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妧亦冷笑:“吃不吃得下,是我的本事!200万一分也不能少,我为陆总把这事情办下来。”

季沉眯眼:“万一项目没拿下呢?”

桑妧笑意渐淡:“那说明,是陆总能力不足!”

……

从未有人,这样赤果果的挑衅他,从未有过。

季沉觉得有意思。

他倾身,凑在桑妧耳畔低喃:“看来,我非得把这个项目拿下来了,否则我的陆太太也觉得我没有能力。”

他靠近时,纯男性的气息喷洒在桑妧耳根处,引来一阵熨烫。

桑妧推开他:“不是谈事情吗?少耍流氓!”

那晚的事情,她还是膈应的。

一个不忠诚的丈夫,总会让人联想起他同其他女人翻云覆雨时的场面,光是想想,就让人反感。

下车时,季沉捉住她手腕。

桑妧压了压脾气,道:“明早我会联系李太太的!但前提是200万到账!”

季沉盯着她瞧,片刻他说:“我现在就能开支票给你!”

桑妧也瞧着他,

季沉哼笑:“怎么……不放心我?”

桑妧别开了脸,望向车前方浓黑的夜,轻道:“跟你这样的人相处久了,傻子也学精了!”

即使他们要分开了,但桑妧总有遗憾。

遗憾,第一次所托非人。

季沉给她开了支票,放在她手掌心时,他蓦地开口:“关于白筱筱……”

这是他第一次谈起白筱筱。

跟桑妧!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解释……

乍然听见那个名字,桑妧愣了下,随即她便语气淡淡的说:“我知道她来B市了,跟我爸爸在同一间医院!接下来,季沉你要帮她治腿,你还要帮她引见魏老师实现她的梦想……”

季沉盯着她的眼看,像是想知道她的真实想法。

桑妧语气更淡了:“这些事情全网皆知,不需要特意去打听。”

说完,她推开车门。

外头一阵凉风吹过,她咳嗽了两声,但是她没有回头。

她义无反顾地往前走,

义无反顾地离开季沉,并且,越走越快……

回到家中。

那张支票,被她一直捏得紧紧的,手心里的肉都掐得生疼。

桑妧看着那200万。

心潮澎湃,

这是她第一次,从季沉身上刮下肉来,可悲的是仍用了陆太太的名分才挣了这笔钱……但她想她总会成功的,旁人提起她来,都会说这是乔小姐。

……

次日上午,季沉的司机来接桑妧。

为了演好这场戏,桑妧换上了从前陆太太的衣裳,美丽又不失华贵。

李太太极喜欢她。

李太太挽着她的手亲切地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最后轻声抱怨:“我家老李办事不力,我跟他说了几遍想让你来,偏偏季沉那秘书不识趣儿。”

上流圈的大房,最恨小三儿。

李太太悄声说:“可不是给你出了口恶气!秦秘书出身不好,当个助手足够,但是论起为人处世当阔太太,桑妧你强她太多!”

桑妧淡笑:“多谢李太太夸奖!”

李太太轻拍她细嫩手背,笑成一朵花儿:“那咱们就先看看场地,斟酌着干起来。”

桑妧微笑附和。

李太太挽着她的手,方走进大厅,二楼有人下楼,边走边挽着袖扣。

看清那人,桑妧呆了呆。

竟是黎睿!

第22章 夫妻间,才会有的调情

看见桑妧,黎睿并不意外。

他居高临下,打量桑妧,还有她那一身华丽的衣裳。

几秒后他款款下楼,走到桑妧身边,像是恭维般淡淡道:“裙子挺好看的,不过那天医院那样穿,更适合你一点。”

桑妧是成熟女人了,

黎睿莫名其妙的话、还有他每天都去皇霆,她再怎么样迟钝也感觉到点什么了……但是她只能装糊涂。

黎睿不是她能招惹的人。

李太太没看出端倪来,她反而含笑介绍:“桑妧,这是我们家老李的远房表弟来着,打小就是个混不啬来着……倒是时常过来玩儿。”

桑妧浅浅一笑:“我们认识。”

李太太拍拍她的肩:“我都忘了,黎睿跟季沉还是发小!你们先说话,我去拿对水晶杯,佣人总是丢三落四的。”

李太太说完,就先离开了。

等她离开,黎睿双手插在衣袋里,看向桑妧。

他点了根香烟问:“怎么,准备回到季沉身边,继续当陆家的少奶奶?”

