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柏恒看得目不暇接,嘴巴什么时候惊讶地张开都不知道。

忽然,龚莲心看见一处,低呼道:“那不是你二嫂的妹子,张玉娥吗?”

小剧场:

裴某宝在外面闯了祸,大家说告诉他爸爸的时候,他从来天不怕地不怕。

唯独提到了他妈,吓得他迈着小肥腿掉头就跑。

裴某宝:“他们都说我妈温柔贤惠?”

裴奕舟:“不是吗?”

裴某宝:“他们怕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会。”

第268章窥探到了秘密

齐倾沅顺着龚莲心指的方向看过去,那站在拉菜的车子前,环着手臂,颐指气使地催促着正在搬菜的人:“快点,这么慢是没吃饭吗?”

她还时不时调整她颈间丝巾的角度,显摆的意味非常明显。

被她催促的人,就是上回和她一起搬猪肉的那几人。

几人并没有回话,只是眼神中透露出不忿,显然十分不满意张玉娥的态度。

齐倾沅的目光落在张玉娥的围巾上,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是她。”

龚莲心眉心不由得蹙了起来:“她这是真的当了领导了?”

齐倾沅注意到龚莲心的措辞。

她摇了摇头:“不清楚怎么回事。”

她虽关注着张玉娥的事情,但也不可能让裴奕舟总去盯着她。

不然,多让人添堵?

她闲暇无聊的时候会一会她,就足够了。

她试探性地问道:“大嫂,你这话的意思,是二嫂又说什么了吗?”

龚莲心叹息了一声:“这也不是啥让人开心的事,我本来还想着找机会跟你说的。”

既然今天碰到了,她索性都说了出来。

“我上回不是跟你打了电话,说要来这里的事么?

我跟你大哥和爸妈说的时候,他们倒是没有反对,说让我去看看也好。

结果,你二嫂一句话没闹,反倒笑着让我早去早回,小心火车上挤。

我问她咋回事,她说以后她妹妹也是官太太了,以后也要去滇城的,而且要开专门开车来接她才去。

我一听,就知道不对劲。

但我再问她,她什么也不愿意说了。”

说完,见齐倾沅老神在在的样子,龚莲心不禁有些纳闷:“你不着急?”

按照张玉娇的话,不明摆着在说张玉娥有了个当官的对象吗?

她当时一听,立即就想到了裴奕舟。

毕竟当时她对裴奕舟的心思,再明显不过。

齐倾沅摇头,笑道:“该着急的是她们两姐妹才对。”

龚莲心被齐倾沅的话给弄糊涂了。

齐倾沅道:“大嫂,你带着柏恒在这里多住几天,我请你看一出戏。”

说话间,已经到了旧街里的门口。

齐倾沅下了车,又将齐柏恒抱下来:“大嫂,我们到了。”

龚莲心的注意力直接被旧街里给吸引过去了,一时忘记了要问齐倾沅的话。

*

滇城边缘的一间小旅馆内。

风雨方歇,房间里还残留着情欲的味道。

明明是白天,窗帘却拉得一丝光也透不进来。

地上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床上是相拥的一男一女。

年轻的女人面容清秀中带了点刻薄,男人头顶微秃,手中夹着一根燃着的香烟。

闻着呛人的香烟的味道,手下是男人松弛的皮肤,张玉娥的脸上闪过厌恶的表情。

老男人总喜欢事后一根烟,又不让人把窗户打开,说什么怕别人知道。

每次约她的时候,还总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让她折腾得够呛。

她推了推何绍远:“绍远,人家刚刚跟你说的,到底答不答应嘛?”

何绍远也有些不耐。

但女人到手不久,还没有失了兴致,便哄道:“小姑奶奶,我都已经让你做饭堂采购的管事了,这还不满意?”

张玉娥直起身子,胸前的肌肤露了出来:“管事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整天往外跑的?

