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口是心非的了?”

  霍云霆身体僵住,冰冷的的视线猛地攫住他,眼神冷冽逼人,尖锐的把他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尹枫的背似乎一下子汗湿了,但表面上就像没事人一样,依旧是清清淡淡的语气,“你还爱着她。即使她四年前那么伤害了你,你依旧还爱着她。只是你不愿意承认而已。”

  霍云霆垂在身侧的手指缓缓攥紧,俊脸苍白,一句反驳的话都没办法说出。

  “所以你自我折磨,直到把自己折磨进了医院。你光折磨自己还不罢休,你还折磨她,你真的不怕沐言从此一走了之,一辈子都不回来了吗?那时候,你该怎么办?抱着你的自尊,你的悔恨,孤独地度过后半辈子吗?”

  一向不屑于情情爱爱之事的尹枫,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也可以说出这么多的话。

  霍云霆静默了良久,猩红的眸子里布满了血丝。

  咖啡厅里。

  霍母端起手边的咖啡,优雅地抿了一口,然后抬眸看向面前一脸苍白,眼眶通红的女人。

  沐言一脸拘束,尴尬地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她万万没想到会在医院里撞到霍云霆的母亲!

  霍母没有说话,把杯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昨晚她接到儿子好友尹枫的电话,惊得她差点从酒店的床上摔下来!

  彼时霍父正在国外出差,她正和几个闺中好友约着去周边转一圈,还没等好好欣赏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就接到了电话,电话里说儿子被送进了抢救室,她差点被吓破胆。

  恐惧如潮水般席卷了她,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四年前!

  于是,她立刻订了最早的一列航班飞回来。刚抵达,看到信息说他儿子没什么大碍了,她稍微放了一点心,不过连家都没回,还是急急忙忙赶到了医院,准备看看儿子。

  谁知一到医院儿子的面还没见上,就在电梯里遇上了哭得满脸绝望的沐言。

  “你是来看云霆的?”霍母终于开口。

  “嗯。”沐言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能从美国回来……”霍母话锋一转,“当初你和云霆大学时在一起,我很喜欢你,因为云霆和你在一起他很幸福,肉眼可见的幸福。从小这个孩子就有些沉默寡言,性子像极了他的父亲,不太与我们亲近。是你让他变得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看到儿子幸福,我这个当妈的自然会支持你们。”

  霍母顿了顿,脸上带着一丝怀念,“只可惜后来你抛下了他,毅然决然地跑到美国去。你走之后,他差点发疯,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酗酒,抽烟,变得潦倒不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直到被送进了抢救室。我……差一点就失去了我的儿子。”霍母说到这儿,保养得宜的脸上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

  沐言整个人呆住了,眸子里满是震惊和伤痛。

  没有人和她说起过这段经历,陆莹没有,霍云霆没有,或许是害怕她自责愧疚,也或许单纯不想让她知道,他们全都瞒着她没有告诉过她。

  沐言终于回过神来,带着一丝哽咽的开口:

  “阿姨,我知道我四年前的行为伤害到了云霆,也伤害了你们二老,但那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实在是无奈之下做出的选择。”

  霍母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摇摇头,“我今天不是来责怪你的。更不想知道当年你为什么离开。”

第34章 尹枫找上门

  “只不过有时候距离和时间是个好东西,再深的感情,再复杂的纠葛,都能冲淡了去……”霍母有些意味深长地继续开口说道。

  沐言听到这儿,似乎明白了什么,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沉默地抿紧了嘴唇。

  霍母清了清嗓音,终于说明自己的来意,“我希望你能离我的儿子远一点,他已经和田家的女儿订婚了,田蕊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人聪明也不失贤惠,最重要的是足够的爱云霆,绝对不会因为其他的事情而随便放弃云霆,我和云霆爸爸都很满意。”霍母说到这里,意有所指。

  “希望你能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霍母说完,含着泪的双眸紧紧地盯着沐言。

  沐言垂下眸子,艰难地组织语言道:“我明白了,阿姨。您放心,我会离他……远一点的。”

  “那就好。”霍母说完没做停留,径直离开了座位,只剩沐言一个人呆在原地,静默了良久。

  此后的几天,沐言再也没有出现在霍云霆的病房里,正如她答应霍母的那样,离她的儿子,远一点。

  霍云霆也肉眼可见的焦躁起来,眉眼遍布着阴霾,伤口还没愈合就要求出院。

  “你疯了?”手臂被一股大力抓住,紧跟着响起尹枫愤怒至极的声音,“霍云霆你不要命了,伤口还没好就要出院?公司没了你一天都不会转吗?”

