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凤仪看着她不怀好意地笑笑。

林昊闻言后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那我能见见他吗?”

“下次吧。”

“好。”

唐凤仪便了应了一声。

林昊闻言,立即兴奋了起来,“姐姐,我姐夫是不是在旁边?刚刚那个说话的是不是我姐夫?”

君无双瞪了他一眼,本来就想哄两句就打发他去睡觉了。

唐凤仪伸手接过手机,“你好,我是唐凤仪。”

林昊开心地说道:“姐夫,我叫林昊,我什么时候能见你?”

唐凤仪说道:“这个周末。”

“真的吗?”林昊顿时更加兴奋了。

君无双知道不能继续聊下去了,接过电话说道:“好了,你小子干什么呢?赶紧睡觉。”

林昊立即答应了,生怕她反悔不带姐夫给他看了。

……

唐凤仪坐在那边,点了一支烟看着她说道:“周末我约了贝利尔博士去见见你弟弟。”

君无双一愣,她没想到唐凤仪竟然这么快就替她安排了。

她点了点头。

唐凤仪看着她,笑笑,一副任由处置的架势,说道:“来吧,我洗好澡了,身上也没别的女人蹭上来的味道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置我?”

君无双撇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怎么,左拥右抱的不是挺高兴的吗。”

唐凤仪冷哼了一声,“我不这样,你会这么快就回来?”

“和别的男人一起吃午饭,我给你打电话,竟然还是关机?你是不是又忘记了,你已经和我结婚了这件事,嗯?”

君无双看着他说道:“你昨晚就莫名其妙的不理人,无缘无故的就沉着个脸,我又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难道还要上杆子去哄你吗?”

“况且我有我的社交,我又不是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围着你一个人转。”

说完,她伸手拿起了唐凤仪放在桌上的烟盒,唐凤仪伸手将她刚准点火的打火机拿走,“不准抽,我昨天只是喝多了,再说了,我是你丈夫,你哄哄我不可以吗?”

君无双看了看他,她站起身,单膝跪在沙发上,俯身用自己没点燃的烟,对着唐凤仪的烟头,借了一个火。

她浅浅地吸了一口,又在他面前缓缓吐出,笑笑说道:“多大了,还要人哄啊。”

“那……你要怎么哄你啊?”

唐凤仪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看着=她,一手拦着她的腰际,君无双顺势坐在了他腿上。

这姿势十分的暧昧。

他的手扶上了她的TUNBU,沉声问道:“你说呢。”

君无双说道:“我不知道,我从来不哄人。”

这时,唐凤仪的手机响了,他一手搂住君无双的腰,微微探身拿起了手机,接通。

是他秘书。

“先生,网上的舆论都处理好了。”

唐凤仪应了一声后便挂断了手机。

君无双听到了,“网上的事,难道是宋臻臻的事?”

之后她就没去关注过网上的动态,也不知道进展到哪儿了。

唐凤仪看着她,拍了一下她的pigu:

“网上那事你打算怎么收场?”

君无双笑笑,说道:“宋臻臻惹我不高兴了,我还不能仗势欺人一下?”

“怎么,你是来找我是兴师问罪的?”

唐凤仪沉声笑笑,一个利落的翻身,他便将她按住了肩膀,他像逮到猎物的狼一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道:“害怕了?”

君无双看着他,美眸含笑的说道:“为什么要害怕,我要真闯了祸,你还会在这儿和我瞎扯?此时此刻你应该在公司大楼商量怎么处理这件事了。”

“我要记得没错,宋家的那个大少爷好像要竞选这一届的议会长吧。”

唐凤仪眸底一沉,说道:“哦?所以呢?你觉得你把宋臻臻那些胡言乱语发到网上,就能影响宋明川竞选的结果?”

君无双则毫不在意的说道:“这我就管不了,我没那么大本事,但是我知道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宋家出了任何负面新闻,肯定是有影响的,脱层皮肯定是要的吧。”

“所以你是故意的?”

君无双笑笑,“对啊。”

顿了顿,她搂住了他的脖子,说道:“谁让那个宋臻臻这么和我过不去,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是我吃顿饭还要给我找不痛快,那我只能不客气了。”

唐凤仪笑笑,“那如果真会影响到结果呢?”

君无双看着他,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那不是正好如了你的愿吗?”

唐凤仪微微挑眉:“哦?这话怎么说?”

