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头往窗外一看,姜可儿惊呼,他们的船只竟不知不觉离岸甚远……
顾言修将姜可儿拽到身后,余光扫视周围,冷笑道:“不自量力!”
话落,只见四面八方涌来无数黑衣人,他们破窗而入,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弯刀,虎视眈眈地将两人围在中间。
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眼神里都透着凶光。
顾言修今原本就是微服出府,身上自然也没携带武器,更何况还要顾着姜可儿安危……
“王爷……”她担忧地看着顾言修,声音微微颤抖。
顾言修微微侧头,语气平淡:“莫怕。”
几名黑衣人挥刀直上,顾言修带着姜可儿疾退几步。
身边没有武器,顾言修目光扫视了一周,见桌上有一筒竹筷,直接拾起桌上的筷子,他随手一掷,顿时射穿了几名黑衣人的脖子。
姜可儿从未见过顾言修杀人,也从不知道他杀起人时,手段会如此狠厉。
黑衣人前仆后继,他带着姜可儿左闪右避。
几十个黑衣人的刀剑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他身似游龙,气势如虹,反手夺过一名黑衣人的刀。
杀人时,他动作迅猛,丝毫不拖泥带水,甚至连眼睛都未眨一下。
鲜血溅了几滴在他脸上,衬得那张俊美的脸邪魅又冷酷。
就在这时,方才消失的舞姬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
不过一介女子,谁也没有在意。
直到那舞姬手里挥出几枚暗器,姜可儿这才反应过来。
“王爷,小心后面……”
猛地挣脱他的手,姜可儿径直挡住在了他的身后。
顾言修猛地回头,满脸惊诧:“姜可儿……”

第52章:王爷,好疼……
利器破空而来,噗嗤一声,穿透血肉。
姜可儿的声音也在那一瞬,像是卡在了喉咙里,轻飘飘的,戛然而止。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前慢慢晕开的一片血红,缓缓朝后倒去。
就在姜可儿倒地的瞬间,顾言修动作迅猛,一把将她搂入怀里。
瘦弱的身子柔弱无骨,羽毛似的轻盈,莫说拿剑,就是挑个水都费劲。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竟在危急关头,妄想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他!
顾言修狠狠蹙眉。
谁要她保护?
他自小便随父王征战沙场,淌过血河,从死人堆里走过,何种险境没有遇见过,何须要她来保护?
顾言修又气又恼又心疼,心口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又一下,一阵一阵的疼,眼底的情愫更是翻江倒海,说不出的复杂。
“蠢丫头!本王何时需要你保护?”
以前,顾言修从未在意过任何一个人的生死,哪怕手里沾再多人的鲜血,他都毫无触动。
直到看见姜可儿奄奄一息地倒在他怀里,仿若下一刻就会在他怀里死去。
顾言修这发觉,死是一件多少恐怖的事情。
似是听见了顾言修的怒吼。
姜可儿蹙了蹙眉,伏在顾言修的怀里一动不动,只剩下轻轻颤抖的呼吸,仿若濒死之人。
“姜可儿,你先别睡,你先醒一醒!”
她紧皱着眉头,随着噗呲一声,胸口端地一凉,随后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在慢慢陷入黑暗。
腰间,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稳稳托住,熟悉的冷檀香似有若无的萦绕在她周围。
“姜可儿,你不准死!听见没有!”
许是出现了幻听,她听见有人在一声声唤她的名字。
声音是那般急切,甚至带点一丝颤抖。
她眉尖蹙着,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温热的血就从她的口里溢了出来,一下子就被呛住。
满口皆是,顷刻染红了顾言修月白色的衣襟。
顾言修紧紧搂着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慌乱。
“姜可儿,你听着,你是本王的人,没有本王的允许,你不准死!听见了没有?”
姜可儿缓了缓,她能感受到腰间那只大手想要用尽全力抱她。
可是……她真的好痛,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在顾言修的呼唤中,意识一会清醒,一会迷糊。
她满头冷汗,含糊地说道:“王爷……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说完,额头无力地抵着顾言修的胸膛,她发凉的手指搭在他的胸口,呼吸一下轻,一下沉。
其实,她不想哭的,可实在太痛了,眼泪便忍不住流淌了下来。
那一瞬,顾言修黑色的瞳仁里,仿若充斥着猩红嗜血之意。
他一手抱着姜可儿,一手将手里的弯刀朝投掷暗器的舞姬掷去。
姜可儿顾言修小说免费试读,姜可儿顾言修正版阅读
霎时,只听一声惨叫,弯刀刺穿了舞姬的身体,将她狠狠钉在了门框上。
其余的黑衣人已经被杀得所剩无几,只剩下零星的几个在顽固抵抗。
月白色的衣袍已经被鲜血染尽,顾言修踩着满地的尸体和鲜血,一步步向最后一个黑衣人逼近。
随着他剑上的血滴落在地上,他眸底的寒光更显凛冽,折射出一股冰寒彻骨的杀意,仿若在世的阎罗。
与生俱来的威慑力,让黑衣人忍不住哆嗦,背后不知不觉冒出冷汗。
“王爷饶命……”看着面地尸体,黑衣人第一感觉到死亡的恐惧,扔下手里的弯刀,他主动求饶。
“只要王爷饶我一命,我什么都愿意交代……”
顾言修垂眸看着他,深邃的眼眸里,枯无一物,冷酷地宣告了他的结局:“晚了。”
若是以前,他可能会留下一个活口,带回水牢严刑逼供,毕竟,他有一百种法子让他吐出实话。
可是现在,他不想,他只想让他们都死!哪怕多活一秒都不行!
