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糯的汤圆,含糊道:“姜岁初,明年换个馅吧。”

每年都是黑芝麻,真有点腻了。

姜岁初看了眼他鼓起的腮帮子,笑着点头,“好,明年给你煮…..嗯….芝麻花生馅?”

姜明浩咀嚼的动作一顿,咽下嘴里的汤圆,“那还是芝麻馅的吧。”

俩人都清楚,他们并不能决定汤圆是什么馅。

姜明浩吃完汤圆,俩人并排坐在门槛上,听着村里小孩走家串户、追逐打闹的嬉笑声。

谁也没说话。

门边石墩上姜明浩的手机忽明忽暗,姜明浩拿起手机淡淡的扫了眼就扣回了石墩上。

姜岁初看了眼被扣在石墩上的手机,边隙中微光闪烁了许久,而后熄灭归于平静。

她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望向远处。

姜明浩家门口正对着小山坡上的菩萨树,树下有人在烧香祈福。

姜岁初手揣在兜里,手肘怼了怼边上的姜明浩,“诶,你看,有人在拜菩萨树。”

姜明浩抬眸望去,那人手里持着点燃的香虔诚的跪拜那棵大树。

“迷信。”他嘲讽似的扯了下嘴角,“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希望寄托到一棵树上。”

姜岁初淡淡的笑了笑,嘴边呼出一团雾气:“可能,是因为自身无法做到,却又想要得到吧。”

大多数人把这种迷信伪装成信仰,其实本质上不过是无知和恐惧的产物。

姜明浩嘴里咬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狭长的丹凤眼里没有一丝温度,“明知是无法得到的东西就要学会放手,坚持有时候并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是浪费时间。

姜岁初并不认同他的观点,扭头看着他:“很多事情的意义不在于坚持,而在于开始。”

姜明浩拿下嘴里叼着的烟,笑着反问她:“开始后呢?”

又该如何继续。

姜岁初伸出食指,隔空指了指他胸口的位置,“跟随你的心。”

夜色很黑,姜岁初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依稀看到他脸上伪装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硬。

随后,他低下头嘲讽般地笑了声,“心?你忘了我是没有心的。”

在跌跌撞撞,靠自己拳头长大的这些年里。不止一个人说过,姜明浩是没有良心的,不要惹他。

姜岁初摇摇头,手放在他的肩上,“你有一颗世界上最赤诚的心,是那些虚伪的人无法感受到的。”

“你把它藏在了最深处,害怕被人发现,却也会期待有人看见。”

冷漠决绝不过是他的伪装,是他在这个混沌世界里保护自己的盔甲。

姜明浩抬眸看向她,嗓音有些低哑,“姜岁初,你到底想说什么?”

石墩上的手机又开始闪烁,微弱的光让他俩看清了彼此的脸。

两人都看了眼震动的手机。

在他伸手要去关掉手机时,姜岁初说,“是唐蜜吧。”

姜明浩伸出的手顿了下,捞起手机捏在手里,“嗯。”

“姜明浩。”姜岁初看着他,浅浅笑着,“你看,有人看得见你的心,”

不停震动的手机震的他手心发麻。

“姜岁初,她不懂你难道也不明白吗?”他看着姜岁初,眼里是化不开的苦涩,“我并不是个好人。”

至少,于她而言。

姜岁初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怎么会不明白呢。你从小靠着自己捡垃圾、打零工供自己上学;你学习成绩很好,明明可以上一个不错的重点高中却因为姜国栋去了职业学校。可即使是这样你也没有放任自己堕落,在别人都在职校混日子时,你努力学习参加各种比赛。你明明有各种理由可以堕落,但你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

“这样的你有多好我都知道。”

“糖糖是一个真诚明媚的女孩,她从来没有掩饰过对你的喜欢。一开始,我也对她说,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让她要想清楚。”

“但你知道她怎么跟我说的吗?”

姜明浩薄薄的眼皮掀起一道褶,看着她。

“她说….”姜岁初弯了弯唇,“不好的是这个世界,不是你。”

姜明浩拧紧的眉头倏地松开,眼眸中的满是惊诧与撼动。

姜岁初看了眼他手里不断闪烁的手机,拿着饭盒站起身准备离开。

她往外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回头喊了他一声,“姜明浩。”

姜明浩抬起头看向她,她站在还未完全散去的浓烟中冲他笑。

“哥,我希望你是被爱的。”

“因为你值得。”

姜明浩看着她的背影,缓缓的扯了下嘴角。

手里的手机第三次亮起,他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头像滚了滚喉结,指尖缓慢点上那个绿色按钮。

“姜明浩,你终于接我电话了!”

他还没看见她人,她略带抱怨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里。

“嗯。”他看着屏幕上戴着一顶红色贝雷帽的唐蜜,在黑暗中无声弯了弯嘴角,“你找我有事?”

