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的光照耀着我全文》 小说介绍

“那...我联系一下桂香村的村干部,把村里独居的老年男性名单统计下来发给你”何苗苗犹豫了一下说。“行!”害怕对方挂断电话,何苗苗赶紧又问:“那你们什么时候去桂香村抓人?我可以去吗?”...

何苗苗冉均(正道的光照耀着我)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何苗苗冉均免费何苗苗冉均读无弹窗最新章节

《正道的光照耀着我全文》 第17章 免费试读

一直到回到了所里,踏进PCS的那一刻,她才觉得身上一直萦绕着的阴气瞬间消散,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冉昊跟冉均将她跟郭晨送到所里就赶回县城了。
她们从桂香村回来时才中午,一直等到她快下班才收到冉昊的微信。
冉昊:“鉴定结果出来了,郭亚奶奶跟骨骸确认亲子关系。你联系一下郭娅父母。”
何苗苗知道是这个结果,刚才在路上看见那个怨灵时她就知道了,她在郭娅家见过郭娅的照片,跟那个怨灵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照片上的郭娅笑得天真烂漫,那个怨灵眼里却全是怨恨与不甘。
一个下午她都在想这件事,回想桂香村的种种。
惨死的怨灵会跟在凶手身边,看来今天的那个老头就是杀死郭娅的凶手了!
但是,怎样才能将大家的视线引到那个老头身上去了?
没有证据,自己说的话他们也不会信的。
何苗苗将联系郭娅家属的事拜托给了郭晨,自己拎着包回家了。
回家躺在床上想了很久,都没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来。
想着想着她就睡着了,陷入了梦魇,梦里有漫天的怨气,怨气中有一双眼睛盯着她。
那双眼睛里有太多的情绪,怨恨,不甘,害怕,恐惧,留念,这些情绪互相交织着,像一道旋涡想要将何苗苗吸进去。
何苗苗身陷旋涡的中心,真真切切的感受着那一道道情绪,就好像她是亲身经历过一样。
就在她彻底陷进去之前,一道凄厉悲惨的声音在整个梦境里响起。
“救我!”
何苗苗猛的睁开眼睛,从梦中惊醒。
她抬手擦了一下脸,发现自己满脸泪水,身上也出了一身的汗。
刚刚的那个梦,太过诡异让她M.L.Z.L.醒来都还有点缓不过来,在喘着气在床上坐了好一会。
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
02:30,凌晨两点半。
她起身,才发现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
拖着身子去翻出两片感冒药,吃完了又倒下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了早上七点,醒来后脑袋还是有点晕,鼻子也不通气了。
“滴滴”
手机传来两声微信消息提示音。
她点开来看,是郭晨发来的。
郭晨:“起了没?”
郭晨:“昨天晚上望乡台一家人的猪圈里发现了一截人骨,刚检测结果出来了,是郭娅的!”
郭晨:“刚刚又收到了熊家坳的报案,挖出了人骨,我们现在已经去了,你醒了就去所里,今天你就不要跟着跑了!”
何苗苗一下坐了起来。
郭娅的骨头,桂香村,望乡台,熊家坳...
她赶紧起床收拾去了所里。
到了所里后,她将整个麻阳镇的地图找了出来,在上面将几个地名找到。
果然,是在一条线上!
从麻阳镇到桂香村的路上,分别要经过王家堡,熊家坳,望乡台,最后到桂香村。
这时,她想起了昨天从桂香村回来时路上遇见的老头,背着个背篓。
难不成他昨天是在抛尸?
他知道了桂香村埋着的骨头被警察发现了,所以他就将其余的残骸转移了?
或许,他就是桂香村的人?
想到这,她赶紧给冉昊拨了一个语音电话过去。
冉昊:“喂?”
何苗苗:“昊哥,我有发现”
冉昊:“你说”
何苗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熊家坳发现的骨头应该也是郭娅的,望乡台的人骨是昨晚在一间猪圈里发现的,乡下喂猪都是早晚各喂一顿,早上都没有发现,那就说明那块骨头是当天白天放进去的。”
“从麻阳镇过去,王家堡,熊家坳,望乡台,桂香村是在一条线的。我猜想凶手是桂香村的人,他前天知道我们发现颅骨后,当天晚上就将剩下的骸骨转移了。从桂香村到熊家坳步行三四个小时,开车一个半小时,他抛尸的过程整个时间是从当天晚上到第二天的白天,那就说明他是步行,且行走速度不快,那应该就不是青壮年!”
