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来,似乎是从明家倒了,慕黛就没再给他发过这样的消息……她也没有再在床上,像小狗一样伏在他的颈侧,问他会不会喜欢上她。

其实很久了,

只是他不在意她,所以没有发现。

第一次,傅竣独自坐在车里,想着慕黛,想着他们的婚姻。

*

清早,慕黛去了趟医院。

她买了好些水果,沈姨心里挺高兴的,却佯装责怪她乱花钱:“前两天买的还没有吃完,怎么又买了!”

明大勋精神倒好。

他半靠在床头:“你也吃点儿,孩子也是心疼你。”

这话叫沈清眼圈一红。

说了会子话,她借故把慕黛叫出去,跟她说事儿:“昨天院里忽然就把贺季医调到外地学习,说是有一阵子才能回来!小冉,你老实告诉阿姨这是不是傅竣的意思?你跟贺医生……是不是有事儿?”

慕黛怔了一下。

她想到昨晚,傅竣特意给她看的,猜测出来这是傅竣给她的另一层警告。

她心里发寒。

到现在,她终于感受到了傅竣的占有欲。这种占有欲,并不是对她慕黛,更多是对傅太太这个名分。

慕黛怕沈清担心,轻道:“沈姨您放心,我会有分寸的。”

她自小在沈清身边长大,沈清自然知道她的人品。

当下也不多说。

沈清先进病房,慕黛站在过道里。

她低头看着手机,她想给贺季棠道歉,但是犹豫很久最后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也许,不打扰是成年人最好的保护方式。

……

慕黛在医院待了一个上午。

中午吃完饭,她打算去配几根琴弦,才走到公交站台,一辆黑色路虎蓦地停到她身边。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好看的俊颜。

竟是黎睿。

再见慕黛,黎睿心里多了一份复杂。

过去,他不太瞧得上慕黛,他以为慕黛会扒拉着傅竣到死不放,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真敢跟傅竣叫板离婚。

而且她穿着也跟从前不同。

她褪去了傅太太的打扮,白衬衣、黑色长裤,外面是黑色针织马甲,自然随性。

黎睿盯着那张小脸——

温婉、精致漂亮,如松雪白梅般干净。

不知为什么,他鬼使神差般地说了句:“去哪?我送你!”

第17章  他的发小,在觊觎他的妻子

慕黛挺意外的。

因为黎倾城的原因,黎睿待她实在不算友善,前天晚上他还找了她麻烦。

此时他提出送她。

慕黛下意识就觉得,他不安好心。

她往后退了一步,态度稍稍冷淡:“黎睿,你说过不再为难我的。”

黎睿盯着她瞧。

半晌,他轻轻吐出几个字:“我确实说过。”说完他就将车子开走了,黑色路虎的屁股留下两串黑烟。

……

慕黛以为黎睿这事儿,告一段落了。

没想到当晚,她在皇霆的56层又见到他了,他仍跟路靳声几个坐着打牌,但身边没坐小明星小模特儿。

慕黛上台时,黎睿抬了下头。

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被路靳声捕捉到了。

路靳声又看了眼台上的慕黛,漫不经心地打出一对王炸:“黎睿,平时你可不常来我这啊!今天是怎么了,哪路风把你吹到这了?”

黎睿语气淡淡:“不欢迎?”

路靳声笑笑:“哪的话呢!我巴不得黎总天天过来给我撒钱。”

闻言,黎睿只是微勾了下唇。

正说话呢,傅竣过来了。

傅竣应该是从家里来的,黑衬衣黑长裤,外面罩了件藏青色的薄风衣,他长得好身材修长,一进来就轻易捕捉了所有人的目光。

路靳声看向黎睿——

黎睿换了个姿势,表情比刚刚淡了些。

路靳声不动声色地笑笑:“傅竣也来了!怎么……过来接慕黛下班?”

对于他的调侃,傅竣没放心上。

他在路靳声对面坐下,掏出衣袋里的烟盒,随手放在茶几上才说:“一会儿带慕黛回老宅住一晚,奶奶挺想她的。”

路靳声又是一笑:“有点东西啊!”

