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璟肆苏珞全文下载》 小说介绍

苏珞浅顿时明了。这钟尚书之女钟沁会被掳,竟然还有许嘉这一层关系在内。难怪。难怪其他受害者要么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儿,要么是高门大户里的丫鬟婢女,只有钟沁…只有她是官家贵女。...

陆璟肆苏珞小说美文赏析-陆璟肆苏珞全文免费大结局

《陆璟肆苏珞全文下载》 第19章 免费试读

一场夏雨之后,天再度放晴。
两日后,及笄礼,许国公府后院。
苏珞浅一身雪青色缎裙,当真是螓首蛾眉,面容娇媚,柳腰花态。
在国公府丫鬟的引领下,来到府内后院园子。
今日及笄礼,许国公请了戏班过来,此时园子里正咿咿呀呀地唱着曲儿,衬着那夏日繁花和碧洗的天气,倒是显出几分热闹和谐的气氛。
这里已经有不少女眷聚首,三三两两的夫人贵女们相携,有的相谈甚欢,有的认真听曲儿。
园子里有人认出苏珞浅,低声议论道,“这倒是承安王妃首回来参加这种宴席,国公府面子真大。”
“早先没见过人,却也听闻过这王妃的倾城之色,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一个商贾之女,还不是借着承安王的荣光才有了今日,飞上枝头之前先想一想自己是乌鸦还是凤凰。”
“嘘…你小点声,她现在好歹已经是王妃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婚事是承安王亲自求的,若是得罪了王爷,可吃不了兜着走。”
另一人愤愤不明,嘟囔道,“瞧她这狐媚样子,谁知道私底下使了什么手段才勾得承安王如此。”
园子里戏曲声不断,这几声议论倒是被盖过些,但苏珞浅离她们近,断断续续听到一些。
不过她不甚在意。
反正她们再看不惯,也拿她无可奈何。
倒是许国公的正妻许王氏,在后院招呼女眷,见她独自立于一旁,连忙将她请到桌旁坐下。
不说苏珞浅的出身如何,既她已嫁给承安王妃,那便是他们国公府需要奉为座上宾的贵客。
苏珞浅轻笑着微微颔首,从善如流地坐在桌旁,一边和许王氏闲聊,一边抬眸随意巡视过园子里的环境。
听闻太子妃今日也会来,倒是现下还没见到她的人。
许王氏见她目光流转,笑着问道,“这府内后园子里百卉含英,正是赏花的好时候,王妃可有兴致?”
苏珞浅听不来戏曲,此时听许王氏这样说,应道,“那便多谢夫人。”
许王氏是个会瞧人眼色的,否则也坐不稳这正妻之位,见苏珞浅饶有兴致,带着她往园子深处走去。
一边走,一边同她聊花卉花期,两人之间倒也没什么冷场。
待行至一处假山流水后头,忽的有个丫鬟从外急急奔走而来,在许王氏耳边低语几句。
明显是别处需要许王氏招呼。
苏珞浅友善笑笑,“今日府内必定事多繁杂,夫人可放心去,我在这儿随意看看,待会儿原路返回即可。”
许王氏见她如此好说话,颔首行了个礼后,便带着丫鬟离开。
此处静谧少人,倒是景色不错。
在别人家后院,苏珞浅也不好再胡乱走动,在这里停留片刻,便想带着泽兰回到刚才女眷们听曲儿的园子里。
谁知脚步刚转,便听到假山另一侧,有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传来。
泽兰心底一虚,原本虚扶着苏珞浅的手下意识收紧。
苏珞浅看她,眼底带着安抚意味。
一假山之隔,那头的话语十分清晰。
女子声音有些紧张,“表哥,你可查探清楚了?”
男声压低了声音应道,“嘉表妹放心,现在百姓们议论得最多的,皆是这锦王世子,无人注意到那些细枝末节。”
嘉表妹?锦王世子?
苏珞浅心底一顿,许嘉和林永鸿扯上关系了?
还没等她细究出来,许嘉略有些埋怨的声音传来,“百姓们看不清这里头的门道,可那典狱司可不会,若是以后ʝʂɠ查到我头上来,那…那可怎么办?”
男子安慰了几句,“这事说到底你是无心之过,承安王定然分得清这些轻重缓急。”
许嘉语气含恶,不耐道,“真是晦气。”
“若不是那钟沁说她想出府玩儿,但钟尚书管得严,我也不会让她换上婢女装束。”
“谁知她…竟那么巧,我就晚到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她竟就被那林永鸿掳了去,还遭此毒手。”
“说起来,我才是最冤的那个。”
说到最后,许嘉话里话外还夹杂着几分怨气,似是怪钟沁给她惹了这一身麻烦。
“我最近这几日,日日难眠,都怪她。”
听到许嘉的话,苏珞浅忐忑不定,随即眉心微跳。
那日在林永鸿别庄的密室内,她曾见到一方绣着“沁”字的手帕,再结合这许嘉说的话…
苏珞浅顿时明了。
这钟尚书之女钟沁会被掳,竟然还有许嘉这一层关系在内。
难怪。
难怪其他受害者要么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儿,要么是高门大户里的丫鬟婢女,只有钟沁…
只有她是官家贵女。
原来原因竟在这儿——
那日钟沁被许嘉撺掇着换上了婢女装束,许嘉又未按约定时间赴约,她才会被林永鸿当成丫鬟给掳走了。
苏珞浅指尖下意识用力握紧,这事必须得马上告知陆璟肆才行。
思及此,她正要在泽兰耳边低语几句,便又听到假山那头传来动静。
许嘉的声音已经不复刚才那样埋怨带怒,转而染上几分娇嗔。
“这事也怪表哥你,若不是那日你非要拉着我…拉着我行那事,我怎么可能会失约。”
说话间,有衣服摩挲的细碎声音响起。
苏珞浅透过假山缝隙望去,便见那男子一把抱住许嘉,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下,语调下流恶痞,“嘉表妹分明也喜欢得紧,那日你还缠着我不放呢。”
许嘉被他说得满脸通红,拍了他几下,嗔道,“表哥你坏~”
“这几日表哥在外替你奔走打听,很是疲累,表妹不犒劳犒劳表哥吗?”
说罢,那男子拉着许嘉的手便一路往下。
苏珞浅心惊肉跳,耳尖微红,连忙移开眼。
就听到许嘉旁若无人地调情道,“表哥都累了,还有力气行事吗?”
男子又在她脸上猛亲了一口,“有没有力气,表妹亲自试一试便知。”
许嘉连忙按住他的手,“表哥莫急,这及笄宴已经快开始了,等宴后,咱们再来,可好?”
男子得了她的承诺,笑得淫邪不止,“好好好,待会儿就来此处的厢房,嘉表妹可要说话算话。”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