了个可以随时背锅,随意唆使的小跟班,不习惯而已!
君司钰心口好似被掏空了一块,闷声不语地也被赶走了。
顾以漠见此,柔弱走向宁歆:“姐姐,虽然替嫁的事非我所愿,但你已经结婚了,拿旁人的钱终归不好。”
“你要真的特别缺钱,这张卡里有两万块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拿着应急……”
在她看来,宁歆应该是被墨家赶出来了,又攀上了傅森然。
但一个大学教授能有多少钱?
她给两万块,宁歆就该感恩戴德了。
宁歆看着顾以漠递上来的卡,忍不住笑出声:“两万块平日还不够君小姐一顿下午茶呢。”
“君小姐对‘亲姐姐’可真大方。”
顾以漠生活费一个月就三十万,加上每个哥哥每月都会贴补她。
大哥君司煊更是完成一个金融项目就拿一半的钱给她花。
她手里少说存款七位数。
打发她两万,别说,还挺侮辱人的。
“宁歆,你凭什么嫌弃棠棠?她给你两万块是给你脸了,你一个嫁了残疾的破烂货,有什么资格践踏棠棠的好意?”
“怎么?那残疾满足不了你,所以你出来卖身,被人包养?”
宋妍上前,高高在上地指责宁歆道。
她是主办方宋氏的大小姐,在帝都谁家都得给她爹几分薄面。
宁歆不过墨家一个可有可无的冲喜新娘。
不被承认的货物而已,也配在她的地盘上叫嚣,欺负她的闺蜜?
顾以漠心中暗爽,但还是虚弱上前拉住宋妍:“妍妍,你别生气,姐姐或许是太缺钱急坏了而已……”
宋妍轻蔑一笑:“呵,缺钱就出来卖啊。”
“宁歆,我看你找的金主也不怎么样嘛,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更有钱的。”
“陈氏集团大公子陈耀,林氏建筑林华生刚丧妻准备二婚……”
“我看都跟你很般配呢。”
传闻陈耀是帝都有名的花花公子,在床上折磨死了不少外围女,放荡又恶臭。
林华生更是在外彩旗飘飘还家暴妻子,传闻原配妻子就是被他自己害死的。
宋妍提他们,分明在暗讽宁歆跟外围女一个档次。
而她现在看着宁歆身上这件小香家定制红裙,只觉更碍眼了。
一个出来卖的,凭什么穿她都订不到的高定礼裙?
于是她摇晃着红酒杯上前一步,故意脚一崴,将红酒直直泼到宁歆的高定礼裙上。
“呀,真可惜,你浪费了我一杯红酒呢。”
宋妍恶劣一笑,她在名媛圈混,最懂如何阴阳怪气。
她就是要故意践踏。
让宁歆明白,她配不上任何好东西!
傅森然本不想管宁歆的家事,一直在旁冷静看戏。
但此刻终究没忍住,怒道:“宋小姐,来者是客,你别欺人太甚了!”
宋妍笑意更浓了,高傲轻抬下颚:“欺负了又如何?”
“宁歆还敢对我动手不成?”
这里是宋家的地盘,她再狂也没人敢动她分毫。
却没察觉,宁歆眸色骤冷,一时间杏眸染上森冷无情的肃杀之气。
少女唇角的笑越发地甜腻:“宋妍,你的脸是整容的吧。”
“让我猜猜,你鼻子里假体是什么材质呢?”
“呀,不好猜呢。”
“不如,让大家亲眼看看,替你鉴定鉴定,嗯?”
宁歆一步步走近,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就狠狠往地上一磕。
她力大无穷,宋妍毫无反抗之力。
只听,高挺的鼻尖触地。
硅胶假体戳破皮肤,鲜血淋地。
刹那间,杀猪叫穿透整个会场。
宁歆眼底缠着邪气,眼尾泛起妖红。
她轻飘飘松开宋妍的脖子,提起被泼了红酒的高定礼裙对上顾以漠瑟缩的眸子:
“呵,流血了呢。”
“跟红酒的颜色真配,漂亮极了。”
宁歆的红裙沾染上了宋妍假体破裂溅起来的血滴。
她眉目妖佞,笑吟吟低眸瞧着宋妍狼狈痛苦的姿态,娇嗔:
“宋小姐,再骂我老公是残疾……你胸口下的假体,我便得拿手术刀替你摘了哦。”
少女蹲下身,掐着宋妍的下巴勾起来。
她笑着,活像脸上被嵌了一副面具。
标准的勾唇弧度,却没有一丝感情。
“啊啊啊宁歆,你竟敢这么对我,你完了!我要你付出代价!”
“来人,把宁歆给我抓起来,我要折了她的手骨。”
宋妍痛到无法呼吸,但还是咆哮发狂道。
很快,会场的保镖围上来,隔绝了群众。
将宁歆包围。
“好啊,我等着。”
宁歆云淡风轻起身,对着人群外随口道:“周诉。”
“……”周诉冷汗直冒:??
夫人,您点名,怎么莫名有种在念死亡名单的即视感呀。
“夫人,您请吩咐。”
周诉穿着墨家专属设计感黑西装,袖口纹绣着墨园徽章。
懂行的,一眼就明白他背后的势力有多高不可攀。
可他竟然叫宁歆——夫人!
难道……宁歆是被墨家承认的墨夫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