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铮忙安慰他:“少爷一向睿智,绝不逊于霍铭征。只是你最近一直喝酒,酒精影响了你的判断力。”

终于找到了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冷辉情绪稍稍振作了一点。“让厨房给我熬一碗醒酒汤。”

崔铮见冷辉终于不再沉浸在酒精的麻醉里,不由激动:“少爷,你终于想通了!”

等崔铮去厨房催醒酒汤的时候,阮阮带着一股香风进来了。

冷辉顿时又想喝酒了。

他阖起眸子,手指不停地揉眉心,好像还没清醒的样子。

“辉,崔烈被抓了!元爷的意思是安全起见,先送你去国外避几天。”阮阮走近过来,习惯性地伸手抱住他的臂膀。

原本她还想搂他的腰,但他抗拒得厉害,她就只好改搂他的结实臂膀。

冷辉硬\邦邦的冒出一句:“我不走!”

“可是你不走的话,会不会坐牢呢!”阮阮很担忧。

“不会。”冷辉神色不变,道:“我相信崔烈。”

阮阮见他主意已定,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没用,就不再多费唇舌。

反正他出事了,元九祥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辉,昨天王梦娇来了,放下了一张请柬,邀请我俩三天后参加云城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我想着这是件积功德的善事,就替你答应了。”阮阮亲热地挽着冷辉的胳膊撒娇地道。

冷辉微微一怔,随即阴沉下了脸色。“我最近不想抛头露面……”

“可是元爷希望你能多在公众场合露露脸,尤其是慈善募捐,对提升你的名望大有好处呢。”阮阮充满了对未来的殷勤期望。“元爷准备让你继承他的家业,将来你就是元家的继承人啊!”

冷辉越听越不对劲,就挣开了阮阮的胳膊,蹙眉盯着她:“他什么时候跟你说想让我继承家业的?”

阮阮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掩饰:“我猜的嘛!元爷那么疼你,三十多个亿的债务说帮你还就还了,这分明就是把你当成了他的亲儿子……”

“闭嘴!”冷辉呵斥了一声,站起身来。“那个什么慈善晚会,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说罢他再没看阮阮一眼,抬脚就走了。

阮阮气得脸色发青,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她拼命地拧着自己的手指头,忍着摔打东西的冲动。

因为她发现冷辉对自己的耐性越来越差了,怕自己再闹腾下去只会更惹他生厌。

唉,艾丽被送进重症监护室的事情还没跟冷辉说呢!

阮阮有些懊恼:她太重视三天后的那场慈善晚宴了,一心想在募捐仪式上大放异彩。她生怕冷辉不同意,就急着跟他商量,结果还是惹恼了他。

其实她应该把顺序重置一下:先跟他商量怎么营救被困在重症监护室里的艾丽,再跟他商量去参加慈善晚宴的事情才对。

现在把人气走了,她只能再跑去找元九祥商量了。

虽然元九祥也是看她烦,但是只要她打着冷辉的幌子,元九祥还是会给几分面子的。

第113章他不爽

贺江南跟娄世杰一起走进了霍铭征的病房。

霍铭征斜靠着床背,对两人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南榕起身给两人沏茶。

贺江南接过茶水道了声谢,顺便看了她一眼。

南榕并没在意,霍铭征则眯了眯眸子。

这小子果然对付胭存着心思!

贺江南浅呷了一口茶水,抬首看向霍铭征,这才说起了昨晚“请君入瓮”的过程。

霍铭征漫不经心地听着,顺便抽出了一支烟。

还没等他点燃,就被付胭抢了过去,直接扔进垃圾桶。

“不许抽烟。”她的命令简单又直接。

霍铭征发现这小女人胆子和脾气都越来越大了,被他惯的。

贺江南接着说:“我可以出庭作证指控崔烈谋杀,一定让他坐牢。”

娄世杰也点头附和:“虽说那家伙嘴巴硬,没有招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他入狱之后冷辉等于折了一条臂膀,也算给姓冷的一个狠狠的教训。”

霍铭征微微颔首:“先这么着吧。”

汇报完了这件事情,贺江南就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喝茶。

南榕见他喝干了杯中的茶水,忙又起身给他续杯。

“谢谢。”贺江南很有礼貌,却给人一种疏淡的感觉,好像他这人总习惯拒人于千里之外。

南榕不以为忤。

她知道贺江南就是这样的性格,否则也不至于在科研院工作多年都不受领\导和同事的待见。

对待这位才华横溢的医学天才,只要他人品过硬就行了,她对他并没有过高的要求。

娄世杰兴致勃勃地问霍铭征:“收到请柬了吧!”

肯定句。

霍铭征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可兴奋的。”

一年一度的云城慈善募捐就是打着幌子从权贵富豪们手里掏银子,顺便帮各家打个天价广告,各取所需而已。

看娄世杰的神情似乎还挺期待。

娄世杰挤眉弄眼地道:“我看中了陆家三小姐,想趁这个机会跟她来个偶遇嘛!对了,你上次在朋友圈里晒的那身衣服不错,有好几个死党跟我打听你在哪儿定制的。”

霍铭征挑眉,毫不客气地拒绝:“私人定制,概不外借。”

“谁要借你衣服了,就是问问哪里定制的,别这么小气好吧!”娄世杰嘴里问着霍铭征,目光却转向了旁边的付胭。“嫂子,那身衣服是你给他买的吧!”

南榕微微一笑,答道:“是我亲手做的。”

娄世杰顿时就毫不客气了:“嫂子,也给我做一身吧!”

还不等南榕开口,霍铭征就没好气:“哪儿来的哪儿去,我老婆也是你能随便支使的?”

“别这么小气嘛!”娄世杰知道跟霍铭征纠缠没用,就可怜兮兮地求着付胭。“好嫂子,就给我做一身呗!弟弟一定铭记你的恩情,日后粉身碎骨定当报答。”

南榕忍俊不禁:“一身衣服而已,说得这么严重干嘛呢。”

“嫂子同意了!”娄世杰喜出望外,同时忍不住吐槽道:“我真的挺喜欢那身休闲装,跟霍铭征借了两次,他别说借给我了,连衣角都不让我碰。”

他找了好久的仿版,竟然硬是找不到。看来这衣服是绝版,仅此一家。

南榕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待会儿我给你量尺寸。”

娄世杰两眼直冒星星:“嫂子,你真是世上最好的嫂子!”

那贱相,看得霍铭征想一脚把他踹出病房。

南榕随身带着软尺,她给娄世杰测量完了,顺便也给贺江南测量尺寸。

贺江南一怔,有些犹豫:“这……不用了吧。”

“见者有份,哪能唯独漏掉你呢。”南榕知道他有洁癖,就安慰道:“我不碰到你,很快就量完了。”

贺江南这才站起身,白净的面皮竟然微微有些泛红。

南榕说话算数,给他测量尺寸的时候小心地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好,一个星期之后给你们打电话拿衣服。”她记录好了两人的尺寸数据,仔细收进了自己的包包里。

娄世杰趁机又把付胭一顿猛夸,还大大方方地向霍铭征表达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