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缨枪在擂台上无人应战,士兵们都在说佩服魏小将军的枪法。

魏将军从军营当中忙完出来,就在说:“安歌啊,不带这么欺负弟兄们的吧,明知道他们打不过你,还要试一试?”

魏凝霜从台上潇洒的跳下来,跑到魏将军的面前,“这不是找个机会练一练身手嘛,若是碰上敌人,肯定比我凶残多了。”

第24章

魏将军只是摇摇头,然后遣散了士兵去吃饭。

转眼看向魏凝霜,“你,也去吃,看看你都瘦了这么多。”

“好好好。”

魏凝霜便去同将士们一起吃今日的早饭。

军营当中欢声笑语的,就算只是普通的干粮也吃的非常香。

好久都没有体会到这样轻松又自由的感觉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回到七年前,但魏凝霜却觉得这样很好。

一切都没有发生,所有人都还活着。

之后所有的事情她都经历过,所以她要好好的训练这一些将士。

就算是夺嫡之争再次上演,他们也能够平安无恙的活下去。

但是如果萧煜璋再一次因为夺嫡之争被人设计在边关濒死,她会忍得住不去救吗?

只要不去救,那么萧煜璋就不会成为皇帝。

之后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

不过……

若是过去再次重演,她还是回去救的。

毕竟萧煜璋的确是一位好的君主,魏家又是世代效忠,为了家国,救他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那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够阻止夺嫡之争的发生?

魏凝霜叹了一口气。

也罢,先训练好将士们吧。

一个月后,边关战事平缓了很多,敌军也放弃了再继续扰乱边疆。

魏将军也收到了来自京城的飞鸽传书,说是洛王要选洛王妃。

他一开始还在纳闷为何这种事情要告诉一个常年在外的将军,毕竟他是不可能离开边关去出席婚宴的。

紧接着便在选妃名单上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名字。

“这……”

魏夫人还以为是何等坏消息,让他大惊失色。

刚还在吐槽着他大惊小怪,转眼看到洛王有意让自己女儿参加选妃时夜愣住了。

“洛王?”

洛王萧煜璋在他们二人的印象中,的确天资聪颖,还是众多皇子当中最受宠爱的。

可能还有机会成为太子。

魏家世代为将,就算是女子,也能够担上将军的重任。

若是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洛王,洛王有朝一日成了皇帝,那边再无提刀上战场的可能。

魏夫人和魏将军一致表示不同意这门婚事。

但圣旨以下,抗旨不遵乃是死罪。

他们只好叫人去将魏凝霜叫进来商量。

当魏凝霜得知萧煜璋要自己参加选妃之时,一时间愣住了。

第25章

为何今生同前世不一样了?

前世的萧煜璋根本就未曾提过要选妃一事。

更不可能会将自己的名字写在名单上面?

莫非,是重新活过之因改变了事情的走向?

来不及多想,魏凝霜看了看那名单上的玉玺印,就相当于这名单就是圣旨。

若是不去,就是抗旨。

这一世的皇帝还是很喜欢萧煜璋啊,就连一个选妃名单都要大费周章的改下玉玺印。

魏将军深知魏凝霜的性子,肆意张扬,又喜自由自在。

自然不愿待在宫中。

即使萧煜璋是魏家一致选择的储君人选。

“女儿,你要是不愿意,为父就进宫去向陛下求情。”

魏凝霜摇了摇头,她可不愿魏家因为抗旨而被株连九族。

更何况,不就是再一次回到萧煜璋的身边嘛……

又有什么难的。

她笑着:“我尽量不被选上就好啦!”

魏夫人知晓她的鬼点子多,可是心里就是不太放心,指尖点了一下魏凝霜的额头:“好,这一次就允许你捣乱一回。”

在洛城之内的萧煜璋在萧槿的口中得知选妃名单上已经加上了魏凝霜的名字。

眼角眉梢都透着春风得意,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

而后突然又想到魏家世代为将,她又喜欢在战场上展露刀枪。

会不会不愿意入宫?

想到这,站在树荫下的萧煜璋那副精致的容颜流露出几分凄哀。

阿福见今日的日头大,殿下还站在外面,心中隐隐地担心他身体里面的毒。

便转身回房间拿了遮阳的玩意。

萧煜璋既想把魏凝霜留在自己的身边,又想是她自愿的。

就像前世娶她那样,心甘情愿的。

“有消息吗?”

阿福回禀道:“边关那边来了消息,说是魏小将军已经在回洛城的路上了。”

“那就好……那就好。”

魏凝霜骑马从边关的路程快的需要三日,慢的需要五日。

再过一日,选妃的日子就要到了。

萧煜璋却还没有收到魏凝霜进城的消息。

莫不是她想就借此错过选妃,等结果出来,就能够顺理成章的解除自己要参与选妃的危机?

若是她不来,他萧煜璋可就要娶别的女人了……

第26章

昨夜萧煜璋一整晚都辗转反侧。

选妃时辰已到,仍旧未曾听闻半点魏凝霜进城的消息。

正当萧煜璋不抱希望之时,在人群当中偏偏却瞧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她……还是赶上了。

虽说隔着一层纱,萧煜璋还是极其地肯定那个人就是魏凝霜。

是他朝思暮想之人。

魏凝霜此刻也在找着萧煜璋所在的位置。

看到纱布之后的那人便停顿了下来。

萧煜璋躲在后面作甚?

此时微风一吹,吹起了萧煜璋面前的白纱。

而躲藏在轻纱之下的人,面色凄楚,脸庞几乎白得没有血色。

魏凝霜见到萧煜璋的那一刹感到非常意外。

她不明白,为何这一世的萧煜璋看起来这般的羸弱?

这段时间,洛城之中是发生了什么和上一世不一样的事情吗?

为什么会发生改变?

魏凝霜禁不住问:“殿下这是为何不肯露面?”

阿福便按照殿下要求的向魏凝霜解释:“魏小将军远在边关也许不知,前几日在殿下的膳食中发现被有心人下了毒,殿下这毒见不得日光,便是如此了。”

中毒?

是了,魏凝霜顿时想起先前在阿爹的口中听说过。

可前世中毒的分明是四皇子才对,为何这一次,中毒的会是萧煜璋?

魏凝霜没继续深究。

两个时辰过后,已经结束了四轮比试。

白纱后,萧煜璋苍白冰凉的手指轻轻摩挲,而后微微拧眉。

看魏凝霜从未老实过的样子最终勾唇一笑。

果然,她不想被选上当王妃。

这些东西,他专门是挑的都是她的强项。

拿不到第一就罢了,甚至还是倒数。

即使已经看出来魏凝霜不想从未王妃,可萧煜璋的心中还是希望成为自己王妃的是魏凝霜。

也只能是魏凝霜。

忙了一天的她回到魏府,便是回到自己的榻上好好的小憩一会。

心有成竹的她,打算再休息半日就回边关。

谁知第二日,被人通知自己被选上了?

魏凝霜问了许多遍会不会是搞错了,可那圣旨上白纸黑字的写着。

是她魏凝霜被封为了洛王妃。

还说让她今日就搬进洛王府。

她没想过自己真的会被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