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嘉卉祝慈大结局》 小说介绍

祝慈浑身绷紧,眼眸沉黯,定定的注视着程嘉卉。放在桌面的手都已经攥成了拳,手背青筋绷起,似是蔓生藤蔓,肆意生长在冷白表皮。出口时,嗓音哑得不行。漾着深埋的欲望。...

祝慈程嘉卉(程嘉卉祝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祝慈程嘉卉最新章节(程嘉卉祝慈)

《程嘉卉祝慈大结局》 第18章 免费试读

书房一时陷入了安静。
程嘉卉看着面前每一根头发丝都在述说着委屈的男人,勉强忍住笑。
佯装平静。
“你要怎么学?”
祝慈撩起眼皮看着她,又叹息一声。
“如果你真喜欢他的蠢的话。”
“我委屈自己,多装傻。”
程嘉卉啧了一声,轻轻踢了他一脚。
“你还用学?现在装傻不就挺好的。”
又道,“你别多想了,我不喜欢明潭。”
极为明显的,祝慈脸上笑意漫开,真诚了许多。
还要假惺惺的问,“真的吗?”
“那听听为什么会答应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啊。
因为明潭好像就是她那个白月光哥哥。
一片漆黑的山谷中,因为夜盲症,她什么也看不见,耳边只有少年清润好听的嗓音。
伴着她度过了最孤寂无助的时刻。
程嘉卉不想和祝慈提白月光哥哥的事,略微沉默后,随意找了个借口。
“想借这个身份看看名震京都的小佛子。”
程嘉卉觉得这么明显的胡说八道,祝慈应该听得出来吧。
没想到,他好像当真了。
眼神还挺亮,唇角扬着笑,慢悠悠的追问为什么。
程嘉卉很烦,有些嗲毛。
“喜欢他,崇拜他,行不行?”
祝慈哦了一声,真心实意道,“那挺好的。”
程嘉卉狐疑,“你真这么觉得?”
祝慈目光诚恳,“是啊,小佛子人多好,我也挺崇拜他的。”
程嘉卉总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听着一本正经的话。
男人桃花眸半弯,浅淡眼瞳中尽是促狭笑意,好像真的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
连听到她和林溪白打电话都能吃醋的人。
会这么平静?
手臂撑在桌面上,佛珠箍住白皙手腕。
程嘉卉往前倾了倾身,眼尾轻翘,语调放得很软。
“那么哥哥。”
“明潭可是明家正儿八经的小少爷,我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没脸,差点把人踢废了,说不定正在想着怎么报复我。”
她伸出了手,挑逗般的轻轻搭在祝慈脖颈边,指尖轻微摩挲。
尾音拉长,甜得腻人。
“哥哥想好了怎么应对吗?”
祝慈抬手,半拢住程嘉卉的手腕。
手指虚虚半阖,没收紧,任由程嘉卉的指尖在他颈间轻滑着。
像是对待什么新鲜的玩具一样。
这里碰碰。
那里摸摸。
圆润的指甲,似乎不经意地擦过喉结。
惹得男人呼吸微重,眼眸微黯。
连声音都带了明显的哑意。
“他不重要。”
程嘉卉眼眸弯起,恣意欣赏着祝慈此时隐忍模样。
眉梢轻蹙。
冷淡眉眼被浅浅欲色覆盖浸染。
好似清冷玉雕佛像蓦地染上绮丽色彩。
四四方方的书桌阻隔在他们之间
却止不住程嘉卉的动作。
指尖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撩着。
而在桌下,她懒洋洋踢了自己的拖鞋。
往旁蹭了过去。
手腕上虚搭着的大手骤然收紧。
祝慈长睫轻颤,薄唇抿起,似是提醒,“听听。”
程嘉卉向来遇弱则强,祝慈此时弱下去了,她就嚣张起来了。
听到祝慈的低哑警告,也完全没放在心上。
反而动作愈发肆意。
嘴上娇气的应声,“怎么了呀,哥哥。”
好似什么都不知道。
桌下,脚已经蹭在了祝慈的脚踝上。
红绳微晃,铃铛轻响。
程嘉卉向来严格要求自己,每晚洗完澡都会涂上一层厚厚的身体乳,日积月累加先天基因,才能养出一身娇软细腻的肌肤。
身体的每一寸都染了山茶的甜香。
连脚也是软的。
微凉。
贴上祝慈的腿时,尽管做了心理准备,也触碰过男人的身体,还是被温热体温熨帖得轻颤。
程嘉卉巧笑嫣然,“对了,还没来得及问。”
“哥哥多大啊?”
咬字轻微旖旎。
祝慈浑身绷紧,眼眸沉黯,定定的注视着程嘉卉。
放在桌面的手都已经攥成了拳,手背青筋绷起,似是蔓生藤蔓,肆意生长在冷白表皮。
出口时,嗓音哑得不行。
漾着深埋的欲望。
“二十。”
程嘉卉眼波轻漾,语调柔软。
“哥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她知道得一清二楚,却还要故意强调。
祝慈蓦地勾唇笑了,同样的意味深长。
“我知道。”
程嘉卉便甜甜笑了起来。
分明是属于小白花的钝感清甜五官。
笑起来时,浓密眼睫轻扬,好似描画了一条细长眼线,眼波流转,平添骄矜媚意。
“谢谢哥哥。”
“希望你诚实。”
“那我会……很惊喜的。”
祝慈轻呵,原本松松圈在程嘉卉手腕上的手骤然收拢。
下压。
抵在自己的胸口。
隔着薄薄衣衫,胸腔热意勃然,心跳的跳动强健有力,一下一下震颤在掌心。
“我不说假话。”
“听听不信的话,自己来试一试。”
迎着祝慈紧迫目光,程嘉卉慢悠悠收回了自己的脚。
十分遗憾的轻叹,“我倒是很想,但是哥哥,现在是工作时间。”
“我们还是好好工作哦~”
被无意识舔过的唇娇艳嫣红,唇珠小小,染了清透水意,仿佛真如同一片娇嫩花瓣。
祝慈眼眸微黯,轻嗤一声。
撩完就跑。
小渣女。
程嘉卉轻轻挣了挣手腕,语调微扬,“哥哥,我雇你来可是让你当助理的。”
“哪儿有你这么凶的助理呀?”
娇死了。
肌肤娇养得嫩,祝慈握紧的这么一会儿,就有了很淡的一圈红意。
像是注意到祝慈的目光落点,程嘉卉还故意嘟了嘟唇。
轻轻啵了一声。
洁白齿列和软红舌尖若隐若现。
祝慈骤然松了手。
长睫半拢,掩住浅色眼瞳中的所有情绪。
只听那清润的好嗓子,喑哑又磁性,含着满腔的克制。
“程嘉卉,我还可以更凶。”
“你不会想知道。”
他撩起眼皮,将眼中所有的偏执占有,毫无保留的敞开给程嘉卉看。
程嘉卉心中一悸,指尖都有些蜷紧。
嘴上还不服输,被祝慈握住的那只手,指尖垂落,轻挠了挠了他的手背。
笑意嫣然。
“好呀,那我就等着看。”
“哥哥更凶的时候。”
“可别让我失望啊,哥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