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棠江昀风》 小说介绍

可是一直到他们走到放置阮棠的那个主墓室,都没有什么事情出现,一直都是风平浪静。几人站在原地,四周都看了遍了,确定了真的是没人,才七手八脚地跑到那个水晶棺旁。青峰、晓峰、凌青三人合力把水晶棺盖移开。...

阮棠江昀风(江昀风阮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昀风阮棠小说最新章节

《阮棠江昀风》 第19章 免费试读

但现在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去把她家小姐给救出来。
“我知道那皇家园林在哪里,我们叫上青峰,一起去救小姐。”
“我现在便去寻他。”
晓峰说完,便出了棺材铺。
凌青趁机把需要用到的解药准备好。
待晓峰带着青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几人商议了一下对策,便带上装备出发了。
青峰身上的毒已经解得七七八八了,功力也恢复了七八成。
一路上,他忍不住对着春晗叨叨:“我说你们这急性子能不能改改?在等上我一两日,我便要去救你们了,现下可好,搞出那么多幺蛾子。”
“那皇家墓宫可不是那么好闯,里面多少机关毒药?能不能活得把人救出来都未可知。”
青峰没有在阮棠手底下混的时候,便搞过倒斗那勾当。
大墓进去了,不一定有命出来。
“不会的,我今天进去过,没看到里面有什么机关毒药。”
春晗把她今天的所见所闻又说了一遍。
可青峰却笑她天真,“宁王在的时候,自然那机关和毒药肯定都没,那可是他的墓,但你觉得他离开后,那里还能像你看到的那样?”
“那怎么办?”春晗到底只是个小丫头片子,立马就慌了。
“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话间,几人的马匹就到了皇家园林。
此刻已然天黑,白天来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四周黑下来了,突然有股渗人的感觉。
春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然青峰却下了一个让她更加害怕的命令。
“春晗,你在外面等着,我们几个进去,里面可能会有机关,你不会武功,会有危险。”
可春晗一听要一个人在外面等着,顿时急了。
“我不要,我也要进去。”
让她一个人在外面,她哪里敢?她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黑呼呼一片,时不时还传来一些鸟兽的叫声,更加渗人了。
青峰疑惑又无奈地看着她,“你进去只会拖我们后腿,乖,在外面等着。”
“我怕……”春晗不得已说出了自已不愿意待在外面的理由,“这里太黑了,我一个人怕。”
青峰无语住了。
只好转头吩咐晓峰,“要不你在外面陪她?”
晓峰摇摇头,“我要进去救主子。”
青峰无奈,“那你负责带着她,别给我拖后腿。”
虽然他们几个各有所长,但是青峰向来都比较傲娇,不怎么看得上晓峰和凌青那点三脚猫功夫。
春晗就更甚了,她是一点功夫都不会,还尽会和自家主子闯祸。
晓峰无所谓,自然是应下的。
一行人决定好,就一起往墓宫那边走去。
不像白天那样通行无阻了,这时的墓宫门已经关上了。
青峰会些开墓的技巧,这墓门倒是也没难倒他。
不到半刻钟,石门就被打开了。
进去之前,凌青给每人派了一颗药丸,“万一里面有毒气,这药丸可解百毒。”
几人把药丸吞了,才一个接着一个走了进去。
刚开始几人拿着火折子还特别小心翼翼,可走了一段距离后,发现墓宫里面灯火通明,而且一路上还通行无阻,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关暗箭。
几人不由面面相觑,都觉得有些渗得慌。
“小心有埋伏。”青峰不由地提醒道。
可是一直到他们走到放置阮棠的那个主墓室,都没有什么事情出现,一直都是风平浪静。
几人站在原地,四周都看了遍了,确定了真的是没人,才七手八脚地跑到那个水晶棺旁。
青峰、晓峰、凌青三人合力把水晶棺盖移开。
待看到里面的阮棠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几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凌青,赶紧给主子解毒。”
“好。”凌青应着,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拔掉布塞子,倒出一颗褐色的小药丸,塞进阮棠的嘴里。
而后抬了抬她的下巴,让她能顺利把药丸吞咽下去。
他们四人就这样趴在水晶棺旁,等待着阮棠醒来。
可过去了将近一刻钟了,阮棠依旧没有反应。
“凌青,你这解药到底有没有用?小姐怎么还没醒?”春晗忍不住抱怨道。
“当然是有用的,你们别急,解毒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再等半刻钟,主子肯定会醒来的。”
很快半刻钟又过去了。
可阮棠依旧没动。
“你该不会是拿错解药了吧?”青峰也质疑道。
凌青也有些急了,额头上都是急出来的汗珠子。
“不可能,我检查过的,不可能错的,这药就是解三步莲的。”
可阮棠确实是没有反应,他心里不禁也开始怀疑,是这药有问题还是真的拿错了?
可出发前,他确实是仔细检查过的。
他沉思了片刻,看向春晗,“该不会是你给小姐吃错了毒吧?”
这下几人齐齐看向春晗,春晗顿时也急了。
她当时确实是给了小姐三步莲啊,不可能有错的,那瓶子上写着名字的。
“不可能,那瓶子上写着名字的,怎么会给错,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凌青装错了药。”
晓峰、青峰:“……”
青峰:“我真是服了你们了,现在要怎么办?那主子现在是真死还是假死?”
春晗听到这,顿时眼眶就红了,顷刻间,眼泪就哗啦啦地掉了下来。
“小,小姐,不会真的……哇……”春晗说着,失声痛哭了起来。
而春晗的哭,也似乎感染了凌青和晓峰。
两人眼眶也不由地红了起来,虽然眼泪没有掉下来,但是那模样,青峰看着头疼不已。
“哭什么哭,先把主子弄出去再说吧。”
真死假死,弄回去研究了再说。
青峰的话提醒了他们,晓峰和凌青抹了抹眼睛,和青峰一起准备把阮棠从水晶棺里抬出来。
可当几人准备就绪,准备抬人的时候,阮棠突然发出了一声咳嗽。
她的模样像是被憋了一口气,突然喘了出来一般。
几人看到此情景,再次面面相觑,顿时高兴地叫了起来。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主子你终于醒了,我们还以为……还以为你……”
说着凌青哭了起来。
而阮棠咳嗽完,感觉胸腔里涌入了空气后,才缓过劲儿看向几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