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然江俞泽小说在线》 小说介绍

此时的江俞泽,白衬衫西装裤上,都是水渍,但丝毫不减损他的帅,更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我去洗个澡。”他倒也不客气,径直朝卫生间走去。身上的水渍让他难以忍受。“好。”沈清然心跳慢了半拍,我去洗澡这几个字,她会不自觉产生联想,尤其两人有过一次。...

沈清然江俞泽全文(江俞泽沈清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清然江俞泽全文最新章节(江俞泽沈清然)

《沈清然江俞泽小说在线》 第20章 免费试读

“怎么了?”沈清然问,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从厨房的方向不停流出水,把整个餐厅都淹没了。沈清然也定住,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不知该怎么办。
“你去客厅,我来处理。”
江俞泽一边说着,一边已卷起衬衫袖子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厨房的总水闸在哪里?”他问。.
厨房的水闸在哪里?
沈清然也不知道啊,她平日不做饭,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水管怎么就爆了呢?
“我找找。”她起身想往厨房的方向走。
“站那别动,我找。”江俞泽制止了她。餐厅的水马上就要蔓延到客厅这边来了,水虽不算多,但是客厅是木地板,被泡了很麻烦。
江俞泽踩着水进了厨房,厨房是重灾区,他挨个打开橱柜,低身寻找水阀,很快就找到水阀在洗菜盆底下,爆破的水管在旁边的橱柜底下。
水阀一关,一直汩汩往外冒的水才停止。
不过,江俞泽此时的形象与平日精英范儿大相径庭,白衬衫的袖子卷着,上面落下几片污渍,笔直的裤腿也被水泡湿了。
沈清然不好意思让他做善后的工作,再次起身想过去帮忙清理地面的水,但江俞泽又制止了
“我衣服已经脏了,你别过来,马上好。”
很快,他就把餐厅的地面打扫干净,然后蹲在破裂的水管处看了一会,说到
“明天找工人过来修吧。”
“好,谢谢啊。”
还好有他在,否则她真不知道怎么办。当初装修时,她与母亲都没什么经验,加上经济能力有限,只是简单装修,可能被装修公司以次充好。
此时的江俞泽,白衬衫西装裤上,都是水渍,但丝毫不减损他的帅,更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我去洗个澡。”他倒也不客气,径直朝卫生间走去。身上的水渍让他难以忍受。
“好。”沈清然心跳慢了半拍,我去洗澡这几个字,她会不自觉产生联想,尤其两人有过一次。
在江俞泽去洗澡时,她急忙掏出手机给林之侽发微信。
“侽侽,救命。”
林之侽:“什么事?”
沈清然:“你说约过一次的对象,忽然出现不约自来,是什么意思?”
林之侽:“想再继续的意思。”
沈清然:“应该不会吧,他看起来并不缺女人。”
林之侽:“宝贝,你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不过,你什么时候约过?对方是谁?安不安全?”
沈清然:很安全,以后再跟你说....
林之侽:先别管他怎么想,关键在于你想不想继续?上回感受如何?老师还是那句话,遇到优质的,碰到就是赚到。
沈清然:........
现在的问题也不在于她想不想继续,对方身份特殊,如果肖主任拿下这个项目,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她自认没有这么强大的心脏来应对这件事。
可是,江俞泽...诱惑很大,送上门来,她若是这么拒绝了,又觉得有点亏。沈清然本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想忠于自己的身体,一方面又被长久以来的观念压抑着。
她真的被林之侽的侽言侽语毒害颇深,其实今晚,江俞泽并没有表露出任何想继续睡的意思,只是帮她收拾了一下狼藉的厨房,然后确实因为身上脏了,借用她的浴室洗澡,她怎么就脑补出这么多了呢?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浴室里传来江俞泽的声音
“沈清然,帮我拿一下浴巾。”
“好。”
后来她想,并不是她想多了,江俞泽走进浴室时,寓意已经不明而喻。她从阳台上取了浴巾,慢悠悠地敲了敲浴室的门
“我放在门外的架子上。”
浴室是用玻璃隔出来的,影影绰绰能看到人的身影,她的脸瞬间红透,心跳得不行。
“给我。”
浴室的门忽然开了,江俞泽健硕完美的身材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伴着氤氲的雾气,她极没有出息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是成年男女之间的较量,她一败涂地。
江俞泽笑了,眼眸倏然暗沉,把她拽进了怀里。
她什么也感受不到了,只知道花洒的水继续在流。
她与江俞泽都是心照不宣,谁也不比谁高尚多少....
曾经,她觉得只有相爱的人才能这样,然而现在,她发现,都是俗人,什么爱?什么情?都不重要。
狗头军师林之侽是对的,只要不涉及道德,不涉及违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去放松,去享受。如吃饭一样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成年人。
她不停给自己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心理建设之后,整个人比之前更加放松,无畏。所以当江俞泽把彼此清理干净,抱她回卧室时,她欣然配合。
只是,她很快尝到苦果,因为突然想起,这个男人他今天刚才国外回来,正在倒时差,所以毫无困意。
而她,几乎昏睡过去。
江俞泽问她:吹风机在哪?把头发吹干再睡。
她气若游丝回:在第三个抽屉。
轰隆隆的吹风机声音吹着她的头发,她一点也不想动,只沙哑着嗓子说
“一会离开时....把门关好。”
大约对方是鼎鼎大名的江俞泽,让她觉得安全,不会加害于她,所以说完这句话便彻底睡死过去。
这一觉睡到了天亮,难得一夜无梦,所以醒来时精神清明,只是,一睁眼便见到一双好看的眼睛正看着她。
而她双手环抱的并不是平日床头上的那只抱习惯了的抱抱熊,而是江俞泽....
“还没抱够?”他清冷又温和的声音传来。
这人奇怪,明明长着一副不可一世高傲冷峻的样子,尤其在工作场合。但是每次私下跟她说话时,语气总是温和的,甚至在两人亲密时,他对她亦是温柔的,很顾及她的感受。
“你怎么没走?”沈清然奇怪他怎么没有像上回那样,完事马上就离开。
“衣服湿了,没法出门。”他轻声回答,很正当的理由。
“哦。”。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