“上车均哥说凶器是农用的斧头,力度不小,应该是男的,而桂香村没有青壮年,都是些老人家,而要将凶手残忍的杀害再进行分尸的话,应该是独居!所以,凶手应该是独居的,有劳动力的男性老人!”
何苗苗说完,听筒对面沉默了一会没有声音,就在她以为对面没人在听时,低沉的男声通过听筒传了过来。
“知道了”
是冉均的声音。
“那...我联系一下桂香村的村干部,把村里独居的老年男性名单统计下来发给你”何苗苗犹豫了一下说。
“行!”
害怕对方挂断电话,何苗苗赶紧又问:“那你们什么时候去桂香村抓人?我可以去吗?”
“你去干吗?”这次是冉昊的声音
“我..”何苗苗一时语塞,该怎样说自己能看见鬼,才不会被当做神经病呢?
“行了,我...”冉昊正准备要挂,何苗苗急忙又打断他。
“心性不坚定的弱小动物在遇见曾经发生过残忍事件的地段会本能的感到害怕!”何苗苗语速又快又急,不带喘气的一口气说完。说完后,弱弱的又加了一句
“我就是那个心性不坚定的弱小动物!”
“啊?”冉昊没听懂。
冉均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准备好名单,等会接你”。
电话挂断后,何苗苗赶紧开始联系桂香村村委会。
另一边,冉昊眉头紧皱:“什么弱小动物?什么意思啊?”
冉均抬眸看向他:“特殊的体质在特定的场景下能够感知到普通人感知不到的东西”。
冉昊思索了一会他的话,微微皱眉道:“我可不可以通俗的把它理解成,见鬼?”
冉均不置可否的点头。
“不是吧?你可是人民JC,法医!你居然会迷信?”冉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勾唇一笑,低声道:“科学的尽头是玄学”。
两人先去了熊家坳,熊家坳的残骸是一村民从自己粪坑里捞出来的。
农村自家种草大多都是用粪来施肥,那个村民早上施肥的时候发现一块骨头,凑近了一看,是块像人手一样的骨头,当时立马就报警了。
等刑侦的同事把骨头带回局里后,冉均冉昊两人这才带着另外两名刑侦队的同事去镇上接何苗苗。
接上何苗苗时,已经十点多了。
这次开的是警车,开车的是冉昊,后座坐着冉均跟另外两名刑警,副驾驶的位置给她留着的。
她一上车,冉昊就侧过头来问她:“你能看见鬼?”
“啥?她看得见鬼?“后座的一个同事伸着脑袋看向她,这个同事叫张鹏,她也见过他两次了。
何苗苗一下就慌了!顿时如坐针毡,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了!
冉昊怎么会知道?是她表现的太明显了吗?还是她早上的话让他们猜到了?现在该怎么办?直接承认吗?那会不会被当作神经病?
几秒的时间,她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个问题。
“我......”她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后座的冉均就开口了。
“傻逼,骗你的”。
他怎么还骂人!
何苗苗委屈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正看着冉昊。
哦......
原来不是骂她。
“嘿,我发现你越来越欠儿了!”冉昊白了冉均一眼,转回身启动车子出发。
“害,我还以为她真能见鬼呢!”张鹏语带失望,也坐了回去。
何苗苗悬着的那颗心放了下去,悄悄的吐了一口气。
刚刚她差一点就自爆了!心理防线还是太差了!
“何苗苗!”旁边突然传来冉昊的声音。
何苗苗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嗯?”
“你刚刚分析的很不错!”
又被表扬了!
何苗苗心里暗喜,还来不及回答,又听见冉昊接着说
“虽然有时候直觉确实能帮我们,但是查案得拿证据说话,不能单凭直觉去断定一件案子!这样是不严谨的!”
“不过你这个小姑娘还是挺不错的,能吃苦,学习能力也挺快,好好加油!”
何苗苗听着冉昊的话,有些意外。
她每次看见冉昊都是板着一张脸,很少见他笑过,她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很严厉很不好说话的人。
能让这么严厉的人说出这些话,看来他这是认可自己了。
何苗苗努力压制住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小声的回了一句:“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谈男朋友了没?”后座的张鹏突然问来了一句。
“啊?”何苗苗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脸上微赫:“没...没呢”。
“你不是跟郭晨在谈吗?”冉昊插了一句。
何苗苗立马摇头摆手:“没有!我们没谈!”
