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了几下把手,却打不开门。

周鹏安把副驾驶的车窗按下:

“你衣服太多水,”

“会把车弄脏,”

“自己想想办法。”

衣服太多水?

KK低头看着自己身上,

已经完全被雨淋透,

还在不断往下滴水的衣服。

根本不可能弄干,

要想什么办法?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

KK明白了周鹏安的意思,

她咬咬牙,

把身上的衣裙全部脱下,

扔在地上,

最后剩下两件黑色内衣的时候,

KK的手变的颤抖,

迟迟没有动作。

周鹏安摇摇头:

“看来你对大天二的爱,”

“并不像你以为的那么深。”

“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吧。”

他拉起手刹,就准备开车离开。

“等等!”

“周sir,是我错了!”

“我已经想好了!”

KK看见周鹏安要走,

终于下定决心。

最后两件黑色衣物落在地上,

浸入了泥泞之中,

KK就这么坦然的站在周鹏安车窗旁,

用乞求哀怜的眼神看着他。

周鹏安按动开关,

打开副驾驶的门锁:

“既然你那么有诚意,”

“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第34章

长时间站在雨里,

KK已经被冻的面青唇白。

她坐进车里,

才终于感觉暖和了一点,

伸手正要去拉安全带,

周鹏安的眼神望向了她:

“你系上安全带的话,”

“要怎么用口才说服我啊?”

KK楞了一下,

这才终于明白过来,

刚刚周鹏安所说的,

给她一个机会,

让她用把口说服他,

是什么意思。

她没有扭扭捏捏。

刚刚为了上车,

KK就已经把自己的羞耻心脱掉,

扔在了泥泞之中,

这件事,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伸手把长发撩在两边的耳后,

KK从副驾驶座位上下来,

跪俯了下去。

周鹏安点起一支烟,

缓缓踩动油门:

“如果不堵车的话,”

“你大概有三十分钟的时间,”

“大天二能不能换监房,”

“就看你的口才到底好不好了。”

KK没有说话,

只是起伏的频率和幅度,

都有了明显提升。

周鹏安眯着眼,

惬意地深深吸了口烟,

让它在喉咙里打转

感受着烟雾在喉咙深处盘旋,

狭窄的空间之中,

喉部肌肉对烟雾不断挤压,

带来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和刺激,

良久之后,周鹏安将烟雾徐徐吐出,

微微眯着眼感受了一番余韵后,

才再次将香烟叼在嘴边,

又是深深吸了一口。

同时,心中浮现出了乐慧贞的身影:

“下次应该叫上乐大记者,”

“让她好好学习学习,”

“怎样才叫嘴不笨!”

.....................

同一时间,

杨永城开车回到自己的别墅。

在进入大门之前,

他看到了一个曾经非常熟悉的身影。

见到他的车驶来,

等在门口的女人走了过来,

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位。

杨永城警惕地左右看了看,

尤其注意附近停靠着的车辆:

“大波雯,ICAC正在调查你,

“你这时候过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刚刚出院没多久的大波雯,

面色焦黄憔悴,看上去像老了十岁。

她冷笑道:

“杨永城,你有什么好怕的,”

“你一向那么谨慎,”

“就算是从我手上收钱,”

“都要借着帮你老婆开演唱会的名义。”

“把钱过桥洗一遍。”

“ICAC就算查你,”

“也根本查不出任何东西。”

听到她的话,杨永城心中警惕直接拉满。

这个女人把事情说的太过详细,

不是已经和ICAC合作,在套他的话,

就是在身上藏了录音笔,

想要留下证据。

他眯起眼睛:

“詹晓雯,你在胡说些什么?”

“成个港岛的人都知道,”

“我太太倩仪是天后歌手,”

“她开演唱会赚钱多,有什么出奇的。”

詹晓雯冷笑一声:

“杨永城,你摸着良心想想”

“我同你上佐多少次床?”

“连你身上有几条毛,哪一处地方有胎记,”

“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现在在我面前也要扮嘢,”

杨永城摇头道:

“以前的我,确实因为一时冲动,”

“没有把持住自己,犯下了错误。”

“但现在我已经醒悟,”

“如果没有什么事,你就走吧,”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詹晓雯看着他,

突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

最后弯着腰,

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好你个杨永城,”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直到今天,”

“我才真正看清你。”

她伸手擦了擦眼泪:

“我这次过来,本来是想问你,”

“能不能帮我一把,”

“想办法离开港岛,”

“现在看来,也没有问的必要了。”

杨永城摇摇头道:

“詹晓雯,你不要一错再错。”

“你犯的事并不严重,”

“只要认罪好好改过,”

“很快就可以出来。”

“你还这么年轻,以后大把机会。”

这时,一脸红色的奔驰开到大门口,

车窗被摇下来,

里面是杨永城的妻子叶倩仪和他女儿杨欣茹。

才刚读大一,

年轻靓丽的杨欣茹朝他挥了挥手:

“爹地,你怎么不进去啊?”

“你旁边的是谁?”

杨永城溺爱地冲她笑笑:

“她是惩教署的同事,”

“工作上有点事,已经谈完了,”

说完他转头看着詹晓雯:

“就这样吧,”

“我还要陪家人吃饭,”

“有什么事,明天去我办公室谈。”

......

詹晓雯站在别墅门口,

看着两台车驶入,

杨欣茹挽着杨永城的手臂,

说说笑笑地走入家中,

脸上的神色变得无比怨毒:

“杨永城,你以为我真系拿你没办法吗?!”

“既然你不肯帮我,”

“那就别怪我拖住你一起死!”

........................

周鹏安的黑色凌志,

平稳驶入了公寓的地下车库。

今天港岛的路况出奇顺利。

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

周鹏安就已经从九龙监狱,

驶入了租住公寓的地下停车场。

虽然KK的口才确实不错,

周鹏安这一路上抽烟也抽的非常尽兴,

看她还是修行不够,

最终也没能说服周鹏安。

周鹏安把车停入车位泊好,淡淡道:

“后尾箱有衣服,你自己换上回去吧。”

第3ʐɦօʊ5章

地下车库昏暗的灯光之下,

KK不甘心的抬起头,

向周鹏安乞求道:

“周sir,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一定可以的,求求你了,”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天二死啊!”

周鹏安丝毫不为所动:

“他在拿刀斩人的时候,”

“有没有想过,”

“被他劈的人也可能会死?”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KK抱住他的大腿,

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是我的错,我没用,”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只要一次就好!”

车内的烟味还没有散尽,

周鹏安也感觉烟瘾还没有过足,

他把座椅往后放,

再次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