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籁岑怀瑾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宋音音木着脸在另一边坐下,岑怀瑾也没见得过去哄她。齐颂和岑怀瑾关系不错,提了酒杯过去在他身旁落座,闲扯了几句,才说到正题。“阿聿,你和这小姑娘认真的?”岑怀瑾面色波澜不动,他淡然反问,“你以为?”...

桑籁岑怀瑾抖音最新热点小说,岑怀瑾桑籁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桑籁岑怀瑾小说免费》 第19章 免费试读

桑籁看到宋音音的时候,脸上神情掩饰的很好,轻声问她:“有什么事吗?”
宋音音今天明显特意打扮过,本就年轻娇嫩的脸上,上了一层腮红,看上去更有无辜感,很像邻居家的小妹妹。
“桑籁姐,何部长发了份文件要修改,我本来说今天就不去聚餐,在家修改文件的,但是——”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嗔了一眼旁边的岑怀瑾,才又继续道:“但是阿聿说你今天不去,可以让你帮忙。”
桑籁垂目看着她手里的文件夹,这显然已经笃定她肯定会答应。
她抬眼看向岑怀瑾,“你的意思?”
“齐颂他们都在等我们过去,反正你不去,就当加班。”岑怀瑾眸光淡淡,他说:“加班费算工资里。”
小腹的坠痛一阵阵袭来,桑籁缓了下说道:“抱歉,我不舒服。”
岑怀瑾眉心渐渐拢起,他看了桑籁一会,就在桑籁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听见宋音音脆生生的说道,“我就说桑籁姐不会答应的,阿聿我觉得我还是回去改文件比较好,毕竟也不能什么都麻烦桑籁姐。”
语气苦恼自责,桑籁垂目默了下,复又抬眸,“给我吧,我来做。”
只是她还没伸手接过文件,肚子里的阵痛突然又更重的席卷而来。
桑籁一时间没撑住,腿一软就要跌下去。
一只手强有力的扶住她的胳膊,桑籁抬头,岑怀瑾单手撑着她的右手肘。
“能起来吗?”他沉声问。
“能,借我点力。”桑籁正要搭上岑怀瑾的胳膊,借力起身。
宋音音却突然把她的手从岑怀瑾胳膊上拦了过去,“桑籁姐,我扶你。”
不过也不知道她是真力气小,还是故意的,扶着桑籁一半,手上就卸了力。
幸好桑籁自己平衡稳住,否则又得摔下去。
她看向宋音音,后者脸上很惶恐:“桑籁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没想到你力气那么大。”
桑籁脸色不是很好看,她也没精力再周旋,直接说道:“文件留下,我想休息。”
清楚的逐客令,却偏偏有人听不明白。
岑怀瑾看着她,不容置喙的开口:“去医院。”
桑籁说,“生理期而已,去医院没用。”
“对呀,阿聿。”宋音音咬着唇看了下桑籁,也赶紧跟着说,“生理期都是忍一忍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
桑籁品味着这句话,上次在盛家,宋音音生理期,岑怀瑾不也是绕了半座城给她买甜品?
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没有松口的迹象,加上宋音音的劝说,岑怀瑾还是领着宋音音参加聚餐去了。
桑籁拿着文件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才回屋关门。
听到关门声,电梯口等着的宋音音脸色立马委屈起来,她低着脑袋问岑怀瑾:“阿聿,在你心里桑籁姐是不是很重要,她一个生理期你就这么紧张。”
而且刚刚桑籁要摔倒的时候,岑怀瑾分明站在她后面,却一下子把她挤开扶住了桑籁。
宋音音越想脸色越难看,但她又不好对着岑怀瑾发脾气,只能把问题都推到桑籁身上去。
谁让她那么会在岑怀瑾面前装柔弱?
第21 章她不行,她年纪还小
岑怀瑾带着宋音音去聚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人吵架了。
宋音音木着脸在另一边坐下,岑怀瑾也没见得过去哄她。
齐颂和岑怀瑾关系不错,提了酒杯过去在他身旁落座,闲扯了几句,才说到正题。
“阿聿,你和这小姑娘认真的?”
岑怀瑾面色波澜不动,他淡然反问,“你以为?”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声,要认真的就赶紧去哄哄,别真给人弄急眼了。”齐颂意有所指的瞥向宋音音所在的位置,她年纪不大,脸上的沮丧和委屈,都摆的十分明显。
齐颂不在意的嗤了声:“别以为谁都跟桑籁似的没脾气,你招招手她就冲你摇尾巴。”
岑怀瑾圈子里的人不太喜欢桑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桑籁太高冷,眼里除了岑怀瑾,谁都懒得搭理。
另一个则是因为她对岑怀瑾几乎言听计从,听话到都没脾气。
哪怕是岑怀瑾和女人玩,让她去帮忙订酒店,她都能亲自把房卡交给岑怀瑾。
这些富二代骨子里有天生的优越感,喜欢听话的,但不会喜欢听话到这种程度的。
所以桑籁融入不进他们的圈子也入不了他们的眼。
齐颂坐了会就去找其他人,他一走,宋音音就期期艾艾的过来。
岑怀瑾垂目看着她:“还在生气?”
宋音音小声说:“我没什么生气,我只是看到桑籁姐,就忍不住想到你们以前的事。”
她抬眼试探性的看向岑怀瑾,“毕竟桑籁姐那么优秀,很难有男人不喜欢她吧。”
桑籁在家呆了一整个周末,直到周一清晨才缓过来不少。
她拿着替宋音音重做好的文件,刚进办公室,就收到了人事的职务调动。
她从总裁办公室调了出去。
职位看上去是平职,但等同于降职。
办公室里的人神色各异,只有宋音音一脸惋惜的拉着她的手,“桑籁姐,我还没跟你学到多少东西呢。”
桑籁微顿,随即将手里的文件扔在桌上,语气听不出喜怒的开口:“你确实没学到什么东西,文件我全部重做了。”
宋音音脸上的惋惜僵住,桑籁直接错开她,推门进了总裁办公室。
岑怀瑾正在看文件,听见她推门的声音,淡定抬头。
桑籁问:“给我个理由,我哪里做的不好?”
岑怀瑾黑眸看着她,他今天穿的是一身灰色正装,衬得他整个人清逸俊秀。
桑籁突然发觉,好像很久没看见岑怀瑾穿黑色的衣服了。
她手指蜷缩了下,故作镇定的问,“调岗也需要理由,岑怀瑾你说实话。”
他翻阅文件的手指顿住,薄唇轻启,“没什么实话,宋音音觉得看见你有压力。”
他漫不经心的说,“你有能力,在哪里都是一样,她不行,她年纪还小。”
宋音音年纪还小,所以岑怀瑾舍不得她有丁点压力。
可是他好像忘了,桑籁跟他的时候,比宋音音还要小两岁。
哪怕现在,也没比宋音音大多少。
桑籁从办公室出去的时候,一群人正在帮宋音音收拾东西。
桑籁之前的桌子是整个秘书区位置最好的,现在成了宋音音的。
而她的东西,已经都被装进箱子,孤零零的放在一旁。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