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燃不是个傻子,月绾尘和萧霁月能够从苏扬全身而退,必然是连起手来行事,只要是站在萧霁月这一边的,出了事他难免会上心。

  平帝见着跪在下首满身血污的月绾尘,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愤怒没有,惊诧更没有,这一时的安静令屋内众人都不敢言语。

  璋王眼中的月绾尘都是高傲的,凌厉的,带着世间女子少有的果敢……而此时的月绾尘,只能瘫在地上,连站立都成了问题。

  肃王更是吃惊,才不过一天的时间,皇后简直就是急不可耐,完全不顾及到自己的身份,只做些丢人的事。

  候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平帝终于开了口,“月卿,礼康宫宫人指认你毒害太后,你认是不认?”

  这不带情绪的一句问话,令月绾尘心中也打起了鼓,平帝说话向来是暗含三分深意,谁知他此刻又是个什么意思?

  月绾尘迟疑了一下,嗓音还带着颤抖,“臣认是不认,还是要由陛下做主。”

  她可不想成了平帝的武器,她不仅没有接平帝的话,还将球又踢了回去。

  平帝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焦燃担心他要发怒时,他突然笑了出来,而且是放声大笑,“月卿,朕可要给你鼓掌了,你这份胆量真是男子都比不上。”

  焦燃一颗心七上八下,全然不明白平帝和月绾尘之间到底在打什么哑迷。

第256章

  “陛下,你若是有用得上臣的地方,不如直言。”

  平帝扫视了一周,本来想着问罪月绾尘的几位大臣一下子就明白了平帝的意思,纷纷告退。

  得了此意的璋王也不能再留下,只在心中盼着平帝能还月绾尘一个清白。

  而肃王倒是干脆得很,给平帝施了个礼就离开了,一副「干吾鸟事」的样子。

  当下,这方不大的屋子里面,只剩下了平帝、焦燃、月绾尘三个人。

  平帝收起了笑脸,“朕不会亲自出面,朕也不会给你提供任何帮助……但,朕希望,你这件事结束之时,尚宫令和常殿令的位置都是你的。”

  月绾尘用手强撑着自己的身躯,“陛下想要得到一个什么结果?”

  “朕希望你不仅可以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还要让皇后不得不交出手中的常殿印。”

  月绾尘在心里暗骂一声,平帝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合着他这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断了皇后在后宫通天的权利。

  月绾尘也不是个傻子,既然如此,她也要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陛下,俗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就揽不了瓷器活。

  臣如今尚在内狱当中,总要给臣一个自证的机会,臣才有可能为陛下做到您心中所愿。”

  平帝不想与皇后撕破脸面,就需要有一个冲锋陷阵的人,他与月绾尘推拉几番,都未能从她口中得一个是字,不免有些愠怒。

  “你这个小姑娘,胆子未免太大了,朕不是在与你商量,而是在给你下命令,你自己的生死你难道不担心吗?”

  眼见着两个人就要谈崩的时候,一个小黄门悄悄同焦燃招了招手,焦燃听了回复,急忙冲到平帝面前,“陛下,太后醒了,正找您呢!”

  平帝翻了月绾尘一眼,甩袖而去之前不忘给李一下命令,“把她给朕关回内狱,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带她来见朕!”

  焦燃奉命把月绾尘送回了内狱,走之前还是忍不住说了两句,“月大人,平日里你也是个清醒的人,怎的偏生在此事上犯了糊涂!陛下给你承诺与否不是关键,你活下来才是关键!”

  月绾尘摇了摇头,急促地呼吸了几声,“焦大监,陛下尚且不能接受皇后一人执掌尚宫局和殿内省两个地方,又怎能对我就格外放宽?

  他这是要我用一条命去和皇后斗,无论输赢,我都是最悲惨的那一个,今日我若是应了,来日,我便是鱼肉。

  太后倾心培养我,陛下不能忽略太后直接对我动手,我现在在赌,赌陛下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要对付皇后。”

  月绾尘讲得没错,果然太后一醒来就问月绾尘到哪里去了,贺嬷嬷说月绾尘下了狱,气得太后差一点背过气去。

  平帝此时就算再觉得月绾尘奸诈,也不能不考虑太后的感受,只能下令暂时推后对月绾尘的处决。

第257章

  太后昏过去的时候很是突然,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礼康宫的天都变了。

  贺嬷嬷自然不相信月绾尘会给太后下毒……可是那小宫女信誓旦旦的,将事情讲得有模有样,平帝理所应当偏向了人证。

  贺嬷嬷照顾了太后两天两夜,总算把太后盼着醒了过来,连忙将这两日的事情交代清楚。

  太后看事情已了,顿时明白了自己在其中的作用,于是命人马上将平帝请过来。

  而平帝来了之后,全然不给太后询问月绾尘一事的机会,只要求御医不可松懈,务必要全天守着太后。

  太后因着中毒的缘故,看着比前些日子老了好几岁,“皇帝这是下了狠心一定要夺皇后的权,只可惜月丫头平白成了筏子。”

  贺嬷嬷也是唉声叹气,“殿内省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大人如何能受得住?”

  平帝模棱两可的态度令皇后愈发的嚣张,几乎日日都要趁夜去「问候」月绾尘……如今的月绾尘除了一张脸,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是夜,皇后又出现在了内狱,月绾尘早已无力起身,只抬眼瞥了一下皇后,声音轻飘飘的,“皇后娘娘最近很是清闲啊!”

  皇后没有开口,还走近了几步,贴在了月绾尘的旁边,“太后醒了,但是陛下没有因此将你放出去,你知道说明什么吗?说明你在陛下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随时可以被丢掉。”

  月绾尘看着异常骄傲的皇后,一时之间觉得有些悲哀,“皇后娘娘,你在自己的金丝笼里面生活得太久了!”

  皇后一门心思只想要月绾尘死,原本太后就是个借口,现在形势如此之好,她哪里看得清她所面临的困境。

  就在两人言语争锋当中,则量小跑着到了皇后的面前,“娘娘,城外的庄子被人发现了!”

  皇后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宣华城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城外的地自然也不例外,皇后借着别人的名在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