菜市场那么臭,太阳又那么大,你舍得我这样受苦吗?”

何绍远的眉心蹙了蹙:“可是你说的秘书处的位置,确实是有些困难。”

别说张玉娥啥都不会了,就算她会,他也不敢将她往裴奕舟的面前放啊。

那回在饭堂,她恨不得整个人都粘在裴奕舟身上,他可是还记得的。

就连这次勾上他,都是趁他喝醉了酒。

至于是不是真的强行欺负了她,谁说得清楚?

再说了,她要是不愿意,她可以大叫啊。

市政厅招待所那么多人,还能没人救她?

总之,这样的女人他是看多了。

偶尔换换口味,也还不错。

只要她乖乖的,不要整出什么幺蛾子,他也就还能多留她一段时间。

张玉娥听着何绍远明显敷衍的话,心里不由得来了气。

她娇嗔地看了他一眼:“好,我说工作的事情你办不到,那离婚你总能办到了吧?

你就给我说个时间,什么时候和你家的母老虎离婚?”

何绍远见她又提这事,瞬间一个头两个大。

他把烟摁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我忽然想起单位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推开张玉娥,三两下穿起衣服,就要走。

张玉娥气急,喊了声:“何绍远!”

何绍远吓得连忙去捂张玉娥的嘴:“姑奶奶,你小心些!”

他把语气放缓:“这个事情,要从长计议才行。

要是她一个生气,把我的位置给弄没了,你还怎么跟着我享受荣华富贵?”

见到张玉娥的神色软下来,他继续哄道:“乖,再给我些时间,我保证把那个母老虎给甩了!”

听到何绍远的保证,张玉娥这才作罢。

她装作委屈地点头:“那好吧。

你要记住,一定不能让我等太久了。”

何绍远的头点的飞快:“肯定的。”

待目送何绍远出门,张玉娥脸上讨好的表情一拉,嫌弃地把床上的枕头扔了下去:“可恶!”

*

龚莲心自从齐倾沅跟她说让她看戏,心里的疑问就一直没消下来过。

可每次问齐倾沅,她又只是说:“大嫂,我也只是猜想。

到底是不是,要过一段时间才知道。”

她只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一天天等着。

直到一个星期后的早上,她和齐倾沅在门口遇到了邓淑仪和另外一个女的。

邓淑仪经过的时候,在她和齐倾沅脖子上的丝巾处停留了好几秒。

另外一个妇女对着她们笑了笑,道:“你们这丝巾真好看”

她扯了扯边上的邓淑仪:“你看,是不是挺好看的?”

邓淑仪每次看到齐倾沅都不吭声,搞得她难看死了。

要不是和邓淑仪认识了好几年,她才不想理她了。

闻言,邓淑仪就“啧”了一声。

她抬了抬下巴:“我看,也就那样吧。”

齐倾沅笑得一脸淡然:“我们这个算什么,自然是不能跟何太太相比的。”

邓淑仪不知道齐倾沅为什么会忽然恭维她,虚荣心作祟,她高兴地再次抬高了下巴。

得意洋洋道:“那是,我家老何出差带回来的,说是孤品,就这一条呢。”

“是吗?”齐倾沅十分惊讶的样子,“但是,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条很像的。”

邓淑仪立即道:“不可能,我这个可是孤品。”

齐倾沅看着她的丝巾,眼神认真:“是真的,就是颜色有些不一样,其他的都一模一样。”

在齐倾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龚莲心觉得自己似乎窥探到了什么秘密。

她站在一旁,呼吸都轻了起来。

邓淑仪连忙道:“你在哪里看见的?”

第269章口腹之欲与欲

邓淑仪换了个说法:“或者说,你看到谁戴了,你认识吗?”

“这个啊。”齐倾沅有些苦恼地咬了咬唇,像是在努力回忆。

龚莲心连同邓淑仪三人,都莫名一脸紧张地看着她。

齐倾沅一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记性,一时想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