桑妧垂下眼睑:“这不需要向你报备吧!”

黎睿看着她瓷白的小脸,看着那两排长睫落在肌肤上,投下两排浓密的小扇子,漂亮又可爱。

他狠狠吸了口烟,没再说什么,径自走了。

乔ᴊsɢ熏松了口气。

每一次跟黎睿打交道,都不轻松……因为他脾气阴晴不定。

正巧,这时李太太下楼了。

她什么也没有瞧见。

桑妧帮着她,里里外外安排,一直忙到下午四点才算结束……才结束她就接到了季沉的电话。

“我在停车坪等你,去换礼服。”

桑妧还在犹豫,正巧,李太太听见了含笑说:“季沉来接你的啊,快去,好好打扮打扮,晚上当那朵最艳丽的花。”

桑妧不好再说什么!

她只能在李太太的陪同下,走到外头的停车场,一眼就看见季沉的黑色宾利。

车窗半降。

季沉一身黑白礼服,雪白风琴衬衣,高级黑色丝绒西服。

英挺矜贵。

桑妧走过去时,他没有下车,倾身给她开了副驾的车门。

李太太不免打趣几句。

季沉矜持地点了下头,开车将桑妧带走了。

桑妧静静靠在椅背上。

她懒懒的样子看着柔顺,季沉情不自禁捉住了她的手,细细嫩嫩的,放在掌心把玩。

桑妧不动声色地抽开了。

她态度挺冷淡的:“季沉,我们之间不必这样。”

季沉讨了个无趣,专注开车。

等到路口红灯时,他侧身看着桑妧,轻声问:“李太太那边怎么样了?秦秘书怎么得罪她的?”

桑妧看着天际彤云,小脸恬淡。

“秦秘书自作主张,在主厅放了莫奈的画,但是她不知道早年李总作风不好,他的情人最喜欢的就是莫奈的画,她犯了李太太的忌讳。”

“茶歇的桌子,她用了高脚桌!”

“但贵妇人喝茶,都用矮脚桌的,高脚桌是给佣人休息时用的。”

“另外,李总的孩子对红豆过敏,她却让李太太高价请来的香港大师傅,所有点心里都放上红豆……因为季沉你爱吃。”

“她爱想表现了,得罪了李太太。”

……

桑妧说着时,表情恬静。

她的皮肤莹润,侧颜小巧精致极了。

季沉盯着她瞧。

半晌,他挺轻地笑了一下:“女人之间,很讲究这个?”

说着,他嗓音突然就低沉了些许,甚至还带了一丝丝的温柔:“那桑妧,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本事的?是当陆太太的时候?”

这话,有点儿撩人。

是属于夫妻间,才会有的调情。

桑妧没这份心思,她把脸别到车窗外头,淡道:“处处就会了。”

季沉还想说什么。

前面路口绿灯亮了,后头的车子已经不耐烦地猛按喇叭……季沉只得轻踩油门,把车开走。

……

B市最高端的造型沙龙。

季沉带了桑妧过来,他身份特殊,经理亲自接待的。

经理嘴甜,很会说话:“陆太太皮肤白嫩,骨架也纤细,我们店里新到了一款Marchesa的高定,陆太太肯定是B市最适合的人。”

说着,就让人取了出来。

确实很美。

季沉侧头看着桑妧,轻而温柔地说:“进去试试。”

片刻,换衣间内。

桑妧换好礼服,但是她够不着后面的拉链,几次三番后她只得轻声叫人帮她……等了会儿,门外传来脚步声。

门打开,进来的却是季沉。

四目相对,那瞬间,彼此都有些怔忡。

换衣间里明亮,四面都是镜子,照着桑妧的不堪……礼服轻软地服贴于她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