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顾南擎好端端的躺靠在被推出来的病床上,正满面疑惑的看着她。

苏若眼底的泪,就挂在眼角,要落不落的。

她猛地站起身,掀开旁边病床上的白布,只见白布下是一张陌生的男人脸。

瞬间,羞赫和囧迫涌上心头。

她居然没有问清楚,就认错了人。

顾南擎见她这个反应,瞬间明白了前因后果。

他冷清的眼底,带上一丝笑意。

他轻声笑道:“你以为我死了?所以……在为我哭?”

苏若狠狠擦掉脸上的泪水,恼怒的瞪了一眼顾南擎。

她嘴硬道:“才不是,你少自作多情。”

“是吗?”顾南擎玩味的挑眉看向她。

被顾南擎如此调侃,苏若暗暗咬紧了下嘴唇。

她咬牙道:“你没事我就走了!”

说着,她转身就要朝着医院门外走去。

顾南擎急急喊住她:“等一下,我也受了重伤的。”

苏若转身望去,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他的脸色一场惨白,双腿吊着厚厚的石膏。

她不由问出声:“你怎么了?”

“出了车祸,撞到了腿。”顾南擎靠在病床,说的云淡风轻。

苏若却明白,都进了急救室,可没他说的那么简单。

她收起那些混乱的情绪,跟着顾南擎走进了病房。

这么一折腾,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苏若起身说道:“我去给你买点晚饭。”

她转身走到房门口,手刚接触到门把手,就听见顾南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他说道:“若若,我很高兴死后你会为我哭。”

毕竟,我都以为,你已经对我彻底死心,会毫不在意我。

苏若面色一僵,握着门把手的手停顿了片刻,最终沉默的走了出去。

到了医院外,苏若心情一片复杂。

刚才她以为顾南擎死掉的那瞬间,那种惊慌悲痛的心情,现在还盘旋在心尖久久没有散去。

室外的冷空气让她的头脑也清醒了许多,她叹了口气,买好了晚餐走回去。

到了病房外,刚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顾南擎,听说你出了车祸,我带桃桃来看看你。”

沈梅安提着一个果篮,正站在顾南擎病床边,跟他说话。

陡然看见这一幕,苏若一时进退两难,僵立在门口。

门内的人也看了过来,沈梅安的脸上闪过一抹暗沉。

而顾南擎,却轻轻勾起一抹笑,道:“你回来了,买了什么?”

苏若只好走了进去,就看见现如今已经十岁左右的桃桃。

此时,她正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苏若。

苏若把买的吃食放下,就说道:“既然你这有人,我就先走了。”

见她要走,顾南擎急忙道:“她们说几句话就走。”

说完,顾南擎就看向了沈梅安,眼中驱赶的意味很明显。

沈梅安勉强扯出一抹笑,放下果篮说道:“我还有事要忙,你们聊。”

说着,她就扯了扯桃桃,示意她跟自己出去。

可一直沉默的桃桃突然开口道:“顾叔叔,你就是因为她,才不要我跟妈妈的是吗?”

第二十九章

气氛陡然尴尬,顾南擎看了眼桃桃,没有说话。

沈梅安急忙笑道:“不好意思,小孩子不会说话,你们别介意。”

说完,她收起笑,朝着桃桃喊道:“桃桃,跟妈妈出去!”

“妈妈,你还要忍到什么时候?明明你们之前都快结婚了,凭什么顾叔叔说不要就不要了!”

桃桃气愤的差点喊出当年的隐情,被沈梅安一把捂住了嘴。

苏若疑惑的眼神,落在沈梅安跟顾南擎身上。

她也很奇怪,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让顾南擎像是换了个人,面对沈梅安时再没有了从前的柔情,反而是一脸冷漠。

可桃桃却被沈梅安硬拉出去,没有再说出当年的事情。

苏若心事重重的在房内的沙发上坐下,顾南擎看了眼她的脸色,一时踌躇。

沉默片刻后,顾南擎还是岔开了话题。

“听说你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顾南擎的提醒,让苏若想起了她之前的用意。

“优优的幼儿园里要举行亲子活动,问你去不去?”苏若回道。

她看了眼顾南擎的腿,接着道。

“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应该是去不了了,我找个借口推了。”

