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剧烈跳动,溢出无尽的悲哀与怨悔!
沈老爷子看见她,眼里的担忧骤然一松,他艰难抬手,想要抹去她满脸的泪。
可下一刻,年过古稀的老人,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染红了满地洁白!
“祖父!”
沈家府邸。
沈佳卿站在沈老爷子床前,紧张的看向陆泽。
“陆大夫,我祖父怎么了?”
陆泽神情凝重:“我只能吊着老爷子的命,若想活,必须有雪莲为药引。”
沈佳卿浑身一颤,但随即她便记起,陆彦舟的私库里,便有一株雪莲!
她看着唇色惨白的祖父,转身就往外走:“还请你照顾我祖父,我一定会拿回雪莲。”
陆彦舟脸色阴沉的坐在正厅。
林雪舞柔声道:“王爷,莫生气了,王妃只是太看重沈家人罢了……”
这时,下人来报:“王爷,王妃回来了!”
陆彦舟猛然抬眸,眼中染尽冷意。
然后,沈佳卿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她连气都没喘匀,便对着陆彦舟直直跪下:“王爷,我祖父危在旦夕,求王爷赐下雪莲,救他性命!”
她红着眼,浑身都发烫,可陆彦舟的话,却仿佛一盆凉水兜头淋下。
“你祖父这一跪,让本王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即便是死,也是他咎由自取。”
沈佳卿只能重重磕下头去,声音嘶哑到了极致:“王爷,所有罪责我愿一力承担,求求您将雪莲给我!”
她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整个房间都回荡着沉闷的声响。
很快,她额前便见了血。
陆彦舟神色一厉。
“够了!你这么喜欢磕,那就滚去外面,磕足五百个!”
沈佳卿动作一顿,随即眼中燃起希冀:“只要我磕足了头,王爷就将雪莲给我?”
“等你做到再说!”
沈佳卿毫不犹豫朝屋外走去,又朝门跪下。
一下,两下,三下……
陆彦舟冷眼看着,不知何时,放在桌上的手掌攥的死紧。
他豁然起身,朝林雪舞道:“我还有事,先去书房了。”
说罢,他径直离开。
直到日暮西沉,沈佳卿终于停下了动作。
她额前血肉模糊,鲜血顺着鼻梁滴落在地。
她强撑着站起,踉跄朝屋内走去,希冀的看向林雪舞:“我完成了王爷说的要求,还请林夫人将雪莲给我。”
林雪舞笑了笑:“那是自然。”
沈佳卿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晕眩感传来,几乎要栽倒在地。
盛放雪莲的盒子被下人拿了过来。
沈佳卿眼睛一亮,正要接过,林雪舞却拿起雪莲在指间把玩:“王妃可知,王爷临走前,交代了我什么事?”
沈佳卿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下一刻,那朵雪莲轻飘飘落在地上。
林雪舞抬脚重重碾去,声音轻柔。
“他说,就算是毁了,也不要给你。”



第7章
雪莲洁白的花瓣被碾成泥泞。
“不要!”
沈佳卿目眦欲裂,那一刻她什么都没想,扑了上去猛地抓住了林雪舞的脚腕!
林雪舞受惊的收回脚,但随即又毫不犹豫的踩上了沈佳卿的手背。
沈佳卿眉心痛苦的拧成一团,却还是死死护着混着泥的雪莲……
林雪舞看着狼狈无比的沈佳卿,轻笑一声后抬脚离开。
沈佳卿疼的眼前都出现了重影,可她顾不上那么多,一点点将那堆泥土拢在手帕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冲回了沈府。
刚进正房院门,沈佳卿便看到站在门口的陆泽。
她立即快步走上前,声音满怀希望:“陆大夫,我把雪莲拿回来了,可以给祖父配药了。”
陆泽的视线从她额上狰狞的伤口移到她手中那脏污不堪的雪莲上。
心里狠狠一颤,他别开了眼,从喉间挤出一句话。
“……太迟了。”
沈佳卿瞳孔骤缩!
她推开陆泽,冲进正房。
跪在床边的沈清央扭过头来,待看清沈佳卿的伤时,眼圈骤然红透。
沈佳卿看着床上满脸死气的沈老爷子,大脑一片空白。
她一步步挪近床边,重重跪倒在地,攥住沈老爷子的手:“祖父,您醒醒……我把药带回来了,您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