君无双看着他,带着一丝傲娇的说道:“傅家和宋家关系深厚,但也仅仅只是傅家和宋家,和你可没什么关系。宋家大少爷要是真的如愿进入议会,成为议会长,有权在我,对傅家是利大于弊的,但是对你来说可就不一定了。”

第17章没有边界感

唐凤仪看着她,笑笑说道:“知道的还挺多的。

君无双蹭了蹭他的嘴角,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还知道如果我不教训宋臻臻,你肯定也会出手给宋家制造麻烦的。”

唐凤仪看着她,眯了眯眼睛,捏了捏她的下巴,“你好像知道太多了。”

君无双狡黠地笑了笑,她手指勾住了围在腰间的毛巾,说道:“那怎么办呢,难道傅总想灭口啊。”

唐凤仪眸底一沉,眼眸中露出了一丝凶狠,一把托起了她的腰,低沉着声音说道:“对啊,我想把你弄死在这张床上。”

……

君无双迷迷糊糊醒过来已经是后半夜了。

她听到身边唐凤仪证在打电话。

“就按照原计划。”

大概是怕将她吵醒,所以故意压低了声音,所以听着格外的低沉浑厚。

她往他怀中蹭了蹭。

唐凤仪顺手将她往怀中紧了紧,轻抚着她的头发。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韩清的声音,继续说道:“哥,你确定不让白薇知道吗?她因为网上的事……”

唐凤仪说道:“她不需要知道。”

韩清稍稍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好,我知道了。”

唐凤仪淡淡说道:“这件事,我需要做到除了你我,谁也不需要知道。”

韩清说道:“明白,哥,我知道怎么处理。”

唐凤仪说完便挂了手机。

君无双靠在他怀中,说道:“白薇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吗?”

唐凤仪沉声笑笑,捏了捏她的下颚,“她不需要知道,朋友也是要有边界感的,即便关系再好,很多事也不需要让她知道。”

君无双笑笑,没说什么,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准备接着睡。

唐凤仪将她揽进了怀中,从身后将她抱住,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但是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会告诉你的。”

君无双则淡淡说道:“没兴趣。你是高段位玩家,我有自知之明,真要玩心机和手段,我不是你的对手。”

唐凤仪笑了,“放心,我不会骗你的。”

君无双并没有回应他。

唐凤仪看着她的侧颜,以为她又睡着了,温柔得仿佛抱着一件珍贵的宝贝一般,轻吻了一下她的额角,“晚安,宝贝。”

随后便关掉了灯,房间再一次陷入了安静。

君无双随后才睁开了眼睛。

唐凤仪确实一次次地给予她很多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安全感。

她很享受这种感觉。所以一次次沉沦都是不受控制的。仿佛这是她的本能。

但是她还是很清楚她和唐凤仪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是她被他吸引,但这只是出于某种依赖。

或许是精神,或许是身体,什么都可能是,但绝对不会是……感情。

她并不会认为,唐凤仪这样的人会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他有他的目的。

人嘛,好不容易活个短短几十年,何必想那么长远。

只要不对他动情,和这么一个人帅话好的帅哥谈恋爱,也不亏。

俗话说得对,女人嘛,没有爱情可以活,但是没有男人的滋润,人会老得快。

……

君无双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醒过来神清气爽的。

像极了吸足了精气的狐狸精,照镜子都觉得皮肤都好了很多了呢。

唐凤仪让自己秘书第二天送来了衣服,换了便离开了。

她下楼,酒吧照例是每天消毒打扫环节。

小刘见她心情无比好的下楼,这才敢凑上来贱兮兮地说道:“沐姐早啊。”

君无双应了一声,“昨晚没什么特别的事吧?”

小刘笑着说道:“放心沐姐,我盯着呢。”

君无双点了点头,“昨天那几个女学生怎么样?”

小刘说道:“我们让她们要么自己找家里人过来结账,不然就报警。她们被我们一吓唬,都找了朋友过来结账。”

君无双点了点头,走进吧台,拿出计算器和单子,一边核对一边说道:‘小刘,做酒吧就得会看人,昨天那几个应该是别的场子过来的。”

“啊?可,可是她们看着也不太像啊,她们来过两次,上次还在这边搞聚会。”

君无双淡淡说道:“下回看到她们再来立刻报警。”

小刘闻言后立即明白了什么,赶紧说道:“对,对不起沐姐,我大意了。”

君无双一边按着计算器,一边说道:“以后注意酒吧进出的人,来过一两次的那种客人尤其注意。我们酒吧的老客户都清楚我君无双的脾气,昨天那几个应该就是过来探探的,我这儿很干净,她们想出点什么,毕竟不容易被发现。”

“顿了顿,记住了,我的酒吧,必须是干干净净的,绝对不能出现脏东西。以后注意了。”

小刘挠挠头,“我我我我,知道了,沐姐以后我会注意的。”

君无双点了点头,说道:“去忙吧。”

快月底了。她得把员工的工资奖金都结算一下。

……

她和唐凤仪基本不会有事没事的打电话聊天,大家都有事要忙。

“老板,货到了。”

送酒的过来了,君无双就去仓库盘点货物去了。

这一忙,又是一天。

晚上晚饭是和员工一起吃的盒饭。

“沐姐,今天怎么不去约会呀?”有个女孩子笑着凑过来八卦。

“沐姐,我今天看到姐夫是从楼上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