“不用,我会去,就坐在一旁给你们加油也好。”顾南擎笑着道。

苏若心情复杂的看了眼顾南擎,他如今真的变了好多。

从前,他只会嫌自己麻烦。

想到此,她不由问出声:“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南擎一怔,想起了五年的事情。

那个时候,苏若留下了离婚协议书就消失了。

他一开始是不在意的,只是有些心烦意乱。

沈梅安却时不时的暗示他,他们之间的婚礼可以提上日程。

但顾南擎一直在装傻,甚至连离婚协议书都没有办。

他自己也不明白,是因为什么。

直到沈梅安的前夫找上门,顾南擎才知道自己被沈梅安骗了。

沈梅安跟自己在一起,只是为了B市的户口和一个富裕的环境。

她对自己有几分真心,就不好说了。

沈梅安的面目被揭穿,顾南擎心中的后悔就与日俱增。

他想起苏若对他的点点滴滴,心中悔恨不已。

后来,他辗转打听过很多人,都没有得到苏若的消息。

她就那样彻底消息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顾南擎只得把心思沉浸在工作中,这才不那么痛心。

现如今,苏若问他之前发生了什么?这让他怎么说的出口?

难道告诉她,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吗?

顾南擎闭嘴不言,苏若心尖一涩,下意识道:“不好意思,我不该问你的私事。”

“没事,我只是不知怎么说。”顾南擎垂下眼眸,眼底满是凉意。

“吃饭吧。”苏若打开饭盒,不再去执着过去。

顾南擎接过饭,吃了几口,也默契的没再提。

晚上,苏若在医院租了陪护床,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顾母和顾父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进来了。

“顾南擎,你觉得怎么样?”顾母看着顾南擎的伤,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妈,我没事。”顾南擎轻声安抚。

“若若快来吃点早餐,辛苦你照顾顾南擎了。”顾母看见苏若,赶紧招呼。

“不辛苦。”苏若回道。

饭后,顾母拉着苏若的手,走到楼梯间边道。

“若若,顾南擎他这几年,妈都看在眼里,他过的很不好。”

“我知道你们还没有办离婚手续,你能不能再给顾南擎一个机会?”

第三十章

苏若一愣,默默的抽出自己的手,朝着顾母说了一句:“妈,对不起。”

顾母的眼眶迅速泛红,明白了苏若的心思。

她甚至都不愿意再给顾南擎一次机会。

“罢了,他自己铸成的苦果,自己咽吧,妈不操心了。”

说完,顾母拍了拍苏若的手背,沉默的转身离开了。

苏若望着顾母有些萧瑟的背影,心底一片复杂。

顾南擎的脚伤好的快,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就出院了,正好赶上苏优优幼儿园举办的亲子活动。

看见在幼儿园门口等待着的顾南擎,苏优优兴高采烈的走了过去。

她牵起顾南擎的手,说道:“爸爸,我就知道你会来。”

顾南擎笑笑,开口:“当然,爸爸以后有空都来陪你。”

说完这句话,顾南擎看了一眼苏若,眼底的深意让苏若不自在的撇开了脸。

“真的吗?”苏优优仰起脸问道。

“真的。”顾南擎答。

“太好了!”苏优优兴奋的围着顾南擎转了几圈。

苏若望着高兴的孩子,心底一阵涩然。

她幽幽叹了口气,开口:“优优,我们快进去吧。”

苏优优一手牵一个,走进了幼儿园。

等他们找了位置坐下之后,活动就开始了。

二十几对家庭,聚拢坐在户外的操场上面,小朋友们高兴的叽叽喳喳,热闹非凡。

幼儿园的老师戴着小蜜蜂喊道:“各位家长小朋友们上午好,亲子活动正式开始。”

苏若轻声问顾南擎:“你的脚好全了吗?”

“放心,不影响。”顾南擎道。

先后玩了抢凳子,叠报纸,三人两脚的游戏。

在这热闹快乐的氛围中,苏若跟顾南擎看起来也像是一对正常的夫妻。

活动结束,苏优优大声宣布:“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顾南擎看了一眼,因运动而红着脸的苏若,也真心的笑了。

顾南擎送她们母女到家,苏优优就有些沮丧道:“爸爸,就要走了吗?不能留下来吗?”

“优优乖,爸爸今天陪你一天,工作上面还有很多事情。”

苏若赶在顾南擎开口之前,就替他拒绝了。

顾南擎之前高兴的心情,瞬间低落下来。

随即他释然的笑笑,朝苏优优挥挥手,说道:“爸爸改天再来。”

苏优优懂事的答应下来。

苏若看了一眼顾南擎,冷冷的关上了门。

第二天一早,苏若就收到了顾南擎发来的信息。

若若,今天周末,要不要带优优一起出去玩?

苏若立马回道:不用了,孩子我自己会带,顾南擎我们不是一家人。

苏若冷冷的提醒着,她随即想起了一件被自己遗忘的事情。

接着又发了一条信息:下周一,拿上你的证件,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那端的顾南擎,握着手机,呆立在原地半响。

五年前,那份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