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她的恐惧,瞬间笼罩。
  宋元慌张的喊:“欧阳,欧阳……”
  欧阳听闻喊声,立即过来:“三爷……”
  宋元冷声问:“她呢?”
  欧阳愣住:“涂小姐不是在房间里……吗?”
  “立即封锁锦城所有出口,派出所有保镖,任何一个角落不能放过。”
  宋元冲下楼:“立即备车,我要去……”
  “你要去哪?”
  有些柔柔,还有些不悦的声音,从左侧传来。
  宋元转头看去,见涂念穿着粉色睡衣,系着围裙,手里还端着碗。
  她,没走!
  涂念端着姜汤,走到他面前,仰头看他。
  “穿着浴袍,连鞋子都不穿,你急着要去哪?”
  她在厨房煮面,就听到他的声音,赶紧出来。
  宋元低头与她漂亮的星眸对视,莫名心虚。
  他不敢说,他以为她跑了。
  涂念微微挑眉:“我太好看了,所以看傻了吗?”
  宋元冷着脸,郑重点头:“嗯,好看。”
  涂念:……
  她知道现在有多丑,毕竟她是装出来的!
  所以,他说这么违心的话。
  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过,她暂时不打算洗掉这个丑妆!
  欧阳抬头看着涂念,染了七彩颜色的爆炸头,两个熊猫眼。
  还有跟刚吃了人,喝了血似的烈焰唇妆。
  更不说,她脸上还有很多个痘印。
  就这,还好看?
  三爷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是眼瞎!
  涂念把姜汤捧到他面前:“先喝点姜汤暖身,我去厨房给你煮面。”
  宋元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接过。
  “三爷……”
  欧阳想要阻止,但宋元已经把姜汤一口闷了。
  他抬头怒瞪着涂念:“要是三爷有个好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不是他要把涂念想的太坏。
  而是每次涂念给三爷端东西,他都要食物中毒!
  三爷也多次错失合作项目,害公司损失少说也有几个亿!
  涂念接过空碗:“就算是毒药,阿城也会心甘情愿的喝下去,对吧?”
  因为,她就是他的毒药。
  也是唯一的解药!
  宋元没有说话,只是郑重点头。
  她,叫他阿城。
  很好听。
  欧阳看着涂念又进了厨房,很是着急:“三爷,她差点害死了您!”
  “那又何妨?”
  宋元垂眸,冰冷的声音,带着些许柔情:“她是命。”
  她是他的命!
  欧阳着急:“可是……”
  宋元冷冷打断他:“若是不尊敬阿念,以后不用跟着我了。”
  欧阳只好闭上嘴,等医生来了,赶紧让检查一下。
  医生:“目前没中毒迹象,不过鞭伤溃烂,得赶紧上药。”
  欧阳接过药膏:“我给三爷上药。”
  涂念端着面碗出来,沉声打断:“不许!”
  欧阳拉下了脸:“涂小姐是想让三爷破伤风死掉吗?”
  涂念把面碗放下,从欧阳手里抢过药膏。
  “涂小姐……”
  涂念很霸道:“我男人的身体,不许给别人看,男人也不行!”

第8章 涂念,我会忍不住的
  宋元抬头看她,满是不可置信:“你……你说什么?”
  她说,他是她的男人!
  哪怕是谎言,这一刻的温柔,他也甘之如饴!
  涂念重复,语气依旧霸道,甚至还有些酸。
  “我男人的身体,不给别人看,男人也不行!”
  这语气,像极了吃醋的小女人。
  欧阳呵呵冷笑:“涂小姐,又想怎么祸害三爷了?”
  涂念的每次讨好,不是逃跑,就是从三爷手里拿走商业机密。
  可,她屡试不爽!
  宋元沉了声:“欧阳!”
  涂念没理他,而是问医生:“阿城他怎么样?”
  “鞭伤很重,又淋了这么久的雨,伤口感染发炎,要赶紧抹药,最近饮食要清淡,忌剧烈运动。”
  涂念把医生的话,都记下来。
  “欧阳,你也回去休息吧。”
  欧阳不听她的,而是看向宋元。
  宋元闻着面香味:“听阿念的。”
  欧阳不敢说涂念,只得用眼神狠狠警告她一番,才转身离开。
  涂念,就是一个红颜祸水!
  “阿城,快点吃面,吃完我给你上……药。”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