“我看你俩关系挺好,还以为你俩在谈对象了!我还纳闷你咋把他看上了,瘦的像个小鸡崽似的!”
何苗苗现在也纳闷,没想到冉昊一张严厉的脸下居然有一颗这么八卦的心!
“呵呵...晨哥其实挺好的”。何苗苗干笑着回。
虽然她不喜欢郭晨这种类型的,但是他确实对她挺好,也挺照顾她的。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张鹏又问。
“咋了?对人家有想法呀?”冉昊侧头瞥了一眼张鹏。
张鹏耿直的回答:“对呀!”
这么直接吗?
何苗苗简直傻眼了
她虽然没有被人追求过,但是偶像剧小说还是看了不少,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表白的?
救命!她该怎么回答?
何苗苗脸上滚烫,第一次遇见这么直白的示好,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现在尴尬的想原地去世。
“把你整理的名单说一下”。
一直没说话的冉均突然出声,他的话将何苗苗从尴尬的境地中解救了出来。
她赶紧开口道:“桂香村符合条件的独居男性一共有三人,一个叫刘守义,65岁,老伴去世十年了,有一儿一女,女儿嫁在了外省,儿子在麻阳镇上定居了。”
“另外两名是亲兄弟,哥哥叫刘有德,63岁,早年结过婚,后来离了,没有孩子,身有残疾行动不便。弟弟刘有礼,60岁,没有结过婚,据村委会的说,他性格孤僻,很少跟人来往”。
何苗苗说完她转头看着冉均。
冉均听完,面上正常,只是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记性不错”。
短短的四个字,不算夸奖的夸奖,却让何苗苗心里暗自窃喜,嘴角忍不住咧开。
怎么回事?比冉昊夸她还要高兴。
她正高兴着,冉均下了定论。
“先去刘有礼家”
一行人到了桂香村后,在村长的带领下到了刘有礼的家门口。
正是上次让何苗苗感到不适的两栋房屋中的其中一栋。
房屋是背对着马路的,比马路低了两三米,房屋前后都栽了些果树,将房屋与马路隔了些距离。
马路上有一条仅够一人通过的小路下来,穿过果树绕过去才能走到房屋的正面。
看到房屋的正面,才发现这屋子破烂不堪,两间木屋倚靠着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院坝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隐隐传来一阵恶臭。
何苗苗越靠近这屋子,那股不适感就越加的强烈,一直到走到屋子的院坝里,加剧的恐惧情绪令她骨寒毛竖,脚下一阵发软。
“刘老二!在不在屋!”村长站在院坝里,朝屋里喊!
喊了两声没有人回应,村长转头对着打头的冉昊说:“没在屋,要不先去我家吃个午饭,等会估计他就回来了!”
“他一般会去哪里?”冉昊问村长。
“他这个人怪得很,有田土不种,到处去捡破烂!你看嘛,好好的院坝堆一堆垃圾,一到夏天臭得很,说了几次都不听!”村长埋怨道。
冉昊跟着村长聊着,冉均从检测箱里拿出手套帽子等,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了这才绕过村长,朝着屋子走去。
房屋没有上锁,他轻轻推开了房门。
房门推开后,他转头看了张鹏一眼,收到示意的张鹏立马提着检测箱过去,两人进了屋。
几分钟后,张鹏从屋子里出来,神情严峻的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冉队,你来!”