  尹玥也立马上来劝阻,“云霆哥哥,你现在需要好好休养,怎么能出院呢?”

  霍云霆丝毫不为所动,俊美的脸上半明半暗,不顾阻拦,淡漠地开腔,“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回去也一样可以休养。”

  尹枫见阻拦不住他,无奈地开口,“好。那我请医生再给你做个详细的检查,确定你可以出院才可以。否则你别想着出院,我绑也要把你绑在床上。”

  霍云霆回眸看向尹枫,尹枫的眼神里带着不退让的坚定神色。

  他只好返身往病床走去,眉眼带着些疲惫,“好。”

  “哥哥?”尹玥带着些不满的眼神看向尹枫。云霆哥哥现在怎么可能出院?

  “好了,你先在这盯着他。我去去就来。”

  没等尹玥回话,尹枫脚步便匆匆地离开了。

  沐言刚下班,走到公司门口就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下了车,笔直的走到她的面前,皱眉看着她。

  沐言不解,“怎么,有事吗。”

  尹枫转头看向车那边,手指了指,示意她上车再说。

  沐言默了一会儿,抬脚走过去。

  沐言坐在副驾驶上,视线盯着前方,“你有什么事需要找我吗?”扯唇带着浅浅的笑,“你应该很讨厌见到我吧?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尹枫目光未有一丝波动,只是不温不火地答道,“去医院看云霆。”

  沐言轻笑一声,拒绝,

  “尹先生不会不知道你的妹妹喜欢霍云霆吧?为什么还要极力撮合我和霍云霆?不怕你的妹妹伤心?”

  “那跟你没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他需要你。”

  沐言眼睛一颤,停顿数秒,低声道“我不去,放我下去。”

  “不可能。”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斩钉截铁。

  沐言终于侧首看着他,反问道:“你难道不怕我再次伤害他?毕竟我在你们眼里都是罪大恶极的女人。”

  “那又如何?他喜欢你。他宁愿被你虐,也要你待在他的身边,时时刻刻都能看见你。”

  沐言没再回话,她扭头看向车外,放在腿上的双手不自然地握紧。

  车厢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车子安静地驶到了医院楼下。见沐言坐在副驾驶上没有动,尹枫干脆利落的下车,绕过车头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直接开口道,“你应该不想被我拖进去吧?那样应该会很难看。”

  沐言抿唇,不甘心地开口道:“他根本不想看到我,为什么非要我来?”

  尹枫偏过头,直接忽略了她的问题。

  “他都有未婚妻了,我这个前女友还跑去看他,难道不会让他未婚妻误会?”

  看着男人平静无波的样子,沐言恼怒地反问。

  “未婚妻?呵……他早就退婚了,哪里来的什么未婚妻?”尹枫冷笑着反问。

  “你说什么?”

  沐言的身体猛地一颤,清眸睁大,似乎无法消化这么巨大的消息。

  “他们退婚了。”尹枫的声音平淡的没有一丝涟漪。

  “什么时候……他们什么时候退的婚?!”沐言含着泪,呼吸听起来有些急促,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尹枫的眼神中带着些不解,似乎不太明白她怎么看起来什么也不知道。

  “不清楚。”

  沐言的眸子里满是震惊,但她恍惚中似乎想起,有次亲密过后,她满脸是泪地质问男人,“现在到底把她当什么?”

  男人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没有别人,只有你。”

  难道那个时候他就已经退婚了吗?

  那为什么不告诉她?

  就那么看着她在这段痛苦的关系中挣扎矛盾?

  难道这是他对她的报复吗?

  女人温热的泪水盈满了眼眶,浑身冰凉,身子瘫软在座位上。

  看女人似乎陷入自己的回忆里无法自拔,尹枫一脸不耐烦地催促道,“现在可以下车了?”

  沐言静默半晌,还是自己走了下来。

  因为她想当面问问他,他是什么时候退的婚?是因为什么退婚?是因为她……吗?

  沐言跟在男人身后,一路到了霍云霆的病房外。

  尹枫墨色的身影缓缓停住。

  一阵窒息的紧张,她也停下来,小脸苍白,有些不敢进去。

  尹枫象征性的敲了下门,随即直接推门而入,门内沙发上坐着的尹玥抬头看去,赶忙上前迎上去,一把拉过哥哥,想要问问他这么长时间,跑到哪里去了。

  却不经意间瞄到了哥哥身后一个女人的身影,等到女人从尹枫身后走出来。

  她定睛一看,惊讶得睁大了双眸,“沐言!?”

  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正在凝神沉思的男人听到这两个字,蓦地睁开了双眼,向门口看去,恰好和刚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