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星玥望着电子屏幕上不断变换的航班信息,整颗心脏像被泡在酸水里。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离开北京。
更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离开北京,是为了放弃周尘泽。
“请航班KD7831的乘客到五号登机口有序登机。”
听着广播里的声音,吴星玥下意识握紧手里的登机牌。
三三两两的人朝登机口走着,渐渐汇聚成汹涌的人潮。
她望着,最后站起身,走向离开北京的那条路。
两个小时后,飞机落地杭州。
从前谈恋爱的时候,吴星玥曾和周尘泽来这里旅游,待过半个月。
那时候,周尘泽听说灵隐寺是求姻缘最灵的寺庙,特意拉着她去求了姻缘符、挂了红丝带。
时隔七年,吴星玥再次来到灵隐寺。
因为刚过元宵,寺庙里的香客并不多。
她站在寺庙中的那颗槐树下,仰头望着树枝上随风飘动的红丝带,找了好半天也没找到属于她和周尘泽的那条。
这时身后传来道脚步声。
寺庙的住持走到她面前:“施主,又见面了。”
吴星玥有些意外:“您还记得我?”
“记得。”住持慈祥的笑着,“你和你的爱人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大概过去六七年了吧,你们结婚了吗?”
吴星玥身形一滞。
沉默片刻,她垂下眼:“他要结婚了。”6
住持一瞬了然,温和开口:“世人都说本寺很灵,每天来庙里求姻缘的人也很多,但并非人人都能如愿。”
“可那又如何?只要他们跪在蒲团上闭眼祈祷的那一刻是真心的,这就够了。”
这就够了。
吴星玥的心像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
她怔怔抬起头,也就在这一刻,她看见了那条写着自己和周尘泽名字的红丝带。
微风吹过。
吴星玥踮起脚,伸手抓住了丝带,攥在掌心的那一刻,一直积压在心头的沉重情绪好像轻了不少。
她微微攥紧手,对住持轻轻点头:“谢谢您。”
走出灵隐寺的那刻,吴星玥回头望着寺内香炉里缥缈的香火。
曾经和周尘泽牵手走进的景象似乎又浮现眼前,然后如烟消散……
吴星玥慢慢收回视线,垂眸看着手机里写着‘周尘泽’的联系方式,手指在屏幕上悬停半晌,缓缓按下了删除。
之后,吴星玥在杭州暂时留了下来。
她没再关注过北京,也没再听说过关于周尘泽的消息。
温瀚清也少与她联系。
她彻底和北京断裂开来。
后来在杭州的日子里,吴星玥一个人重回了两人曾经约会过的所有地方,一点一点抹去了他们恋爱过的痕迹。
可和周尘泽在一起的那五年,早已成为吴星玥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如今想要抹去,就像是把自己身体里最不可或缺的那部分生生剥离开来。
她不可避免的感到痛苦,却又无计可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度过。
可有一天,吴星玥一觉醒来,突然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甚至连脑海里,周尘泽的脸竟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他的脸像被蒙上一层白纱,她拧起眉捂住头,竭力想要回想起他的样子。
但除了她的头越来越疼,什么都想不起。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吴星玥才慢慢的记起自己来杭州的原因,才记起周尘泽!
吴星玥有种不好的预感,打车去了医院做检查。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
医生将病历推到吴星玥面前,语气凝重:“很遗憾,你换上了阿尔茨海默症。”
“你会渐渐忘记所有事情,所有人,这种记忆丧失几乎不可逆。”
吴星玥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
她拿着自己的病历站在十字街口,迎面刮来的冷风让她不由得打了个颤栗。
天上雪花纷纷扬扬落下,落在眼睫上,濡湿一片。
原来……已经是又一年冬天了。
周尘泽在做什么呢?
他应该已经结婚了吧?
失神间,手机倏忽响起。
在看见屏幕上那一串来自北京的号码时,吴星玥的心脏猛然剧烈的跳动起来。
有些东西不是删除就能忘记的,那是周尘泽的号码。
她犹豫了很久,按下接通键的那一刻,她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时隔整整一年,吴星玥再次听见周尘泽低沉磁性的声音。
然而他说出的话却让她心脏骤停。
他说:“回北京一趟吧。”
“温瀚清死了。”
吴星玥耳朵嗡了一下,什么都听不见。
她浑噩的买了机票,从杭州飞回了北京。
落地那刻,属于北京特有的干燥空气扑鼻而来。
吴星玥却没有任何想法,直接打车去了墓地。
十二月的北京莫名下起了雨。
冰冷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黑色的伞面上,雨水模糊了墓园里每一个人的视线。
吴星玥沉默地站在温瀚清的墓碑前,看着趴伏在石碑上痛苦哭泣的温母,眼底划过一抹痛色。
直到这一刻,她还是不能相信温瀚清突然意外死去的事实。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吴星玥盯着漆黑墓碑上的黑白遗像,脑袋里只能回想起一年前那场璀璨的烟花。
那天晚上,温瀚清将她送回家,离开前,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星玥,我们永远是朋友。”
可原来永远的期限这么短。
失神间,一道黑色的身影倏忽停在吴星玥的面前。
男人递给她一封信:“这是瀚清的遗物,他母亲让我转交给你。”7
他……是谁?
吴星玥看着他被雨水模糊的脸,眼前一阵恍惚。
还没想起来,她的心脏先一步传来熟悉的刺痛——
紧接着,吴星玥记起了他的名字——周尘泽。
她深爱了十年的男人,也是让她离开北京的那个人。
她怕周尘泽看出自己的异常,垂下眼拿过信展开,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
“2018年1月1日,星玥,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我卑劣地希望你可以对周尘泽死心,于是我带你去见了他的未婚妻。”
“我以为等你放下他,我就能表明我的心意……可却又发现,我和周尘泽没有两样。”
“我们站在金字塔之上,享尽了优先权,代价就是永远都无法离开这座高台。我同样没办法给你一个婚姻的承诺。而我也终于看清,你不会再爱上别人。”
“所以我决定永远将自己的心事变成一个秘密,我希望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希望你能过得快乐,我希望你能幸福……原谅我的自私,对不起。”
“吴星玥,我爱你。”
到这儿,信结束了。
吴星玥的心却开始如回音般不停震颤起来。
她从来不知道温瀚清竟然喜欢自己!
耳边温母呼天抢地的哭喊再次传来,那么真切:“瀚清——我的儿子啊!你还那么年轻,还没有结婚,为什么要撇下我和你爸,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吴星玥心脏像扎了无数根针,握着信的手不断攒紧。
温瀚清至今没有恋爱结婚都是因为自己,如果她早点察觉到他的心意,早点与他说清楚,是不是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如今她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吴星玥静默很久,在众人悲戚的目光中走到温母身边,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伯母,如果您同意的话……我愿意嫁给瀚清。”
此话一出,来吊唁的人都震惊不已。
周尘泽也皱起眉:“吴星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吴星玥看向他,用眼睛将他的轮廓一点点复刻在脑海,就像给草稿图描上清晰的线边。
然后她收回视线,握紧温母的手,坚定的重复:“我愿意嫁给瀚清。”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