冉昊赶紧走了过去,何苗苗见此,强忍着不适也跟了过去。
刚走到门口,一股恶臭就从屋子里飘出来,东西腐烂的味道跟潮湿发霉的味道交杂在一起,令人生呕。
而昏暗的房间里杂乱无章,泥土砍成的地面上泥泞不堪,仿佛被水冲刷过。布满黑垢的锅碗瓢散落一地,最里面的角落里铺着一捆稻草,上面搭着一张已经看不出颜色的黑乎乎的被子。
喷了鲁米诺试剂的房间里到处散发着莹莹的蓝光,地上,墙上,甚至是天花板上,片状的,喷射状的,到处都是。
冉均走进最里面,揭开稻草上的被子,隐藏在被子下大片的已经枯红变黑的血迹露了出来。
“操他妈的!”冉昊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转身出屋开始打电话。
待他出门后,站在他身后的何苗苗这才看清屋里的景象。
她看到的不是房间里遍布的蓝光,不是稻草上乌黑的血迹,是一个瘦弱的小女孩被一个老头捂着嘴拽进房间。
老头将女孩按在了稻草堆上,用布条塞住了她的嘴。
女孩拼死挣扎,换来的却是拳脚相向。一脚一脚的踢在女孩的身上,肚子上,腿上,拳头一拳一拳的落在女孩的头上,脸上。
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女孩就这样躺在稻草被老头一遍又一遍的侵犯。
布条堵住了她的呐喊,她的疼痛,恐惧,不甘都化作眼泪从眼里流了下来。
花朵一般的生命,就在痛苦与屈辱中消散在这个世间。
这些画面像走马灯一样一帧一帧的出现在何苗苗的眼前,明明听不到声音,她却仿佛听见了女孩痛苦的求救声。
她能感受到那绝望的情绪慢慢将她吞噬,掩埋,一点点的将她拖进怨恨的深渊。
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她抬手捂着嘴,眼泪上涌,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冉均从屋里走出来站在她面前,他什么都没说,脱掉了手上的手套,伸出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将她的身体调转了个反向,然后推着她离开了房间。
“欸,那不就是刘二毛!”不明状态的村长抬手指着远处说道。
众人齐齐顺着村长的手看过去。
周围种着的果树挡住了大家的视线,只能隐约看见远处的村道上,一个老头正缓缓朝着这边走来。
何苗苗看见了他身边赫然跟着的黑影,比昨天看见的时候更黑了,远远看去就像一团浓墨一样。
“张鹏,李帅,抓人!”冉昊沉声道。
“是”
三人快速穿过果树上了村道,朝着刘有礼跑去。
“欸?欸?他们这是干啥子?”村长还搞不清状况,跟在后面跑了过去。
何苗苗赶紧胡乱摸了两下脸,也打算跟过去,却被人一把按住肩膀往后一扯,扯得她一个踉跄。
“你去凑什么热闹!”低沉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她抬头,看着映入眼帘那线条流畅清晰的下颌骨,怯怯的问:“我不用去吗?”
冉均微颔首,低垂的眼眸看向她:“你是跑得快,还是很能打?”
两样都不占的何苗苗默默收回视线。
不参与抓捕,看着总成了吧!不死心的何苗苗走下院坝,绕过果树看过去。
没了果树的遮挡,她将远处发生的看的清清楚楚。
冉昊三人跑的很快,在她跟冉均说话的时间,就已经跑出去很远了,眼看着就要跑到刘有礼身边了,结果反应过来的刘有礼拔腿就跑。
不过他怎么可能跑得过三个年轻的小伙子,很快就被追上去的三人按在了地上。
就在三人将刘有礼铐起来后,何苗苗就看见他身边那个像浓墨一般的黑影在慢慢变淡。
刘有礼被烤着走了过来,何苗苗站在果树林里没有上去,远远的看着刘有礼指认现场,将他是怎样杀害郭娅,怎样分解尸体,一样一样全盘托出。
在他的讲述中,郭娅的亡灵越来越淡,最后消散在了空中。
随着她的消散,这栋屋子带给何苗苗的不适感也慢慢没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也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刑警队很快就来了,封锁现场,取证,刘有礼也已经伏法认罪,等待着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上一次,何苗苗并没有亲眼看见张晓琴的怨灵是怎样消散的。
这一次看得明明白白,她突然懂了陈姑婆留给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义。
破冤案,解冤屈,化怨气,渡亡灵!
能看见亡灵,听到他们的诉求,感受他们的情绪,这不是给她开的金手指,是她替那些生前遭受残忍的杀害,死后还被困在罪恶里得不到解脱的亡灵,摆脱怨恨的途径!
穿上这身衣服,不仅是守护着活着的人,更是在超度亡灵!
在回程的路上,何苗苗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坐落在大山深处的小村庄,黄昏最后一道阳光倾斜下来,将村庄一分为二。
一半在昏黄的光线下,袅袅升起的炊烟,院坝上抽着草烟的老人,马路上四处跑窜的小孩,一切都彰显着勃勃生机,温暖着人心。
而另一半躲避在阳光下,隐藏在黑暗中,看不见的罪恶在其中滋生,令人恐惧,害怕,望而生却。
何苗苗收回视线,看向前方的道路,心里坚定的想。
太阳总会升起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