抬起手里长剑,狠狠一挥,顾言修没有留给黑衣人任何活命的机会,直接划破了黑衣人的脖子。
一瞬间,鲜血四溅,黑衣人应声倒地,掉落的头颅上,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解决完所有的杂碎,顾言修这才丢下手里的刀,径直将姜可儿抱到软塌上。
船只已经远远驶离了岸边,船夫早已扔掉了船桨,逃之夭夭。
不过不要紧,天涯海角,顾言修也会将他抓回来,并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只是今晚,他们只能留在这船上。
顾言修在船上找来干净的毛巾,汲了热水,仔细擦拭姜可儿额头的冷汗。
衣裳被他一件件剥开……
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胸前海浪般起伏,胸口处的伤口也随之显露在眼前。
顾言修检查她伤口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暗器扎得很深,末端还带着倒勾,轻轻一碰就疼得钻心。
伤口隐隐泛紫,顾言修眉目一凝,这暗器上竟还淬着毒……
好在受伤的位置偏离心脏,毒血没那么快蔓延。
可若是不将它及时拔出,只怕毒血会浸入心脉,到时候恐怕回天乏术……
顾言修极力稳住心神,声音暗哑道:“姜可儿,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
似是听见了他的声音,姜可儿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额头又冒出冷汗。
其实,姜可儿一直是个很怕疼的人。
小时候调皮被阿娘打手心,她觉得疼。
入了侯府,被李嬷嬷掐手臂,她也觉得疼。
秋菊扇她巴掌,她更觉得疼。
唯有这次,利刃狠狠扎入她的胸口,她才觉得,前面的疼根本算不得什么。
“很快就好,姜可儿,你忍着点,拔了就不疼了……”
顾言修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在姜可儿毫无预料的情况下,一把握住姜可儿胸前插着的利器。
“噗呲”一声,是钝器划破肉体的声音。
随着暗器从姜可儿胸口拔出,顾言修眼前一片鲜血模糊。
姜可儿嘴里又涌出一口鲜血,她无力地垂着满是鲜血的手。
“王爷……好疼。”
终是强忍不住,姜可儿抽噎了两声,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他记得,姜可儿向来是个怕疼的人。之前秦管家打了她几下手心,她都忍不住落泪。
更何况,这是一只带着倒勾淬着毒液的回旋镖。

第53章:小的唯有一事瞒着王爷……
回旋镖几乎全部陷入了肉里,拔出来怎可能不疼。
顾言修动作很是利索,可这种暗器比不得一般的利器,末端带着的倒勾会扯动伤口,等同于第二次伤了她一次。
船上比不得侯府,没有经验老道的大夫,连止血的药也没有,更何况是麻醉止痛的麻沸散。
钩子在皮肉下狠狠搅动的滋味,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尚且承受不住,姜可儿岂能承受得住。
顾言修双手鲜血淋漓,死死攥着帕子,手指用力到指节泛白。
这是最阴狠的一种暗器,制作这种暗器的人真真是又狠又歹毒,大宋律法明文规定,禁止打造此器。
可这种东西还是出现在了这里。
顾言修眉目冷凝,掩下眸中的沉淀。
只手遮天,又想让他死的人,整个大宋,恐怕唯有一人!
姜可儿昏死过去几次,每次又被活生生痛醒。
她面色苍白如纸,鬓角的发丝都被汗水浸透了,一双眸子也不似往常透亮,而是盈满了泪水。
喉咙里溢出痛极的呜咽,她忍得浑身痉挛。
她强忍不住,便死死咬着唇,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
顾言修不知往她嘴里塞了什么东西,她颤了颤眸子,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最后实在忍不住,便狠狠咬了下去。
霎时,满口腥甜。
顾言修微微蹙眉,手臂被她咬出血,他却一声不吭。
“姜可儿乖,你不会死的,东西已经拔出来了。”他温声哄道。
姜可儿早已疼得意识模糊,早已分辨不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嘴里含含糊糊说着什么。
顾言修俯身凑近去听,微弱的声音里,他听清了姜可儿说的胡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