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放心啦,周叔,我心里有数。”说完拍了拍胸脯。温肃也跟着下来了,他站在陈晗面前,礼貌介绍自己。“陈阿姨,我是温肃,是清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陈晗没有说话,上下看了他一遍。...

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温肃江清竹是什么小说-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温肃江清竹)最新章节在线看

《揣崽逃跑后,偶遇豪门孩他爹小说阅读》 第16章 免费试读

此时此刻,她很想逃。
莫也走到车边,弯腰敲了敲车窗。
“江小姐,我们老板请您过去。”
江清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停在门口的劳斯莱斯,不说话。
她内心:这么快就发现我怀孕了?不是,谁这么大嘴巴啊。
莫也见她不说话,再次开口:“江小姐……”
门口劳斯莱斯车门开了,一个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从车上下来,面色冷硬,周身萦绕着冰冷,他周围不可否认的在下雪。
是温肃。
下车后男人朝她这里走来,莫也贴心的给他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温肃坐进车里,江清竹拢了拢身上的羽绒服,将头缩进围巾里,就露出鼻子上方。
莫也把江清竹的司机从车里拉下来,给两人腾空间。
温肃没有开口,车里气氛沉默。
男人身上的松针林冷香充斥整个车厢,车内暖气的温度都盖不住男人的寒冷。
江清竹闻着男人身上飘过来的味道,脑子抽抽,不知该如何打破沉默。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半晌,温肃动了,他侧过身子看向她:
“你怀孕了。”是肯定句,“为什么不告诉我?”
江清竹内心咆哮:来了来了,怎么这么快就来质问了,到底是谁大嘴巴漏出去的啊?
“额,怀…了,我不知道要如何告诉你啊,你是表哥的朋友。”江清竹有点语塞,她灵光一闪,表哥?
“谁告诉你我怀孕的?表哥吗?”
她捏紧了拳头:陈云清,你完了。
陈云清在游戏房里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谁他…妈的在背后咒我。
温肃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你不告诉我,是想偷偷生下来,你想让我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他面色黑沉,嗓音暗哑,听不出来情绪。
江清竹:什么叫偷偷生下来,我这是光明正大好嘛,我都等着再过几个月去我哥医院建档了。
她没有说出来,讪笑:“我说我没想过你信吗?”
温肃看着她,眼神仿佛要洞穿她的任何想法:“你睡完就跑,还问我信不信?”
江清竹:“……”
这怎么沟通嘛,打掉算了!
“那你到底信不信嘛?”她要撒泼了。
温肃面色一凝,眼里闪过疑惑:这就要准备生气了?女人果然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信。”
“信不就好了,我真没想过让她成为私生子,我家也不会让她成为私生子。”江清竹自说自话,没有看他。
温肃:………
陈晗早上起来就听到周管家说院子外面停了一辆车,鬼鬼祟祟的,不像是来拜访的客人。
陈晗让周管家看看情况再说。
周管家十分钟就出去看一回,这回就看到了车上下来两个男人,堵住了他家小姐的车。
他家小姐肚子里还有小小姐,天寒地冻的在外面,这可不成。
他赶紧去找了陈晗。
“太太,上面下来两个男人拦住了小姐的车,不让小姐回来。”周管家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本子。
陈晗出去,周管家跟在后面,还不知不觉的叫了四个保镖。
一副豪门阔太去会见穷小子给支票离开自己女儿的场景。
车里江清竹毫不掩饰的看着温肃,温肃黑色的瞳仁里印出了两个小小的她,看着要把人吸进去。
男人高大挺拔,气质矜贵,五官立体,眉眼深邃,皮肤好到她能看到他脸上的绒毛,她尽力克制自己的表情,但心里的悸动出卖了她。
周管家跟着陈晗出来,就跑到车边,眼神探进车里,“小姐,天气那么冷,我来接你回去…”
话语戛然而止,周管家看到了车里的男人,他愣住了。
温肃冷眼看他,没有任何表情。
周管家被看的内心一颤:妈呀妈呀,吓死我这个老头子了,谁家孩子长这么帅,眼神这么冷。
“周叔,我这就回来,嘿嘿。”说完准备推开车门下车,她一动,手被拉住了。
温热的手掌拉住了她的手腕,她僵硬的转头,就看到了温肃的眼神。
“你跟我回去。”
江清竹:???
为什么跟他回去,她有家啊?
周管家看到了江清竹被拉住的手,直接想将他叫的四位保镖过来,准备强硬拉开。
他刚准备吆喝,就看到了陈晗站在那里,双手抱胸,盯住车子里的江清竹。
江清竹还没来得及挣脱,温肃的声音传来,他声音沙哑,话语里带着期待:“你怀了我的孩子,我是孩子爸爸,我接你回去。”
还没轮到她发表意见,陈晗过来了。
“阿清,下车。”
江清竹如遇神袛,立马下车:“妈妈,我完成任务了。”
她的脸上带着笑,脑门上明晃晃的写着三个字“求表扬。”
“这件事后面再说。”陈晗把她拉到身后,周管家立马上去嘘寒问暖:
“小姐啊,天这么冷你还出去,担心肚子里的小小姐。”
“放心啦,周叔,我心里有数。”说完拍了拍胸脯。
温肃也跟着下来了,他站在陈晗面前,礼貌介绍自己。
“陈阿姨,我是温肃,是清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陈晗没有说话,上下看了他一遍。
转身带着江清竹往里面走,“来者是客,请进。”
温肃带着莫也跟着陈晗进了家门。
客厅里江清竹端着厨师做好的小食在吃,温肃坐在了陈晗的对面,茉莉给上了茶。
陈晗让那些人下去,客厅就留下了温肃和江清竹。
江清竹吃的不亦乐乎,陈晗喝茶没有说话。
气氛有一时的沉默焦灼。
“温总,阿清是怀孕了,但是你不觉得现在来太晚了吗?”陈晗的话听不出任何情绪,表情淡淡。
“我们江家有能力养一个孩子,阿清也是一个孩子,她年纪轻轻被你欺负,你不用跟我说你不知道是她,你的能力当天晚上就能知道是谁,但你的态度呢?”
“陈阿姨,抱歉,我会承担我的责任。”温肃的话陈晗并不满意。
“温总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承担?”陈晗眼神凌厉的审视他。
“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她,拜访您和伯父,商量一下我和清竹的婚事。”温肃语气认真,接受着陈晗的审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