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记忆中,陈川庭从来都是温柔内敛、不争不抢的女人,他总以为,她所有的不痛快都是在闹情绪。
可当面临像是崩溃了她,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雨越来越大,陈川庭就这样看着陈川庭,她满眼的破碎,浑身的死气。
陈川庭死死握紧双拳,望着她的黑眸一眨不眨。
很久,他才无力般挤出一个字:“……好。”
这天下午,民政局。
他们就领了离婚证。
加上上辈子,几十年的婚姻用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出了民政局,陈川庭捏着离婚证,心中百感交集,恍若隔世。
此时此刻,她才切实有了重生的感觉。
转过头,她看向身旁从头到尾就一直沉默的陈川庭,千言万语都已经说不出口,也不再有意义。
半晌,她只是轻轻说了句:“谢谢你,祝你幸福。”
说完,陈川庭转身离开,再没回过头。
望着那消瘦许多的背影,陈川庭攥着离婚证的手缓缓收紧,深邃的双眼翻涌着复杂情绪。
但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他都没在喊她。
一场雨过后,树叶滴着残余的雨水。
陈川庭抬起头,遮住穿过云层的阳光。
阴霾散去,从这一刻,她的未来不会再有陈川庭,她的人生只属于她自己……
就在陈川庭准备去跟婆婆道别时,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的女儿!”
她望去,只见一个妇女站在桥上哭喊,河面上一个挣扎的小女孩正被水流冲向下游。
陈川庭脑子还没反应,双腿已经率先跨出去。
纵身一跃,跳进了河里。
河水湍急,陈川庭把人推上岸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同志,谢谢!太谢谢你了!”
陈川庭也有些力竭,笑着微微摇头,正要上岸时——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传来,上流定时开闸的闸道忽得打开,奔腾的河水水龙帮急速涌来!
“同志!快上来!快——”
岸上的人伸出手,陈川庭刚一抬手,河水却已经涌来!
“同志——!”
像落叶般,陈川庭消失在湍急的水中!





第10章
冰冷的河水,钻入陈川庭的心肺,挤压着最后的氧气。
她想挣扎,可早已没了任何力气,只能任由身体往漆黑的河底沉。
窒息一点点袭来,意识慢慢昏沉。
两辈子的记忆在脑海交错,她恍然回到了跟陈川庭的初见——
她被打的遍体鳞伤,缩在潮湿的屋檐下乞讨,一身军装的陈川庭像书里写的天神,带着光,微笑向她走来。
他说:“就算是一个人,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陈川庭颤了颤,缓缓抬手,想抓住光。
她想活下去。
她才重生,才准备开始新的人生,她怎么舍得死……
可惜,老天爷好像不会再给她机会了。
四周越来越暗,陈川庭慢慢闭上眼,和河底死一般的沉寂融为一体。
寂静的街道,陈川庭心不在焉地往军区走。
看着手里的离婚证,陈川庭莫名觉得喘不过气。
这时,通讯员开着车过来了。
“政委,户口本拿回来了,于同志的孩子临时靠挂在你的名下一个月,等下个月入学后就能迁回于家。”
“嗯。”
陈川庭敛去低落,不露声色将离婚证藏进口袋。9
他接过通讯员递来的户口本后,又吩咐:“去电视台。”
军绿吉普缓缓朝电视台驶去。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胸腔那股压抑的窒息感越来越严重,他伸手按住心口,深呼吸几次,但不安却散不去。
他拧了拧眉,很快,车在电视台门口停下。
陈川庭拿着户口本往播音部门去,可路过化妆室时,就听见里头传出于英楠的声音。
“没错,是我故意让广播站的小林抢走陈川庭去首都培训的机会,我也是故意抢了陈川庭的工作,又偷拿她的准考证。”
“可我也是没办法啊,川庭说我们已经是过去了,对我照顾只是因为我得了抑郁症,绝对不可能跟陈川庭离婚,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想办法把她逼走了。”
“我离婚还带个孩子,总不能一直装病麻烦川庭,妈,你难道不想做军区政委的丈母娘?”
一字一句,像是引爆了陈川庭心底的雷,轰响过后,硝烟弥漫。
蓦然间,他脑子里闪过不久前陈川庭在雨中哭着控诉的模样。
直到此时回想,他才看懂她眼中的失望。
隐隐的,胸口口袋的离婚证似是在发烫,灼烧着他整个胸膛。
“行了妈,挂电话吧,一会儿川庭要来了。”
一声轻响,座机听筒被放下。
虚掩的门被拉开,当看见外面黑脸的男人,于英楠的笑容顷刻在脸上凝固,反应过来后,连忙打招呼:“川庭,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