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弟弟这样俊俏的容颜,就算是做驸马爷都不为过,锦云知还敢净他的身!
  锦沁恨不得掐死锦云知,却还要努力维持着温婉,“知知,姐姐知道你是好意,但收养我的爹娘家里只有这一根独苗,还想传宗接代呢……”
  锦云知颇为可惜地蹙眉,“那真是不巧了。”
  她也不戳穿锦沁漏洞百出的计谋。
  等她收集足够的证据,她锦沁连活着都难,还谈何设计陷害她?
  “是啊,知知若是喜欢这样俊俏的男子,阿姐去给你买几个更漂亮的,在你身边伺候。”
  锦沁悬起来的心脏终于落下,她擦了擦额角冷汗。
  差一点,她的亲弟弟就要断子绝孙了。
  这个该死的锦云知,她定不会轻饶她!
  锦沁生怕自己的弟弟留在此处,又被锦云知惦记上,马不停蹄让人扛起他,落荒而逃。
  锦云知站在殿门前,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底一寸寸冷了下来。
  正要起身去永华殿参加接风宴,锦云知想到什么,她迈步转身进入内室。
  谢九聿正躺在床榻上,上了药后,他的意识不再昏沉。
  偶尔能清醒一段时间,但不能下床,只能暂时卧床修养。
  锦云知迈步靠近。
  在边境时,她穿着一身常服,如今回宫,换上华丽的服饰。
  亭亭玉立,气质矜贵。
  “阿九,我要去永华殿一趟,但你别急,我很快就回来,无论是谁找你都别出去,知道吗?我会找人暗中保护你的。”
  半躺在塌上的谢九聿,只是掀起眼皮,漆黑的眼睨了她一眼。
  “公主这话,好似皇宫是龙潭虎穴一般。”
  锦云知抿唇,她是有了前世的记忆,所以才小心谨慎,不想重蹈覆辙,也不愿牵扯到谢九聿。
  但也不能引得人生疑,她巧笑两声,“本公主金屋藏夫,定然不能被旁人知晓。”
  说完,她耳朵尖透着粉,慌忙快步离开。
  留下谢九聿微怔抬眸,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沉寂片刻,垂眼,指尖似乎轻颤两下。

第11章公主是不是不信任绿萝了?
  锦云知迈步,准备前往永华殿。
  刚走出宫门,就听到身后传来绿萝委屈的声音,“公主不带奴婢一起去了吗?”
  锦云知脚步顿住。
  她缓缓回眸,望向绿萝,她低垂着眼睫,好似委屈可怜的很。
  以前锦云知是最宠爱信任她的,甚至做很多决定都要与她商量,可她呢?
  背弃主子,灭国之日,她站在锦沁的身边。
  怕是这两人早就暗中勾结,所以当日锦沁才留了绿萝一命。
  既然知道这人心思不正,锦云知就不会继续重用她。
  锦云知向来信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但若是她现在就将绿萝直接赶出她的宫殿,怕是会让锦沁生疑,就要趁着锦沁疑心不盛之时,好好报复她一番。
  留绿萝在,方便她给锦沁传递虚假消息。
  锦云知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九公主向来骄矜,她眼神散漫地落在绿萝脸上,“绿萝,你拿着腰牌去宫外,帮我买些糖果子去。”
  绿萝一怔,脸色微白。
  去宫外?
  可她想去参加永华殿的接风宴,今日的宴会上有许多王公贵族,若是被哪家少爷看上,她就能脱离奴婢的身份,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去什么宫外?
  绿萝小脸微白,眼尾微红,“公主是不是不信任绿萝了?”
  往日,公主都让她去做最要紧的事情。
  去宫外买糖果子这些时,都是那些卑贱的下等宫女们应该做的。
  锦云知心底冷哼一声,前世她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绿萝的心眼如此之多。
  但她面色不变,“好绿萝,本宫今日格外馋那家凤仙居的糖果子,回来第一要紧的事便是尝它的味道,你定要在本宫回来前买到,知道吗?这么重要的事情,本宫不交给你交给谁?”
  绿萝心中不甘,暗中瞧了一眼锦云知身侧站着的青碧。
  凭什么她就能跟公主一同参加接风宴,她却要去宫外风吹日晒?
  但锦云知都下了命令,她没法不依。
  锦云知在青碧和另外三个婢女的陪同下前往永华殿。
  绿萝快步走到宫门口,瞧见今日巡逻的守卫是她相识的。
  便趾高气扬走过去,往他手里塞了些碎银,“九公主有令,寻几个腿脚快的去凤仙居买她爱吃的糖果子,小林哥哥,这个肥差我就交给你了,定要在半个时辰内回来。”
  一听是九公主的命令,那被称为小林哥哥的人也不敢多问,立马接过碎银子朝着宫外跑去。
  绿萝就站在宫门一侧,正巧巡逻的侍卫换人。
  几个年轻些的侍卫,全都围绕在绿萝身边,“绿萝姑娘,这九公主回来后心情如何?这趟出去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啊?跟我们透露透露消息呗。”
  绿萝睨他们一眼,冷哼,“怎么?就凭你们这卑贱的身份,还想觊觎九公主?九公主那骄纵的性子,就算你真的娶回去,能受得住吗?”
  那些侍卫们,全都是见锦云知容貌漂亮昳丽,难免心动。
  被绿萝这么一说,顿时也不再询问锦云知的事,反倒开始问她,“那绿萝姐姐呢?绿萝姐姐可有意中人?”
  绿萝脖颈微微抬起。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二皇子风流俊俏的容貌,一时耳热。
  二殿下有好几次去九公主那里,都单独找她问话。
  若不是对她心生好感,怎会如此?
  等她有朝一日成为二皇妃,便不用再事事听从锦云知命令!
  永华殿。
  锦云知的身影刚一出现,方才还有些热闹的殿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众人全都抬眼望向她。
  只见气质骄矜的少女,袅袅婷婷步入众人的视野。
  肤若凝脂,腰肢纤细。
  一袭鹅黄华服,珠钗点缀在墨色的发间,说不出的矜贵。
  娉婷间,金丝绣鞋落入眼中。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