唐蜜嘟了嘟嘴,垂着脑袋小声嘀咕了句:“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姜明浩看着她委屈的模样,沉默了一会,妥协一般轻叹了口气。

“唐蜜。”

“嗯?”唐蜜听见他叫自己抬起头看向他。

姜明浩有些不自在的用舌尖抵了抵腮,“新年快乐。”

唐蜜愣了下,随即一双狐狸眼弯成月牙,“新年快乐,姜明浩。”

第91章 新年快乐

姜岁初回到家把饭盒洗干净后就回了房间,放在枕头下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她连忙走过去拿起手机,如她所想,是陆祉年的视频通话。

她脱下外套和鞋子,拿着床头充好电的手电筒钻进被窝里,接通视频。

“陆祉年。”

“嗯。”陆祉年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浅笑了下,“去哪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我刚从姜明浩家回来。”

陆祉年点了下头,“冷不冷?”

冬天的被窝刚钻进来是很冷的,姜岁初脚都不敢伸直,一直蜷缩着身体。

她皱了皱鼻子,有些装怪的表情对他说,“好冷啊~”

陆祉年被她可爱的表情逗笑,“暖水袋呢,没用?”

放假前他给她买了一只暖水袋让她带回去,就是担心乡下没有暖气会冷。

姜岁初:“在充电呢,一会就好了。”

听她这么说陆祉年放下心来,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还有半小时就到零点了。

姜岁初看了眼他身后,是一幢灯火通明的中式庭院,修剪整齐的景观树上挂着小红灯笼和彩灯。

远远的还能听见屋里传来的热闹的声音,不难听出人很多。

“陆祉年,你这是在你外公家吗?”

“嗯。”陆祉年点了下头,“今天大家都在这边过年。”

陆祉年外公家在北城,她记得小时候每年舒媛阿姨都会带着陆祉年回北城过年。

随着他说话,嘴边的不断喷洒出白色的雾气,“姜岁初,想不想看雪人?”

“雪人?”姜岁初眼里染上期待,“你堆的吗?”

陆祉年勾了下唇,“嗯,要看吗?”

“要!”姜岁初用力的点头。

云市冬天除了海拔高的山上,大多数地方是不下雪的。姜岁初长这么大,只远远看到多纪云山顶上白色的积雪。

陆祉年:“那你等一下,还差点东西。”

嗯?

他说完,姜岁初看见镜头颠倒,随后屏幕变成一团漆黑。

陆祉年将手机揣进兜里,从庭院里的石桌上拿起两支仙女棒在雪人周边比了比。

一时没拿准该插在哪里比较好。

姜岁初捧着手机,屏幕依旧是黑色,却突然传来一道稚嫩的童声。

“哇~哥哥这是你给我堆的雪人吗?”

陆祉年回头看了眼小表妹,将仙女棒插到雪人臂膀的位置,对她笑笑,“不是哦。”

小表妹脸上的笑一下子消失,她嘴里还含着香甜的巧克力,眨巴着大眼睛,“那哥哥是给谁堆的?”

姜岁初躲在被窝里,捂着嘴偷笑想要听听陆祉年会怎么接这个话。

陆祉年拿出打火机,想了下,说:“给一个小仙女堆的。”

“小仙女?”小表妹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蹬着肉肉的小短腿跑到他身边,仰头看着他,“是会魔法的小仙女吗?”

她最近在看巴啦啦小魔仙动画片,整天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变成会魔法的仙女。

陆祉年揉了揉她的脑袋,“对,就是一个会魔法的小仙女。”

“哇~”小表妹兴奋的蹦跶着,拉着他的大衣衣摆,到处看,“哥哥,小仙女在哪?为什么西西看不见。”

陆祉年将她抱了起来,说:“小仙女害羞呢,躲起来了。”

西西咬了咬手指,有些不解,“小仙女也会害羞吗?”

陆祉年:“对啊。”

西西看着他,又问:“那为什么小仙女看见哥哥不会害羞?”

“这个嘛….”陆祉年勾了下嘴角,说,“因为小仙女喜欢我呀~”

姜岁初本来津津有味地听着陆祉年和西西幼稚的对话,听见他这么说愣了下,脸渐渐热了起来。

什么嘛~

“西西,你怎么跑外面来了?”舒月在屋里没找到人,找了一圈才在后院里找到她。

“妈妈~阿年哥哥堆了一个雪人,给小仙女的。”西西看见妈妈,开心的向她伸出手。

舒月从陆祉年手里接过女儿,“小仙女?”

陆祉年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眉心,说:“小姨,我逗西西玩呢。”

舒月看了眼半人高的雪人,原来半天找不见人是跑这来堆雪人了。

“你外公今天找了一整天的棋子了,用完记得悄悄还回去。”她一副看破不说破的表情,“外面冷,别待太久。”

等舒月抱着西西离开,陆祉年看了眼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就零点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还乖乖等着的姜岁初,笑了笑。

“你笑什么?”姜岁初脸还有点热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