他压低声音:“不过,你现在还请得动慕黛?我可听林萧说你们准备离婚了,慕黛的离婚协议都送你公司了吧!”

夫妻私密,傅竣没兴趣分享。

他低头点了根香烟,随意抽了一口,薄薄烟雾吐出。

这时,他意外发现黎睿竟然也在,虽说表情看着淡淡的……但有时男人的直觉特别准,尤其是这个女人是自己的老婆时,那雷达更是精准的不得了。

——黎睿过来,是因为慕黛。

淡灰色烟雾中,傅竣黑眸深邃,看向台上的慕黛。

一袭墨色小礼服,香肩微露。

两条漂亮的小腿,纤细笔直……又白又嫩。

傅竣静静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收回目光,淡道:“打牌吧!还是老规矩一局十万?”

路靳声附和:“行,就一局十万。”

黎睿没说话,只是熄掉了手里的烟头,开始洗牌……

十点,慕黛提前下班了。

她才下台,傅竣就将手里的牌朝着茶几一放,跟着起身:“我先走了!”

路靳声看着傅竣离开的方向,玩味一笑。

转过身,

他唇上叼着一根香烟洗牌,像是很不经意地说:“黎睿别看了,人家都结婚三年了!……哎,不是我说你,你这真是善变啊前天还为难人家来着,这会儿怎么就喜欢上了?吃错药了还是被下了降头了?”

黎睿捏着烟头,缓缓吐出一口烟圈。
慕黛傅竣抖音强推小说 慕黛傅竣全文无弹窗阅读
他睨着路靳声骂道:“神经病!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路靳声指着他的心口——

“你这里有病!”

“你别忘了,她是谁的老婆!”

……

女性更衣室,只有慕黛一个人。

她将那件墨色小礼服脱下,只着黑色内衣的白皙身子,在晕黄灯下泛着莹白的光泽。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慕黛惊了一下,立即拿衬衣捂着胸口转身看。

门口,竟然是傅竣。

他盯着她瞧,反手慢慢关上更衣室的门……

慕黛咬了下唇:“傅竣,这是女更衣室!”

傅竣却恍若未闻,他朝着她走来,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将她手里的衬衣拿掉……随后他单手将她抵在更衣柜前,在灯下细细打量她。

慕黛不习惯这样,肌肤敏感地起了一层细细的小颗粒。

微微颤抖。

她不敢叫,怕引旁人进来。

但傅竣没做什么,他就只是静静地打量她,像是他们不曾当过夫妻……像是他第一次看她的身体。

他的眼里,甚至没有一丝欲|望。

良久,他的手掌松了些。

慕黛默默地背过身去,手指微颤着将衣服换上,她尽量用一种不在意的语气说:“傅竣,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竣心情复杂。

过去三年婚姻,他不在意慕黛。

慕黛提出离婚时,

他根本就没有当回事,在他心里慕黛似乎是专属他的。没想到,有那么多的男人在觊觎他的妻子,过去,他竟然没有发现。

他从后面贴近她的身子。

带着淡淡烟草味道的灼灼气息,熨烫着她柔嫩的耳根,那一小块晶莹肌肤悄悄变成淡淡粉色,很是诱人。

傅竣黑眸低垂,喉结情不自禁地滚动了一下,嗓音更是沙哑得不成样子:“该怎么说你呢傅太太,红颜祸水……嗯?”

慕黛不明白他的意思。

傅竣也不想让她明白。

回傅宅的车上,他一直很沉默,只是偶尔等红灯时他侧了身子静静瞅着她,瞅得慕黛心里发毛,但她可不会以为傅竣突然爱上自己。

她还没有这么自恋。

深夜,黑色宾利驶进傅宅,车停下时傅竣淡道:“换份工作吧,我给你安排。”

他态度暧昧,慕黛却懒得猜测。

她的手握住车门把,轻声说:“傅竣,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觉得这份工作挺好的!我也不需要你安排什么!”

她出去工作,本身就是为了离开他。

若接受他的安排,那么她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慕黛想下车,

傅竣却扣住她的手腕。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