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轻娴得知他要来,便命人准备了早膳。

  叶扶光进来,看到准备好的早膳,他摆摆手,“今日我不在宫中用膳,我来只是想问你一句,小姑娘都喜欢什么?”

  叶轻娴被叶扶光这话问的一头雾水,“你为何要问这些?”

  叶扶光眼神微微有些别扭,“你别管那么多,你就告诉我给小姑娘买什么她能开心。”

  总不能天天让池心月在叶府里担惊受怕,什么也不干吧。

  叶轻娴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哥,你这是动心了?谁家的姑娘值得哥你这么费劲心思?”

  叶扶光被叶轻娴打趣的耳根子有些泛红,但他嘴上却依旧强硬说,“简直胡言乱语,在街上捡了个无处可去的小姑娘,暂时住在府上,现在满城都在搜捕她,所以想着买些东西让她开心开心。”

  “无处可去的小姑娘?”叶轻娴一听叶扶光说起这话,她隐约想起什么。

  “昨日知知来寻我时,她似乎说气,城里官兵正在逮捕一个池家大小姐,那池家一家都是从西蜀举家搬迁过来的,难道这个小姑娘在哥你那里?”

  叶轻娴这话说完,叶扶光沉默。

  叶轻娴便知道,肯定就是她猜测的这般。

  “听那报官的人说,这小姑娘伤了人,哥,她在你的府中真的没事吗?”

  叶扶光一听到这话,无奈道,“这件事情我已查清楚了,那家人准备逼着自己的大女儿嫁给刘德柱的爹冲喜,小姑娘不愿意,所以从家里逃了出来,他们家人为了把她逮回去,就报了官,想要让官兵把人找到。”

  “什么?这家人也太丧心病狂了吧!那刘德柱的爹都已经半条腿踏进阎王殿了,现在迎娶这么个小姑娘,他们的目的是想让这小姑娘殉葬吧!”叶轻娴一语中地。

  叶扶光沉声道,“我也是这般猜测的。”

  “还真是有够无耻的!那这池家大小姐还真是可怜。”

  叶轻娴最看不得清清白白的小姑娘被这般糟践,便立刻命自己身边的婢女去准备一些小姑娘喜欢的。

  很快,叶轻娴的婢女就搬来许多箱子。

  “这食盒里的,是御厨做的糕点,样式精美,味道也清甜,小姑娘肯定喜欢吃,我跟知知每次聊天的时候都会让御厨做上一盘,还有这盒子里的首饰和珠宝,你全都送给她,好好安抚她的心情,就算心里难过也要好好打扮自己,以及这几本书,都是我跟知知认为最好看的话本子,绝对可以抚平她内心的伤痕……”

  叶扶光看着眼前几乎要堆成一座山的箱子,他的眼尾微微抽了两下,“倒也不必这么多,你让我如何拿回去?”

  叶轻娴抬手一挥,“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找一辆马车……既然找了马车过来,那就再多去挑选一些东西送给她,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金银首饰,如果这些她都不喜欢,你再来找我,我挑选一些其他的送给她。”

  叶扶光:“……”

  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池心月的面容。

  小心翼翼的像个受惊的小兔子。

  也不知道她收到这些心中会作何感想?

  “对了,哥,你从宫中离开后,再去街上买一点剪纸,或者是风筝弓箭之类的,只要是能玩,能愉悦心情的,你都买一些,总有一款她会喜欢。”

  叶扶光看着叶轻娴这似乎要把家搬空送给池心月的架势,无奈地扶了扶额头,他连忙起身,“差不多够了,你先忙吧。”

  叶扶光马不停蹄从叶轻娴的寝殿离开,身后太监拉着一辆马车,马车内满满都是叶轻娴准备的东西。

  等到叶扶光把叶轻娴送的这些,还有他在街上采买的东西全都带回府时,池心月正在用早膳。

  一大车的东西全都被送到了池心月的厢房里。

  送完,叶扶光来到膳厅。

  池心月看到他来,立刻起身,“叶公子用膳了吗?”

  叶扶光摇摇头,坐在池心月的对面。

  “等会儿吃完你回厢房里看一看,东西都是皇后给的,要是都不喜欢,直接跟我说。”

  叶扶光的这话让池心月直接愣住。

  她震惊地看着叶扶光,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皇后给的?皇后赏赐臣女这些是……”

  “没别的意思,她那里多,无处放,就让我都拉回来了。”叶扶光沉声道。

  池心月捏着筷子的小手微紧。

  皇后赏赐她东西……

  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对面的叶扶光开始用膳,池心月抿唇,小心翼翼看向他。

第924章 叶扶光篇(10)

  叶扶光注意到池心月的目光,抬眸看回她。

  池心月瞬间如慌乱的兔子一般,目光闪烁几下,便立刻避开。

  叶扶光眼底浮起一抹笑意,这胆子也太小了。

  ……

  等用完膳,池心月匆匆与叶扶光告别后,便回到自己的厢房内。

  但她看到几乎堆满厢房一角的东西后,震惊地瞪大眼睛。

  皇后赏赐她……这么多???

  皇后这么慷慨的吗?

  池心月迈步上前,她看到制作精美的风筝,一旁还摆着弹弓。

  其实,池心月一直很喜欢弹弓。

  但小时候被她爹发现在玩弹弓后,手心被戒尺打破,还教训她,“那是你一个女子该碰的东西吗?若往后再看到你玩弹弓,就把你的手指头都剁掉!”

  从那以后,池心月唯一能碰的,就只剩风筝。

  但她并不喜欢放风筝,有时候她看着天上的风筝,就好像看到了自己,无论她飞的再高,依旧被那一根细细的线牵扯住,只要开始收线,风筝便要落下来。

  如今,她的爹娘又不在,为何不能碰?

  池心月痴痴盯着那弹弓,她犹豫良久,缓缓抬起手,将那弹弓拿起来,眼神渴望地盯着弹弓。

  她走出屋子,用力拉开弓绳,对准了树干上的枝叶。

  石子飞出去,问问击落一片树叶。

  池心月难掩心中激动,那端庄矜持的小脸上,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这么准?”

  一道慵懒的嗓音响起,池心月扭头一看,就看叶扶光正懒散地靠在隔壁屋顶上,手中折扇懒懒挥着。

  池心月立刻将弹弓藏在身后。

  叶扶光飞身一跃从屋顶上落下,来到她身前,“想不想玩真正的弓箭?”

  池心月眼底闪现一抹渴望,但很快就被她压下去,“弓箭是男子们才能玩的,我便不去了。”

  叶扶光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明明想去的不得了,却用那些世俗的规矩来束缚自己,真是别扭。

  叶扶光懒得与她多解释,走到她身侧,不给池心月反应的时间,便拦腰抱着她,飞身一跃到屋顶上。

  池心月惊呼一声。

  她下意识便抱紧叶扶光的腰。

  叶扶光抱着她来到东院的骑射场内。

  “没有人规定女子必须绣花,男子只能骑射,只要你想,我可以绣荷包,你可以骑马射箭。”

  叶扶光的话让池心月僵住。

  她愣愣抬眼,望着叶扶光的侧颜。

  是这样的吗?

  “走,我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